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朱国弼在送走袁多慧以后,便向白门表功,还给白门看了袁公子留给她的信。随后,又提出让白门今晚就别回去了,就留在他的府中。

  白门则正色说道:“国公爷,施恩图报,非君子所为。我相信你也不是这样的人。不过,从今天你能帮袁公子这件事上,我也能看出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愿意嫁给你。但你一个堂堂国公,娶妓为妻,岂不有辱了你身份?所以,我希望你在要不要娶我这件事上,还要想想清楚了。”朱一听顿时急了,道:“白门,你此言差矣,你把我老朱看成什么人了?”白门见他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不由一乐,向他移近了一步说:“我又哪句话说错了?那我又该把您看作是什么人呢?请国公爷赐教。”

  朱当即言道:“当年,汉武帝立赵飞燕为后,赵飞燕也不过是一个出身低贱,自幼因家贫,被卖进宫中为奴的宫人,还不是留下一段佳话。只要我们两人真诚相爱,身份地位又算得了什么?再说,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身份地位。”说着,他又要上前来和白门拥抱。“且慢,我话还没有话完呢!” 寇白门又一次推开了朱国弼,然后又继续说道,“国公爷,刚才您的一番话,真的让白门很感动。不过,国公爷,您既然是真心爱我,就要为我脱籍,然后明媒正娶地把我娶过去,我可不愿意偷偷摸摸的,我要的是一个真心疼我爱我的丈夫,可不是一个什么情夫。”

  “白门,你难道还信不过我,我现在就发誓:如果我不是真心爱你,就让我……”“快不要再说下去了。”    白门急步上前,一抬手捂住了朱国弼的嘴,又顺势倒在了他的怀中,“我信你是真心的!只是,你今晚要我留在你的府中,却是断然不可!我既已答应了嫁给你,就绝不会后悔。但有一样,我得事先跟你讲清楚,你我成了夫妻以后。就不许你再在外面拈花惹草了,我这也是为了你的名声着想啊!”

  “我答应你。”

  “那你明天就派人到我家来,与鸨儿去说为我脱籍和要娶我的事吧。”

  “好,一言为定!”两人正说着,突然“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随后就见杨文聪一脚跨了进来。“哎呦喂,你们两个倒躲到这里说悄悄话来了。也不怕冷落了客人。”他这一句话,竟把寇白门脸都羞红了。  “杨兄,来得正好。白门刚已答应我,要与我成为眷属。我知你与那秦淮河畔的各院都很熟,看来这媒人是非你莫属了。这事要快。明日,你就去她院中问下鸨儿,看要多少赎身银两?记住,凭她说多少,你都一口应承下来,不许还价!”“这等好事,我自当从命!好,你们继续,我就不在这里煞风景了。”杨文聪大笑着退了出去。

  

  四

  第二天,杨文聪果然来到了寇家。向鸨儿提出了国公爷要为白门脱籍之事。鸨儿心想,那朱国弼有的是银子。便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说要两万两银子。杨回报给朱,朱一口便答应了下来,并要寇家马上做好准备。

  就这样,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八月的一天夜晚(之前,我给大家讲过,古时候妓女从良,婚礼都是在天黑以后进行),17岁的寇白门,身穿喜服,头戴珠冠,在众家姐妹的簇拥下,登上了花轿。那天晚上,从寇家所在的钞库街到朱府所在的三山街,每走几步,就站着一个手执大红灯笼的府兵,每个红灯笼上都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把道路两旁的房舍和秦淮河都照得红彤彤的。接亲的队伍长达里许,一路上吹吹打打,胸前挂着一朵大红花的朱国弼,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行在花轿的旁边,频频向围观的人群拱手示意。朱府上下,更是张灯结彩,人声鼎沸,红烛高烧,宴开300桌,南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了一大半,还有很多外地赶来贺喜的。这场婚礼可以说是轰动了整个南京城。

  白门在嫁给朱国弼的头一年,两口子过得倒还是如胶似漆的,每天形影不离,似有说不完的话,可是几个月过去,这朱国弼轻浮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对白门就有些冷落了,依旧成天往秦淮河边的勾栏里钻,而且还经常去苏州和扬州等地寻欢买笑。白门自是深悔识人不明,但也悔之晚矣。闹过之后,又觉得自己一个青楼女子,能成为国公命妇,养尊处优,一呼百应,也就逐渐安下心来。听之任之。闲时,就去寻些旧家姐妹,品笛度曲,作画吟诗,侯朝宗能与李香君结成伉俪,她也从中出了不少的力。

  1645年,清兵南下金陵,当时很多住在南京的王公贵族,没跑掉的,都被逼举家迁到了北京。他们一到北京,就被清廷软禁了。不久,清廷传下话来,你们这些人要想恢复自由之身,必须重金取赎。

  朱国弼本想将连白门在内的歌姬婢女全都卖掉,白门虽恨朱薄情,但仍对朱言道:“若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朱思忖后答允。不日,白门便短衣匹马带着婢女斗儿,返回了金陵。

  白门回到金陵以后,寄住在一个旧日的姐妹家中,每日奔走于故旧之间,筹集银两。

  时,钱谦益也已降清,并从北京返回了南京,钱曾到寇的住处访她,而寇鄙其为人,仅写了“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这十个字给他,没有出来相见,钱见字后,亦自感羞愧而去。经过白门的努力奔走,并在旧家姐妹的热心帮助下,白门很快就筹得了三万两银子,将朱国弼赎回了金陵。朱国弼对白门自是感激涕零,希望重圆好梦,但却被白门严词拒绝了,她说:“国公爷,当年你用两万两银子将我赎出青楼,如今,我用了三万两银子把你从北京赎了回来,我们之间的这笔账算是结了,今后咱们谁也不欠谁的,我这里再赠你一千两银子,作为你日后生活之需,从此我们就是路人了!”

  此后,寇白门便在金陵寻了一个僻静之处,住了下来,手头有些积蓄,独自过着清淡的日子。不时,还会有男性登门拜访,但她全都闭门拒见。

  大约一年以后,寇白门突然从南京消失了。开始,大家都说她可能是削发为尼了。但后来,又有人说在台湾看到了她,因为当年在她的帮助下从南京逃走的袁崇焕的次子袁多慧,在明亡后,便去了台湾,投在郑成功的帐下,继续反清复明的斗争。她去找了他,并也成为了郑军中的一位女将军。这正是:

  短衣风雪返金陵,

  红豆飘零弱不胜。

  偿得聘钱过二万,

  哪堪重问绛纱灯。

  (完)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