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初唐四杰”王、杨、卢、骆,我们已经说完了,王、杨、卢,就剩一个骆了,那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个骆——骆宾王。不管当年是什么情况,如今,“四杰”里,绝对是他最有名。为什么这么说?无他,随便你在大街上叫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问他:“你知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首诗吗?”应该百分之百的不但知道,而且会背。这首诗就是他写的。

  稍有点历史知识的人,还应该知道他的《代李敬业讨武 檄》(又名《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

  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潜隐先帝之私,阴图后房之嬖。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践元后于 翟,陷吾君于聚 。加以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犹复包藏祸心,窥窃神器。君之爱子,幽之于别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呜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虚侯之已亡。

  ……公等或家传汉爵,或地协周亲,或膺重寄于爪牙,或受顾命于宣室。言犹在耳,忠岂忘心?一    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倘能转祸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勋,无废旧君之命,凡诸爵赏,同指山河。若其眷恋穷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几之兆,必贻后至之诛。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这篇文章写的可谓“事彰而理辩,足以折服人心;笔力雄劲,足以使人热血沸腾”。说它是古今第一雄文,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但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这个李敬业,也叫徐敬业,为什么一个人会有两姓呢?因为他的爷爷徐世绩是有大功于唐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因此就被唐高祖李渊赐姓了“李”。

 

  早年“落魄无行”,道王是他人生路上遇到的第一个贵人

  骆宾王,字观光,生年不可考,大约生在唐太宗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前后,义乌(今浙江省义乌市)人。生他的时候,他的父亲是青州博昌(今山东博兴)县令,但在他出生后不久,就死在了任上。

  父亲死后,他家的家道就中落了,但骆宾王也和王、杨、卢一样,是一个“神童”。历史书中,虽没有他小时候读书如何了得的记载,但却说了,他7岁就写了《咏鹅》,即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首诗。一个7岁娃,随手写了首小诗,就能传千年,就能让生活在一千多年以后的数以亿计的7岁娃都会背诵,是不是也太牛了。

  再值得一提的是,骆宾王也是“四杰”中,诗留到今天最多的一杰。他的名作《帝京篇》(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不仅是初唐罕有的长诗,更被时人誉为“绝唱”。

  关于骆宾王的早年事迹,我只查到了他父死后,流寓博山,后移居兖州瑕丘县,“落魄无行,好与博徒游”。

  22岁,骆宾王参加了科举考试,但可惜没过。不过,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他人生当中的第一个贵人,道王李元庆。随后,进入道王府,在道王府中当了一个小吏,这个跟卢照邻进入邓王府为官差不太多,和王勃进入沛王府为官就差的有点远了。因沛王是唐高宗和武则天的儿子,将来是有可能当皇上的(也确曾被立过太子),而道王却是唐高宗的叔叔,皇位怎么也不可能轮到他来坐。且道王对他虽说也还不错,但绝没邓王对卢照邻那么好。所以,出于对前途的考虑,他在道王府里干得并不安心。

  这时,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次,道王忽然来了兴致,说:“骆宾王,你写一份自荐书吧,说说你都有哪些能力,我看能不能给你安排一个适合发挥你的才干的职位。”这本来是好事,一般人在这个时候肯定会“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一大通,偏骆宾王不屑于此。他倒是也写了自荐书,但却是这样写的:“若乃脂韦其迹,乾没其心,说己之长,言身之善,腼容冒进,贪禄要君,上以紊国家之大猷,下以渎狷介之高节,此凶人以为耻,况吉士之为荣乎?”意思是说,咱岂能为获得提升,而干出那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事来呢?

  估计道王在看了他的这个自荐书后,免不了会想,你小子也太有个性了吧,既然给你机会你不要,也就算了。

  

  转变思路得机会,老毛病又犯,先后两次入狱

  唐高宗麟德元年(公元664年),李元庆去世。骆宾王想到自己都快30岁了,还窝在日渐萧条的道王府里,做着这样一个不咸不淡的小吏,看不到一点希望,于是也不得不放下自尊,开始四处活动,求援引、求推荐,上到丞相尚书,下到州官县令,只要认识,哪怕仅有一面之交,都一个不落地给写了信,语气也没有从前那么个性了,口口声声表示愿为国家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但这些信,也大都如泥牛入海一般,有去无回。

  不过,一直都在寻找着机会的骆宾王还是抓住了一个机会。麟德元年的冬天,唐高宗李治要封禅泰山。当地官员找到了骆宾王,让他写篇文章颂扬一下高宗皇帝的仁德。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在接下任务后,就非常用心地写了一篇文章,并在文章中,把唐高宗夸得是天花乱坠。

  果然,高宗皇帝在看了骆宾王的这篇文章后,心里一高兴,就夸了他几句。有了皇帝的肯定,第二年,骆宾王再次参加科举考试,便很容易地通过了,并被授予了“奉礼郎”一职,并很快改任了东台详正学士,负责校理朝廷图籍。尽管这些官都很小,但毕竟是从给王爷做官转为了给朝廷,也就是皇上做官,这个区别还是很大的。

  孰料,情况刚有好转,骆宾王便又好了伤疤忘了痛,因为个性太强,而遭人陷害,不仅被解除了一切职务,还被关进了监狱。幸亏公元670年,唐高宗要改元咸亨,大赦天下,他才被从狱中放了出来。虽然出了狱,但他在京城也待不下去了。于是在吏部尚书裴行俭的帮助下,投身军中,在军中担任了一个文职,先后随军去了西域和滇南等地,戍守或平叛。(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旧唐书》、《唐才子传》、《本事诗》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