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1900年1月,荀慧生出生在河北东光县一座农家小院。由于生活所迫,荀父将年仅六岁的荀慧生转卖至庞启发处学艺,卖身契写明:“若不遵守约束,打死勿论。”

  

  意外让他错娶吴春生

  1909年,荀慧生以艺名“白牡丹”随师常在冀中、冀东一带农村市镇唱庙会和野台子戏。1917年,荀慧生出师。由于扮相清秀,唱腔婉约,荀慧生深受戏迷欢迎。一天戏散后,尚小云拉荀慧生去见京剧界名流杨小楼和梅兰芳。

  杨小楼惊讶地大声说:“哎呀呀,久闻白牡丹,今日得见,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哪!”梅兰芳也夸赞荀慧生,说前不久看了他的《胭脂虎》,真是超凡脱俗。几个男人笑谈间,引起了一个姑娘的注意。从荀慧生进门起,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杨小楼觉察到了什么,马上给大家介绍,她叫吴小霞,是自己的师弟吴彩霞的掌上明珠。荀慧生和吴小霞的目光碰到了一起,他的心不由得怦怦乱跳。杨小楼成人之美,故意安排荀慧生替自己送吴小霞回家。

  与荀慧生依依道别后,吴小霞的心就跟着他走了。她向父亲吴彩霞讲起今天的名家合作,讲到白牡丹时,吴彩霞不以为然地打断女儿:“行了行了,一听就是唱梆子的,粗歌野调的能和京腔京韵比吗?白牡丹有什么好!”父女俩争论了几句,不欢而散。尽管父亲不欣赏荀慧生,但新文化影响下的吴小霞敢爱敢追。在荀慧生为《玉堂春》的唱词发愁时,她连夜抄好送来。荀慧生心里波涛汹涌,话到嘴边却只有一句:“谢谢你!可是我不识字。”

  吴小霞便一句一句教他。彼时,一个教得痴情,一个学得忘情,陶然亭、北海、颐和园……留下了他俩的身影,爱的种子迅速在彼此心中发芽。爱到浓时,他们私订了终身。荀慧生求杨小楼做媒,没想到吴彩霞一口回绝了,他心里想:“自古文野有别,雅俗不伦,我的掌上明珠岂能轻易嫁给这种人?”当杨小楼又一次向吴彩霞提亲的时候,吴彩霞碍于杨小楼在梨园行的威望,不好再拒绝,他灵机一动,想出一个“调包计”。

  五天后,荀家办喜事了。杨小楼、王瑶卿、梅兰芳、尚小云等名流欢聚一堂,好不热闹。夜深人静,闹洞房的人去了,荀慧生迫不及待地进了洞房,挑开盖头的一瞬间,他呆住了——新娘不是吴小霞,而是吴小霞的姑姑吴春生!荀慧生惊怒不已,跑了出去……新郎官荀慧生一夜未归,新娘子吴春生一夜未眠。

  天亮时,吴小霞来到新房,她拉住比她仅大两岁的姑姑的手,两双泪眼相对。吴春生羞惭地说:“小霞,我一直蒙在鼓里,我要是知道你们俩……”“小姑,如果拜堂的不是你,就我的性格我决不罢休,可你是我的亲姑姑啊!慧生是好人,你好好待他,帮他成为一代名家,侄女拜托您了!”吴小霞跪在地上,吴春生扶起她,姑侄相拥而泣。吴小霞留下一封信和荀慧生送她的箫,走了。信里说:“慧生,今生无缘,来世再结同心。六姑是好人,好好待她。你一定要冲破阻力,成为一代京剧大家,我永远是你最忠实的观众和支持者。”

  

  一段将错就错的姻缘

  与吴春生结婚后,荀慧生消沉了些日子,继续唱戏。

  1919年,上海天蟾大舞台派人来京请京剧宗师杨小楼率永胜社赴沪演出。梨园行中人纷纷向杨小楼推荐角色人选,杨小楼婉拒了众人,说已选定谭小培、尚小云、白牡丹组成了“三小一白”的阵容。北平京剧界舆论大哗,杨小楼的师兄师弟纷纷指责“唱梆子的白牡丹不够份儿,他不是咱正宗的京朝派”。杨小楼说:“荀慧生的京剧艺术已有相当高的水平,尤其跷功技艺可谓登峰造极,扮相俏丽,色艺俱佳。荀慧生是人才,我杨小楼视艺术高于一切。”杨小楼的话引起了同行对荀慧生的嫉妒,心怀叵测者便蓄谋制造事端——荀慧生演出《铁弓缘》时,起哄的人突然抄起茶壶茶碗向舞台上的荀慧生砸去!说时迟那时快,荀慧生的妻子吴春生像猛虎扑上台护住了荀慧生,吴春生被砸伤了,荀慧生却毫发未损。这时候,被“调包计”伤透了心的荀慧生才感觉到吴春生对自己的感情。

  杨小楼闻讯赶至荀宅安慰荀慧生,并表明此次上海之行非荀莫属,并借机劝荀慧生携吴春生同行。经过这场风波,荀慧生终于认识到吴春生是可以患难与共的伴侣。当夜,荀慧生、吴春生这对年轻夫妻住到了一起,两人相拥,享受到了情爱的甜蜜。吴小霞当时也在上海,她从报上看到荀慧生来沪演出的消息后十分激动,买了票来看荀慧生的演出。台上的荀慧生光彩照人,台下的吴小霞泪珠滚滚。

  

  避掉露兰春的一段情

  荀慧生因为长得俊美,很多女子喜欢他、追求他。据当时的报纸记载,荀慧生在上海唱红时“万人空巷看荀郎”,他演出时台下的太太小姐拿着金条、金耳环、金镯子往台上扔。但荀慧生不攀附权贵,在上海那个花花世界里,他洁身自好,对自己的结发妻子忠贞不渝。

  上海滩的京剧头牌女老生露兰春也是荀慧生的迷恋者之一。在天蟾舞台,露兰春和荀慧生合演《四郎探母》大获成功后,黄金荣便差人请荀慧生唱堂会,与露兰春合演《游龙戏凤》。排练中,露兰春借机吐露心声。荀慧生很理智地说:“我有妻子,很快就要有儿子了。”为了让露兰春断了念头,荀慧生连黄金荣的堂会也谢绝了,黄金荣闻讯大怒。露兰春为了保护荀慧生,把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推说自己不想再唱戏了,想嫁人。没过几天,露兰春给荀慧生送来一封信,告诉他,自己要嫁给黄金荣了,请他出席婚礼。荀慧生百感交集,不知所措。正当荀慧生为参不参加黄金荣、露兰春的婚礼愁肠百结时,老舍来看望荀慧生,荀慧生把露兰春的事讲了,问老舍该怎么办,老舍提笔写了一个字:避。于是,荀慧生带着妻子和剧团到杭州演出,这段情就这样避掉了。

  邢大军据《幸福》萧萧/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