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一提起公孙大娘,不知您脑子里是否会马上闪过“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火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几句诗?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个“公孙氏”——公孙大娘。

  唐玄宗开元三年(公元715年),在许州郾城(今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的一个广场上,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正在围观一位女艺人舞《剑器》。

  这位花容月貌的女艺人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头上挽着一个高髻,耳戴明月珰,一身戎装(司空图《剑器》诗:楼下公孙昔擅场,空教女子爱军装。不知是否可以据此判断:《剑器》舞,应为一种穿着军装跳的舞蹈),显得那叫一个英姿飒爽。

  当她走到场间,拔出宝剑,原本躁动的人群,马上就安静了下来。当她动起来时,只见银光闪耀,如龙飞在天;当她停下来时,又如在无波的江面上,凝聚着一道清光……

  她的身形是那样的矫健,她的舞技是那样的娴熟,人们简直都看呆了。

  这位女艺人,就是我们本文的主人公孙大娘。当时,人群中,站着一个3岁的小男孩,他就是后来被称为“诗圣”的杜甫(杜甫是河南巩县,即今巩义人,巩县离郾城不到百里)。

  五十多年后的一个秋天,杜甫在夔府(今四川省奉节县)别驾(全称别驾从事,系州刺史佐官,相当于幕僚长)元持家中,又看到一个名叫李十二的女子跳的《剑器》舞,感觉颇有些当年公孙大娘的风采。于是,等她跳完,叫过来一问,果然是公孙大娘的弟子。抚今追昔,不由感慨万端,于是写就了一首题为《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的诗: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倾动昏王室。

  ……

  梨园弟子散如烟,女乐余姿映寒日。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杜甫还为此诗写了一个序:

  大历二年(公元767年,是年,杜甫56岁)十月十九日,夔府别驾元持宅,见临颍(今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李十二娘舞剑器,壮其蔚跂(豪放貌),问其所师,曰:“余公孙大娘弟子也。”

  开元三载,余尚童稚,记于郾城观公孙氏,舞《剑器》《浑脱》, 浏漓(飘逸貌)顿挫,独出冠时,自高头宜春梨园二伎坊内人洎外供奉(意即是从高头宜春梨园二伎坊出来的舞伎),晓是舞者,圣文神武皇帝(唐玄宗)初,公孙一人而已。玉貌锦衣(这说的是公孙氏当年的样貌),况余白首,今兹弟子,亦非盛颜。 既辨其由来,知波澜莫二,抚事慷慨,聊为《剑器行》。

  昔者吴人张旭(唐初大书法家,擅草书,有“草圣”之称),善草书帖,数常于邺县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即公孙可知矣。

  由此可见,公孙大娘给杜甫留下的印象有多深刻,能让“诗圣”对她念念不忘;能让“草圣”在看了她的剑舞后,书法大进的人,对了,还有说“画圣”吴道子也跟张旭一样,是通过观看她的剑舞,才体会到了用笔之道的,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为证实吴道子是看了公孙大娘舞《剑器》,才于用笔之道有所感悟的这个说法,笔者查了很多资料,但很遗憾,没有找到出处。不过却找到了一个吴道子看过“剑圣”裴旻舞《剑器》的记载:《太平广记》曾引《独异志》,说吴有邀裴舞过《剑器》,并具体描述了裴舞《剑器》时的样子:“走马如飞,左旋右抽,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室而入。观者数千百人,无不惊憟。”又说吴受其激发,于是,“援毫图壁,飒然风起,为天下之壮观。道子平生所画,得意无出于此”。所以我就在想,会不会后来因为杜甫的这首诗名气太大了,人们就把这个事,安在了公孙大娘头上?)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关于公孙大娘的身世,这个正史里没有,但在野史中却有这样一个记载:

  公孙大娘,大约生于武则天长寿二年(公元693年),许州(今河南许昌一带)人,她的父亲名叫公孙永策,是个练家子,曾习武于武当山,擅剑术。母早亡。从小,她就跟着父亲闯荡江湖,父亲见她天资聪颖,在她四五岁时,就开始教她练剑了。

  她父亲是个很爱抱打不平的人,她8岁那年,他们父女俩在山西卖艺时,遇见了一个官二代强抢民女,父亲上前制止,结果引起了一场恶斗,结果,失手将那二代打死了。这下可惹了大祸。父亲被抓到县衙,那县官早被那二代的家里买通,不问青红皂白,就判了斩刑。父亲死后,她成孤儿,幸亏遇到了一位好心的杂技班主,收留了她,从此便跟着那个杂技班四处卖艺。

  后来,有一次他们在长安卖艺时,正巧唐玄宗的心腹太监总管高力士从旁经过。高力士听到人群发出阵阵的喝彩声,忽然来了兴趣,吩咐停车,侍卫们正要过去驱散人群,高力士赶紧示意,不要惊动了场中的演出。随后,他便带着几个侍卫,装作是一个富家翁,挤进了人群中。

  公孙大娘下场后,高力士马上就被她可餐的秀色和曼妙的舞姿吸引了,他想:这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剑还舞得这么好,就是宫里两大教坊中的人,也没一个比她更强的吧。要是我把她献给皇上,皇上一高兴,指不定会赏给我多少宝物呢……

  想到这里,他马上派人去把班主叫来,然后便向班主亮明了身份,说:“我看了你们这个班子的表演,感觉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刚才表演剑舞的那个姑娘。明天,宫中将会举办一场盛大的演出活动,你们就去宫里给皇上演一场吧。这是腰牌,你仔细收好了,明天你就带着刚才表演剑舞的那个姑娘,凭此腰牌进入皇宫,就说是我叫你们来演出的,到时自会有人把你们带到演出的地方。你们一定要尽力演好,要是给我演咂了,嘿嘿,那就休怪本公公无情了!”

  高力士何等人,那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很多大臣见了都害怕得要命,班主岂敢不从,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