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席间,万财主道:“乔大人,听说您最近又补了河南巡抚的缺。这可是个肥缺,兄弟以后还请仁兄多多关照。”“好说,好说。”乔答应着,一双色眼就没离开过红娘子的胸口。
      万财主一见,立刻笑道:“怎么,乔大人是看上这妞了?那我就把她买下来送与大人可好?”“还是老弟你最懂我了!”已有了几分醉意的乔弘申立刻眉开眼笑地说道。是晚,乔弘申就要与红娘子入洞房。万财主于是丢给鸨儿一百两银子,说要把红娘子买走,鸨儿无奈,只得接了,又与红娘子说道:“闺女,不是妈妈心狠,实在是这个乔大人与万财主咱们惹不起,你若不去,咱这院子可就保不住了,你就当是救这一院姐妹,认命了吧。这一院姐妹都会感念你的大恩大德。”说着就要给红娘子跪下。
      “妈妈不必如此,我答应便是。”红娘子说道。就这样,红娘子被万财主用一乘小轿抬进了万府。一进府,万财主就吩咐下人立刻为乔总兵准备一间卧房,又叫人给红娘子重新梳洗打扮了一番,然后便催着乔总兵入洞房。已喝得晕晕乎乎的乔总兵脚底下拌蒜走进了洞房,只见红娘子正坐在床沿上,头上盖着一个红盖头,也不废话,直接就扑了上去。就在他把红娘子扑倒在床上时,忽觉胸口一痛,随即便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来是红娘子已将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胸膛!
      乔总兵一时还没有断气,“啊——啊——”的惨叫声,穿透了夜空,万财主闻声赶来,刚往屋里一探头,只觉脖子上一凉,便见血从脖子上喷射了出来,“你!”万财主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身子随后便向前倒了下去……“杀人啦!”万府的家人和乔弘申带来的几个亲兵大喊着往屋里冲去。而此时红娘子早已跃上了后窗,临去时,还回身射杀了一个领头冲进屋中的亲兵,然后便跳了出去,很快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了。两天以后,红娘子便投奔了李闯王。
      再说,红娘子那日见到的李信,也是一位有血性的男儿,《明季北略》上说他“有文武才”,且生性豪爽,又爱打抱不平,性格很像一个江湖侠士。但对于朝廷的腐败,他始终还是希望能有一个能臣站出来,挽大厦之将倾,从没想过要以革命的手段,改朝换代。崇祯九年(公年1636年)的七月,河南大旱,李信劝杞县县令宋应科,当体恤民情,停收苛捐杂税,并带头捐米二百担,还写了一首《劝赈歌》,呼吁富户拿出米粮,赈济灾民。他的这首《劝赈歌》是这么写的:
       年来蝗旱苦频仍,嚼啮禾苗岁不登。
       米价升腾增数倍,黎民处处不聊生。
       ……
       奉劝富家同赈济,太仓一粒恩无际。
       ……
       助贫救乏功勋大,德厚流光裕子孙。
       李信的这种行为得到了百姓的拥护。然而,宋县令一见县中的百姓都只知道有李公子,而不知道有他这个县令,不由炉火中烧,竟诬他私通贼党,收买人心,意图谋反,把他抓了起来,并很快就判了斩刑。其时,红娘子正带领着一支农民军,在河南一带活动。听说李信被捕,旋又听说被判了斩刑,不由火起,想起当年自己与李信在开封湘竹轩的那次会面和他写的那首控诉官府敲诈勒索百姓的诗,就决定要劫法场,救李信!
       九月十五日,是李信要被处斩的日子,为防止百姓捣乱,宋应科特抽调了三百兵丁警戒法场。红娘子带着十几个武艺高强的手下,来到了法场,混在为李公子送行的百姓当中。百姓们都说这李公子死得实在是太冤了。已经身怀六甲的李信的夫人汤氏与李信的弟弟李牟也到了法场,汤氏此时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快要中午时,忽听几声号角,李信已被五花大绑地,推到了刑场上。宋县令来到李严跟前,故作同情之状地对李信说道:“李公子,非是本县令狠心,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私通反贼李自成,你可知道法不容情,下辈子还是好好做良民吧。”“你说我通匪,可有什么证据?”李信怒道。“你写的《劝捐歌》,不就一首是煽动百姓造反的反歌吗!”这时,刑场上有人高呼:“李公子一心为了我们百姓,自己拿出粮食和银子来救灾,你们这狗官却要将李公子处死,真是心比蛇蝎还毒!”
       “哼!李信,你还说你没有谋反的意图,这些人今天啸聚刑场,就是你要谋反的铁证!”宋县令说着,一面命令兵丁对骚动人群进行弹压,一面回到监斩席上,从桌上抄起一支斩签,高声叫道:“刽子手,行——”可他这个“刑”字还没出口,就见一支袖箭破空飞来,正中他的咽喉。红娘子动手了!
      刑场顿时大乱,在场百姓也都群情激愤,有拿锄头的,有拿起木棒的,还有拣起石头的,与红娘子等人一起,与守护刑场的官兵们展开激烈的肉搏,眨眼之间,就将三百兵丁杀得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搏斗中,红娘子纵身跳上刑台,一刀便砍翻了已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的刽子手,又一刀断了李信身上的绑绳……
       红娘子救出李信后,便对他说:“看来这杞县你是待不下去了,跟我们一起走吧。我已经把你的情况汇报给了闯王,闯王也很欢迎你的加入。还有,你的老友牛金星,现在就在闯王的军中担任军师。他也很盼着你去。”
       李信见事已至此,也没别的路可走了,就答应了。但汤氏却不愿跟丈夫一起投闯王。盖因她出身名门,自幼受的都是孔孟之道的教育,在她眼中,闯王的军队就是一伙“流寇”,而且她的兄长还在成都任知府,她怕自己一旦跟着丈夫去投了闯王,就会连累家人。可她要是不跟着去的话,想那李郎断不会扔下自己,可是他要是留下,必是死路一条。汤氏思来想去,觉得唯有一死,方能两全。于是,她就借口要回家取点东西,回转了家门。汤氏一进家门,便将身边的丫环全都支开了去,然后就饮下了一杯毒酒。
      待李信与红娘子急匆匆地赶来,想要催她快点时,发现汤氏的身子都已经凉了……
       来不及悲伤,官军就杀到了。红娘子急忙命人护住李信,然后就一马当先地向外冲去。尽管红娘子和她带来的人个个都很能打,李信也有一身不错的功夫,但官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左冲右突了一个时辰,都未能杀出重围。危急时刻,幸亏闯王派来的一支援军及时赶到,才打跑了官军。
       部队要在杞县休整一段时间,红娘子在处理军务之余,又帮着李信处理了汤氏的后事。三天后,李自成也到了杞县,一见李信,就握住他的手说:“久闻公子大名,素知足下龙虎鸿韬,英雄伟略,我今日能得公子相助,实是三生之幸!”
       李信也向闯王言道:“余今落难之人,蒙闯王收留,不胜感激。从今往后,我便跟定了闯王!” (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