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随着电影《战狼2 》的热映,很多观众知道了一句铿锵有力的话——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那么,你知道这句话是从哪儿来的吗?又是谁在什么背景下说出来的?

  前文我们说到郅支单于看到呼韩邪单于已和汉朝达成默契,自度已无法消灭呼韩邪单于,于是,便率部向西发展去了,并一连吃掉了呼偈、坚昆和丁令三个小国…… 但是郅支单于始终没有忘记呼韩邪单于,当他看到呼韩邪单于在和汉朝修好以后,竟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就有些坐不住了。初元四年(公元前45年),郅支单于也遣使来到长安,声称愿意臣服于汉朝。汉元帝当然很高兴,就让卫司马谷吉作为正使,随来使回到北匈奴,与郅支单于签署盟约。 但不知哪里出了问题,谷吉到了北匈奴以后,郅支单于竟然突然变卦了,把谷吉及其随从全都给杀了(有人分析说,可能是呼韩邪单于从中做了手脚,也有人说可能是因为谷吉作为上国使者,态度傲慢,惹恼了郅支单于,但究竟什么原因,正史上没说)。 谷吉被害以后,郅支单于知道这下算是把汉朝得罪死了,他怕汉朝报复,就带着部众逃到离汉朝更远的地方去了。

矫旨发兵,大败北匈奴

  公元前44年,康居(西域三十六城国之一)王因屡被乌孙(亦西域三十六城国之一)欺负,欲联合北匈奴抗击乌孙。郅支单于遂引本部人马来到康居国的东部,准备筑城而居。此后,郅支单于又数击乌孙、大宛等国,并占了上风,遂强令这些国家每岁向其纳贡,渐成西域一霸。 郅支单于一开始和康居王关系很好,他们还互相娶了对方女儿(很奇怪的关系)。可是后来郅支单于的翅膀硬了,就觉得康居王有些碍手碍脚了。于是暗中勾结康居的副王抱阗,驾空了康居王,并先后除掉了许多效忠于康居王的大臣。 在此期间,汉朝也曾三次遣使来向郅支单于讨要谷吉的遗体,他非但不给,还对汉使极尽羞辱之能事,气焰十分嚣张。 就在北匈奴急剧扩张之时,陈汤对甘延寿说:“如果我们再任由北匈奴这样发展下去,而不加以干涉的话,那它很快就会吞并乌孙和大宛,打破西域地区的平衡,甚至成为西域地区的霸主,而且这些匈奴人对我朝一向非常不友好,他们强大了,肯定会对我朝不利。不如我们现在趁他们还不够强大,就把他们收拾了得了。” 陈汤还分析说:“现在,我们手头有四万多人,而且这段时间,郅支单于在扩张其势力的过程中,不断打压周边国家,如今我们出兵去打他,肯定会得到乌孙、大宛等国的响应,势必能一击制胜。这是老天给我们的一个可以立功的大好时机,我们绝不能把它给错过了。”

  甘延寿对陈汤的这个提议非常赞同,但在如何出兵的问题上,却与陈汤产生了分歧。陈汤主张即刻出兵,等完了事儿,再上报朝廷。因为他怕朝中人多嘴杂,他们报上去的方案,不会很顺利的通过。即便最后能通过,此地距长安路途遥远,上奏的折子最快也要一个来月才能送抵长安。就算朝廷很快答复,诏书还要再在路上走一个来月,这还是在不出任何意外的情况之下,而两三个月后,此间的形势可能已经大变,再想一击制胜,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但是,甘延寿却坚持先上书朝廷,等朝廷的诏书到了,再行出兵之事。之前,我们提到的那道由陈汤主笔的令人血脉贲张的奏章,就是甘、陈二人在此期间草拟的。 就在两人为此争执不下之时,老甘却突然病倒了。他这一病不要紧,就给了陈汤一个自行其事的机会。于是,他便背着老甘,将众将官召集到一起,假称朝廷的诏书已到,同意用兵。 随后,陈汤就把在西域屯田的汉吏卒4万余人,编成了六校(即六队),只待老甘病好就出发,一举消灭盘距在康居界内的郅支单于。等老甘病好,眼见陈汤已将一切安排就绪,也只得同意了陈汤的计划。 按照陈汤的计划,汉军将兵分两路,一路由南道越过葱岭(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仓山总称),经大宛,进入康居,直取郅支单于的老巢;一路由北道经赤谷,过乌孙,进入康居,强势占领阗池(今吉尔吉斯共和国伊塞克湖)以西地区。 时,康居国的副王抱阗正率兵袭扰乌孙赤谷以东地区,杀了一千多人,还抢了不少牲畜。

  汉军一来,很快就和乌孙的军队兵合一处,打跑了康居的兵马。 当汉军进入康居界后,陈汤又下令汉军进至距郅支城(郅支单于在康居界内所筑的城池)60里处,安营扎寨,稍事休整。第二天,又开进到距城30里处扎营。第三天,汉军便在距城3里的地方布阵,准备攻城。郅支单于开始还以为汉军远道而来,定然疲惫,不堪一击,遂率数千匈奴骑兵出城迎战,没想到,很快就被汉军打了回来。随后,汉军又以持盾者在前,持长兵器和弓、弩者在后,向城下进攻,并仰射城上的守军,更放火烧毁土城外的木城。 入夜,郅支单于又亲率百余名匈奴骑兵悄悄地出城,想要偷袭汉军的营寨,结果被早有准备的陈汤打了一个伏击,百余匈奴骑兵皆被汉军射杀,郅支单于亦被流矢所伤,幸得左右军士拼死相救,才逃回了城中。 汉军得势不饶人,随后杀到,又对郅支城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是时,前来救援郅支单于的康居兵马,其实已到了附近,但因惧怕汉军,不敢战。天明,康居兵退走。汉军入城中,开始四面纵火。郅支单于在城破前重伤而死。 是役,汉军一共斩首郅支单于、太子、阏氏、名王以下,共计1518人,俘145人。随后,为了向天下宣示大汉的武功,陈汤又下令将郅支单于的首级割下,快马送往长安,并奏请汉元帝,将其首级在城门上悬挂一个月,以昭告天下:今后主凡有敢“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得胜回朝,奈何朝中无人难做官

  不过,陈汤有个毛病,就是贪财。在攻克郅支城时,他大捞了一笔。所以当他押解着大队的俘虏,准备回朝复命时,还没走到长安,就被司隶校尉(负责纪检的官员)派来的人给拦了下来。陈汤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于是,就来了个“恶人先告状”,他一听说司隶校尉要找他的麻烦,就给汉元帝写了封信,让人连夜骑快马送至朝中,他在信中写道:“我和士兵们一起讨伐郅支,仰仗着陛下威武,上天的护佑,成功地消灭了他。现在我们万里回军,沿途没有受到欢迎也就算了,怎么司隶校尉还让人等在半道,要把我抓起来?这是要为郅支单于报仇的节奏吗?”汉元帝见到信后,立刻就把司隶校尉找来,叫他把派去找陈汤麻烦的人都撤回来,还下令陈汤将要经过的各州县都要准备酒食劳军。

  陈汤回到朝中后,汉元帝不仅赦免了他假传圣旨的罪过,本来还要按照安远侯郑吉的旧例,封他为千户侯。可是由于丞相匡衡(就是“凿壁偷光”的那个人)等人的横加干涉(因为甘延寿曾拒娶匡衡的姐姐为妻,让他感到很没面子,所以他当然不愿意看到甘的立功,而陈又与甘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元帝不得已,只好改封了陈为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并赐黄金百斤,加封射声校尉。 不久,汉元帝死,汉成帝刘骜即位,匡衡又旧事重提,说陈汤虽然有功,且已被先帝赦免了其假传圣旨之罪,但他还是不应该得这个封爵,于是陈汤又被免了职。再后来,不知道陈汤自己发的什么神经,又向成帝上书说康居王送到长安来做质子的王子是假的,结果成帝命人一查,王子并不是假的。

  这下,陈汤又犯了欺君之罪,被下狱,要处死。还好有人站出来替他说了句公道话(时,太中大夫谷永曾上书赞誉陈的功绩,并拿他和廉颇、赵奢相比,求成帝网开一面,饶他不死),成帝才把他放了,不过还是把他贬为了士兵。 后来西域都护段会宗被乌孙兵围困,丞相王商、大将军王凤及百僚讨论了几天都决定不下来应如何处置,成帝不得已,又召陈汤来问对策。陈汤充分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兵力、装备和战斗素养,指出五天之内,必有好消息传来。果然到了第四天,就从前方传来了解围的消息。陈汤也因此事而被重新起用,为从事中郎,参与军事讨论。 但是好景不长,不久,他又因为得罪了权贵成都侯商新,而被贬为庶人,徙居敦煌,议郎耿育可怜陈汤,便又上书成帝,恳请皇上看在他昔日为朝廷立过大功的分上,准许他回长安居住。后来,陈汤一直居住在长安,直到去世……(完) 参考资料:《汉书》、《中国古代野史》、《历代名将传》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