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0日21时,巴黎西郊罗兰·加洛斯中心球场,座无虚席。2018法网(四大网球公开赛中,唯一采用红土场地的赛事)男单决赛,大幕开启。

  对阵双方:一位是被誉为“红土之王”的西班牙人纳达尔(此前,他的红土场地成绩为403胜36败,胜率高达91.8%,已10次获得法网冠军),他不仅是现役男子网球运动员中的三位全满贯(即在四大公开赛上,都取得过单打冠军的运动员)之一,也是史上仅有的两位金满贯(即全满贯再加奥运会的单打冠军)之一;一位是近来表现十分抢眼,且是在过去的两里年,唯一一个曾三次在红土场地上战胜过纳达尔的,有着“红土小王子”之称的奥地利人蒂姆。

  在罗兰·加洛斯这个红土的最高殿堂,是“王”能前无古人的第11次在这里加冕,还是“小王子”能在这里捧起他的,也是90后的第一个大满贯奖杯?可谓万众瞩目。

  最终,“王”还是“王”,在这场五盘三胜的对决中,纳达尔直落三盘,干净利索地将“小王子”斩于了拍下,第11次捧起了火枪手杯。

  这也是纳达尔的第17座大满贯奖杯,其中,法网11座,温网2座,澳网1座和美网3座。虽然他的大满贯冠军总数比费天王(费德勒)还少三个,但在两人的37次交手中,纳达尔却是以23比14大比分领先于对手。如果考虑到两人的年龄,费德勒是1981年出生的,纳达尔是1986年出生的,我想纳达尔超越费德勒,成为网球历史上获得大满贯冠军总数最多的男子运动员,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纳达尔不仅是现役网球男运动员中,三个全满冠(在澳、温、美、法四大满贯赛中都取得过冠军)之一,也是历史上网球男运动员中仅有的两个金满冠(全满贯再加奥运会夺冠)之一。那是什么使他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成就?

  纳达尔在他的自传中是这样说的:“是我的品格和我的处世之道,这些都来自于我的父亲和母亲。托尼叔叔(纳达尔的亲叔叔、启蒙教练,也是他从事网球运动以来唯一的教练)一直要求我养成良好的球风,做好榜样,不在生气的时候摔拍子,而我也的确从来没有摔过拍子。但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良好的家风,或许我根本不会听从教练的话。

  “我的父母对我有很多要求。他们教会了我饭桌上的礼仪,‘嘴里吃东西的时候不能说话’、‘坐姿要挺直’、对每个人都要恭敬有礼貌,遇到人要说‘早上好’或‘下午好’。我的父母和托尼叔叔一直教导我说,网球其实并不重要,他们最大的心愿是我能成为一个‘好人’。比如我妈妈就总是说如果我不能成为‘好人’,如果我的行事作风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小孩,虽然她仍然会爱我,但她会羞于和我一起旅行,观看我打比赛。小时候,我们球队每次输球(那个时候,纳达尔应该还是更喜欢踢足球一些),父亲都会坚持让我祝贺对方的球员,我得挨个对他们说:‘你们踢得很棒。’尽管我不喜欢那么做,因为在输球时,我感觉心情糟透了。我在说出那番话时,根本口不对心。但我知道如果我不遵从父亲的命令的话,我就会有大麻烦,所以我还是照做了,并从此养成了习惯……

  “我的家庭是那么温馨快乐,父母给予了我奇妙的安全感。我的爷爷奶奶、三个叔叔和姑姑对我都特别疼爱,那时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他们说我是家族的吉祥物,他们‘最喜爱的玩具’。在婴幼儿时期,他们就带我去酒吧和朋友聚会、聊天、打牌,玩桌球,或打乒乓球。那些时光给我留下了许多无法忘怀的温馨回忆。托尼叔叔总是长篇累牍地告诉我那些体育巨星童年的时候都特别苦,他们是在克服了种种黑暗的阴影之后,才登上巅峰的,但我的童年非常快乐,就像童话一样……”

  纳达尔第一次拿起网球拍,是在他4岁的时候,是被他的托尼叔叔从足球场上“骗”到网球场的。纳达尔原来很喜欢足球,因为当时他的另外一个叔叔米盖尔,已在代表西班牙踢世界杯了。

  托尼说,一开始他是有些强制性的,硬塞给了纳达尔一把网球拍。他有很多“怪招”,而且好像他生来就是为了驯服纳达尔的。 比如:“开始时,他(纳达尔)根本不知道网球应该怎么打,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左右手都用,一团混乱。”于是,托尼在研究了一段时间以后,就规定他必须用左手击球,因为他之前都是用左脚踢球的,正是他的这一“毫无科学依据”的决定,铸就了纳达尔超强的正手。 还有一次,托尼叔叔带着年幼的纳达尔去巴塞罗那看米盖尔的比赛,巴萨的一位官员在经过他们身边时,随口打了个招呼:“Nadali,你还在继续比赛吗?”纳达尔很好奇地问他:“他为什么叫你Nadali?”“因为我曾经是一名在意甲踢过球的大明星啊,意大利人都很崇拜我。”他信口胡说道。可是纳达尔却信以为真地睁大了眼睛。从此,但凡有“家庭足球赛”,纳达尔总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与托尼叔叔一边,让真正的大球星米盖尔哭笑不得。

  还有一次,少年组比赛,纳达尔打得很糟糕,比赛间歇,他一直哭丧着脸。于是,托尼叔叔就对他说:“你只管放手去打,如果你要输了,我会让老天下雨,暂停这场比赛。”后来,纳达尔挽回了颓势。然而,就在这时真的下起了大雨。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直奔到托尼叔叔面前:“我想我能打败那家伙,请你把雨停下来吧。”

  如今,纳达尔与托尼依然是如影随形。老头说:“我知道纳达尔总有一天会离开网球,享受真正属于他的人生,那个时候,我也会离开网球,可能你们会问我,是否还会执教其他的球员。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至今为止,也没有人对我提出过这样的要求。我是属于纳达尔的。”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