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陈琳,字孔璋,广陵郡(治徐州)射阳(今江苏省射阳县)人。生年不详,在“七子”里应该是岁数比较大的,大约与孔融差不太多。
陈早年的经历也不详,只知道他是在汉灵帝(公元168年至189在位)时,进入朝廷,为大将军何进的主簿(相当于秘书)。
    何进,本是一个屠户,是靠着他的妹妹(初,何氏被选入掖庭,得到汉灵帝临幸,生下了皇子刘辩,母凭子贵,后被立为皇后。189年,汉灵帝去世后,刘辩继位,是为少帝,尊何氏为太后)才当上这个大将军的,见识短浅。汉灵帝崩后,他为尽诛以“十常侍”为首的宦官集团(这些人早在灵帝时,就已开始操纵政权了),竟打算让“西北狼”并州牧董卓带兵进京勤王。
当时,陈琳就认为何这是在玩火,于是劝谏何说:“俗云:掩目而捕燕雀,是自欺也,微物尚不可欺以得志,况国家大事乎?今将军仗皇威,掌兵要,龙骧虎步,高下在心。欲诛宦官,您只要以您大将军的身份下个命令就行了,何必要董卓进京?若行此事,就如同于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反生乱矣!”但何进却嘲笑他:“此懦夫之见也!”
结果,董卓还未赶到京城,“十常侍”就听到了风声,先下手为强杀了何进。随后,何进手下的袁绍、袁术、曹操等人又入宫杀了“十常侍”。
董卓来后,果如陈琳所担心的,一来就把持了朝政,多行不义。很多大官都不屑与董卓为伍,纷纷离开了朝廷。不久,袁绍在河北起兵,欲讨伐董卓。陈琳亦投到袁绍的帐下,为掌书记。
后来,袁绍和曹操越做越大,成为北方两大诸侯(时,袁为大将军、邺侯,控有冀、青、并、幽诸州,而曹位居司空,更挟天子以令诸侯,政治上更有优势)。建安五年(公元200年),袁绍与曹操战于官渡。战前,陈琳为袁绍写了一篇檄文《为袁绍檄豫州文》。
陈琳的这篇《为袁绍檄豫州文》,可称是一篇千古奇文,如果没有后骆宾王写的那篇《代李敬业讨武 檄》,当为古今第一檄。
他一上来就先把袁绍摆在了一个“正义”的位置上:“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
接下来,就开始历数曹操的罪行,并连带把曹操的先人都给骂了一遍:“司空曹操,祖父中常侍腾,与左 、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民;父嵩,乞 携养,因赃假位,舆金辇璧,输货权门,窃盗鼎司,倾覆重器。操,赘阉遗丑,本无懿德, 狡锋协,好乱乐祸。”昔在袁绍手下做就“愚佻短略,轻进易退,伤夷折衄,数丧师徒”,而我主袁绍,不仅没有杀了他,还让他做了兖州刺史,就是希望他能戴罪立功。可是他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更加“承资跋扈”,做了很多“割剥元元,残贤害善”之事。不仅如此,他还“特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这就是曹操“身处三公之位,而行桀虏之态,污国害民,毒施人鬼”的劣行,他简直就是有史以来的最大的“无道之臣”。
最后,他又总结说:如今汉室已经衰弱,朝廷纲纪废弛,这正是忠臣肝脑涂地报效朝廷,建立非常之功的时候。我主大汉左将军领豫州刺史袁绍,已决定率领幽、并、青、冀四州兵马讨伐曹贼。现已有荆州太守刘表与宛城太守张绣,答应与我主携手讨逆。并诏告世人,有能获得曹贼首级者,封为五千户侯,赏钱五千万!曹手下的偏将、官吏有愿投降者,都不予追究过去的罪行。
据《典略》(三国时魏国的郎中鱼豢所作一部书):曹操当时正在犯头风,已几日卧床不起。但在读了陈琳的这篇檄文后,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翕然而起,头风顿愈”。
但是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曹操击败了袁绍,陈琳也成了曹操的俘虏。曹操在见到陈琳时,便说:“你昔日为袁本初(袁绍的字)作书,骂我也就算了,怎么连我的祖父、父亲也都一块儿骂了?”陈琳谢罪道:“矢在弦上,不可不发。”
原本,陈琳自忖必死,没想到,曹操因爱其才,不仅没杀他,还给了他官做,署为司空军师祭酒,使与阮王禹(亦“建安七子”之一)同管记室。后又徙为丞相门下督。
后来,曹操征乌桓,陈琳也跟着去了。路上还作了一首《饮马长城窟行》,这也是他最出名的一篇作品: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
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
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
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
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
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
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
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
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魏、吴交战,陈琳又以故尚书令荀 之后,写了一篇《檄吴将校部曲文》。又把孙权给痛骂一顿,“孙权小子,未辩菽麦,要领不足以膏齐斧,名字不足以 简墨,譬犹 卵,始生翰毛,而便陆梁放肆,顾行吠主。”把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你孙权不过是个还没有学会分辨菽(高粱)和麦子的小孩子,你既无本事使刀斧更锋利,你的名字让我来写我都觉得跌份,你就像是一只刚破壳的雏鸟,刚长出来一点绒毛,就想跳着走路,还动不动就对着主人(其所谓的主人,当然就是曹操了)狂吠(原来鸟也是“吠”的)。又揭孙权的老底道:“盛孝章(原吴郡太寮),君也,而权诛之;孙辅(孙坚的哥哥孙羌的儿子,算是孙权的堂兄吧),兄也,而权杀之。贼义残仁,莫斯为甚!”
他可能是忘了他当年是怎么骂曹操的了,完全就是一个套路——打人就要打脸,你哪壶不开,我就偏要提哪壶!
之后,他又大拍了一通曹操的马屁:说曹操代表的乃是朝廷的威严,身负的乃是国家之重托,是来为天下万民除害的。凡是反叛朝廷的元凶首恶,必定会被斩首示众。同时还提醒孙权的手下,赶紧弃暗投明,否则“大兵一到,玉石俱碎,虽欲救之,亦无及已”。就他这番言论,孙权是没头风,不然,也得给他说没了。难怪后人有诗曰:
冀州飞檄傲英雄,却把文辞事邺宫。
纵道笔端由我得,九泉何面见袁公。
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邺城发生特大疫情,陈琳染疫而亡。“建安七子”中的另外五子——王粲、刘桢、应 和徐干也都在这一年中染疫而亡了(一说王粲并不是染疫而亡,而得别的病死的)。这真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大灾年!
陈琳墓在今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射阳湖镇赵家村,晚唐诗人温庭筠在经过他的墓时,曾写过这样一首诗:
曾于青史见遗文,今日飘蓬过此坟。
词客有灵应识我,霸才无主始怜君。
石麟埋没藏春草,铜雀荒凉对暮云。
莫怪临风倍惆怅,欲将书剑学从军。
真是首写得非常不错悼亡诗。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