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有趣的人,能把恋爱谈成段子,爱情的小船说开就开。吴文藻和冰心的感情,从相遇开始就很有趣。

有趣的人,和你趣味相投
      吴文藻和冰心的相遇是在一艘游轮上,冰心的朋友托她照顾一位吴姓的弟弟,结果冰心错把吴文藻当成所托之人,阴差阳错地就认识了。吴文藻一下子就看上了温婉的冰心,漫漫追妻路开始了第一步。
       下船之后,吴文藻要到了冰心的住址,当时很多男生都给冰心邮寄了信,热情洋溢地表达想认识的心情,只有吴文藻独出心裁,给冰心寄了张明信片。这让冰心感到很特别。结果她给其他的男人都邮寄了明信片,只给吴文藻回了信。《围城》里的方鸿渐曾说,男女之间交往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借书,一借一还,不就熟悉了吗?吴文藻深谙其中道理。好在吴文藻和冰心趣味相投,吴先生虽然是理工科男,但对文学也很感兴趣。因此他每逢买到一本好书,看过之后就寄给冰心,还与冰心一起分享心得体会。
      吴文藻邮寄的书都是加了批注的,尤其是爱情的句子,他都特意地画了线。一个不解风情的理工科男能想到这样新颖的方式含蓄又巧妙地表达爱意,让冰心觉得既感动又有趣,很快地,她就与吴文藻坠入了爱河。

有趣的人,把生活的一地鸡毛过成了诗
       1929年6月,29岁的冰心和28岁的吴文藻在燕京大学举行了婚礼。
       新婚之夜在大觉寺的空房度过,临时洞房除了自己带去的两张帆布床外,只有一张三条腿的小桌子。这要放在别的女人身上,足足可以念叨一辈子,可是冰心一笑置之,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结婚后的生活虽然每日都要与柴米油盐相伴,但冰心确实人如其名,用她那颗“冰心”装点着平淡的生活。
      有一次,吴文藻拿了一张冰心的照片摆在自己书桌上,冰心看到后就俏皮地问:“你是天天看呢,还是就这样摆着?”直男吴文藻笑说:“当然天天看。”于是调皮的冰心就趁着吴文藻不在,把自己的照片换成了女星阮玲玉,结果吴文藻好几天都没发现。等到冰心提醒他,他才尴尬地笑着把照片换回来。
       冰心还常常拿吴文藻打趣,笑称他是个“傻姑爷”。她还将自己的文学天赋,用在吐槽吴文藻身上,可以说是“专业坑老公”了。
      有一次,冰心和老夫人在院子里赏花,把吴文藻也请来共赏。吴文藻大概心还在学术上,就心不在焉地问:“这是什么花?”冰心故意逗他说:“这是香丁。”吴文藻还没回过神来,于是又重复了一次:“哦,原来是香丁。”众人听了不禁捧腹大笑。又有一次,冰心让吴先生买一件双丝葛的夹袍面子,结果吴文藻到了布店,忘了要买什么,只说要买“羽毛纱”。笑得老岳父合不拢嘴,直言:“这个傻姑爷,可不是我给你挑的。”听了冰心对她的宝塔诗的解读,梅贻琦忍不住神补刀了两句吐槽:“冰心女士眼力不佳,书呆子怎配得交际花。”

有趣的人,再艰难也可苦中作乐
      英国作家劳伦斯曾说:“最好的女人,要做到即使在男人面前风情万种、温柔娇媚,转过身去的时候依然是独立自由的潇洒姿态。”冰心的有趣,还在于她思想的独立,以及对待苦难生活的乐观精神。
       抗战之后,冰心举家迁到重庆。日子虽然苦,但冰心依旧能苦中作乐。当时梁实秋和人合租了一座民房,取名为“雅舍”,冰心常去坐坐。有一回,几个人围坐在炭火前,冰心兴致一到,还用闽南语唱了福建戏。
       梁实秋生日,冰心酒过三巡,还别出心裁地给梁实秋写了一段“祝寿语”:“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要好的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算实秋最像一朵花,虽然是一朵鸡冠花,培植尚未成功,实秋仍需努力!”梁实秋特别珍惜这幅字,直到去世都一直带在身边。
       冰心那有趣又乐观的灵魂里,有着对生活永不放弃的意志力。苦尽甘来,冰心一家本以为该过上安稳的日子,可是风云再起,又让他们陷入新的困局。无论岁月多么艰难,冰心都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更没有放弃和吴文藻的感情。她在《论婚姻与家庭》里这样写道:“有着忠贞而精诚的爱情在维护着,永远也不会有什么人为的‘仇视’,什么离异出走,不会有家破人亡,也不会有那种因偏激、怪僻、不平、愤怒而破坏社会秩序的儿女。 ”冰心和吴文藻这对夫妇的感情,在患难中得以升华,在挫折中得以涅    。

有趣的人,再孤独也可陪伴自己
      晚年的冰心和吴文藻日子过得一样有趣。冰心有很多文章要写,吴文藻也有许多研究课题要做,组织上就派他们的女儿吴青来照顾两位老人的起居。
       吴文藻家本就不宽敞,只有六十平方米,本来冰心和吴文藻多年各居一室,各做各的研究,可女儿一家来了,就只好共居一室。空间逼仄了,心情应当烦躁才是,可冰心老人却揶揄:“看看,我们这老两口,总算又‘破镜重圆’了。”冰心和吴文藻的晚年生活是有趣又幸福的。多年以后,冰心深情地回忆:“终日隔桌相望,他写他的,我写我的,熟人和学生来了,也就坐在我们中间,说说笑笑,享尽了‘偕老’的乐趣。”
      1985年,吴文藻先生因脑血栓去世,这对于冰心来说,打击是巨大的。但即便失去了一生的伴侣,但她依然没有因此而颓丧。在失去吴文藻的十五年里,她认真写作,迎来了第二个创作的高峰。她养了一只叫“咪咪”的猫,逢人就夸猫多聪明。只要来访的人投来怀疑的目光,冰心老人就立即让咪咪进行表演:”sit down,please.”还啧啧赞叹自己的猫听得懂英语。有趣的人,拥有一双发亮的眼睛,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发现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即便孤单,他们一样也能与自己作伴。
       1999年,冰心老人与世长辞。子孙按照两位老人的遗愿,将二人骨灰合葬,骨灰盒上写:“江阴吴文藻,长乐谢婉莹”,真正做到了生同衾,死同穴。
据《恋爱婚姻家庭》月月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