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公元前636年9月,晋惠公去世。原在秦国做人质的晋惠公之子圉,继承了君位,即晋怀公。时,晋国局势不稳,一直对圉的不告而别非常气愤的秦穆公,就派了3000秦军,把从楚国接来的重耳送回了晋国,目的就是要把圉拉下君位。晋怀公亦派出军队迎击秦军,并企图杀了重耳,结果被秦军打败。眼见秦军逼近晋都,圉只得弃城而逃,但很快便被部下刺死了。这样,已在外流亡了19年、当时已经62岁的重耳,复国成功,成为了晋国的国君,即晋文公。

平定内乱,安民兴国
      晋文公即位后不久,晋惠公和晋怀公的旧臣吕甥和    芮因害怕被杀,就在一起密谋,想一把火烧了晋文公的宫室,将他活活烧死。
这时,一个叫披的寺人(即宫中内侍,多以阉人充任)知道了他们的秘密,就来给晋文公报信。谁知,晋文公却不想见他,还对他说道:“当年,我在狄国的时候,你不是还奉了惠公的命令来杀我吗?虽然你是奉命行事,但惠公让你三天到,你却第二天就来了,来的何其快也。另外,我还留着当年你在蒲城斩断的我的那只袖口呢。你还是走吧!”
      披则说:“我以为您这次回国,应该已懂得了为君之道。如果还没懂的话,恐怕您还会遭遇灾祸。我对国君交办的事,向来都是全力以赴的。当年,您是我的国君的敌人,国君要我去杀你,我自然是有大多的劲使多大的劲。但现在您成了我的国君,您有所命,我同样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从前,齐桓公不记射钩之仇,而用管仲(管仲本是齐公子纠的师傅。公元前686年,齐国发生动乱,公孙无知杀死了齐襄王,自立为君。一年后,公孙无知被杀,齐国一时无君。逃亡在外的公子纠和公子小白,都想尽快赶回国内,夺取君位。管仲为了使纠当上国君,便亲自带人在小白回国的必经之路上设伏,准备劫杀小白。当小白出现后,管仲还一箭射中了小白的衣带钩。小白诈死,后在鲍叔牙的协助下抢先一步回到国内,登上了君位。小白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齐桓公。小白即位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去把纠杀了,同时还要杀了管仲。鲍叔牙力阻,称管仲乃是天下奇才,您不但不能杀他,还要重用他。齐桓公接受了鲍叔牙建议,不仅将管仲接回国内,还拜为了相。后来,齐桓公就在管仲的辅佐下,成就了霸业),终成王霸之业,您难道不想效仿齐桓公的做法吗?”一番话说得晋文公惊出了一身冷汗,赶忙说道:“你所言极是,是寡人一时糊涂,还望你勿怪。”于是,又重新与披见礼,披遂将他听到的吕甥和   芮要造反的事告诉了晋文公。
       不久,吕、    二人果然造了反,并火烧了晋文公所住的宫室。但由于晋文公早有准备,很快就平息了叛乱。
      晋文公复国成功后,便开始对有功之人大行封赏。当初,和他一起流亡的人全都做了大官,只有介子推不愿接受封赏还作了首诗:
      有龙于飞,周遍天下。
      五蛇从之,为之丞辅。
      龙反其乡,得其处所。
      四蛇从之,得其露雨。
      一蛇羞之,死于中野。
      后来,晋文公在读到这首诗时,想起当年在宋国时,都快饿死了,要不是介子推从自己腿上割了一块肉下来,给自己吃了,自己又怎么会活到今天呢。现在自己做了国君,如果不好好报答一下介子推的话,那世人又会怎么看自己?但这时,介子推已带着老母亲隐入了绵山。于是,晋文公就亲自带人到了绵山,发誓要把介子推找出来。可这绵山方圆几百里,林木茂密,要将一个刻意隐藏在其间的人找出来,谈何容易。求人心切的晋文公于是就想到了一个三面放火烧山,逼介子推自己走出来的主意。结果,大火烧了三天,却连介子推的人影也没看见。等火灭后,晋文公又带人进山去找,却发现介子推和他的老母亲都已被烧死在一棵柳树下……
      晋文公悲痛万分,在介子推的遗体前哭拜了许久,并将一段烧焦的柳木带回宫中,做了双木屐,每天望着它叹道:“悲哉足下。”公
元前635年,晋文公又带领群臣,素服登上绵山祭奠介子推,并为纪念介子推,还把绵山改名为了介山。
      晋文公不仅对曾跟随自己流亡过人都很好,还很注意团结晋国的贵族,也不管他们以前是否得罪过自己,只要现在拥护自己,都会量才而用。尤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平定吕、    之乱时,也没有大搞株连,滥杀无辜,甚至还让    芮的儿子担任了大夫。
      另外,晋文公还推行了很多有利于农业、手工业和商业发展的措施,比如减轻赋税、严厉打击盗匪和修路等等,同时,又把晋军由原来的上、下两军扩充为上、中、下三军。凡此种种,使晋国一跃成为中原强国。
    
争霸称雄,会盟诸侯
       随着晋国国力的增强,晋文公又开始向外扩充势力。时,春秋五霸之一齐桓公已死,宋襄公的抗楚也失败了,齐、宋两国的霸业都已成为明日黄花;秦国的国力虽在秦穆公的励精图治下迅速增强,但仍未具有东进的实力。
       当时,诸国中最强的是楚国,但此时的楚国早已“脱周”——最早,楚也是周天子治下的一个诸侯国。当初,周成王分封先王的功臣,曾当过周文王老师的鬻熊的曾孙熊绎(熊氏,姓芈,名绎)被封为了楚君,其爵为子,这在受封各国的国君中,地位算是较低的,都丹阳,建立了楚国。后来,经过数代楚子的苦心经营,楚国逐渐强大起来,就一路南征,吞并了十几个小国。等到了熊通执政的时代,楚国的疆界已扩张至汉水流域。这时,楚子熊通就觉得子爵这个称号已经配不上他的疆域和实力了。公元前706年,楚兴兵伐随。因随君的爵位是侯,所以在名义上,随国相对于楚国来说还是上国。当时,随侯还派了少师到楚营问熊通:“我又没得罪你,你为何要讨伐我?”熊通也不避违,说:“我是蛮夷。如今中原各国都在相互蚕食,我有甲兵,也想参与中原的政事,我就是想让你代我去向周天子请求提高我的尊号。”随侯自知不是楚的对手,只好照办。但周天子却拒绝提高楚君的爵位。熊通大怒,道:“我的祖先是文王的老师,只是死的比较早而已。自楚开国以来,南方蛮夷无不归服,如此功劳,而周王室却不给我加封,好吧,你不提高我的尊号,我还不认你这个王了!”遂自立为王,开始与周分庭抗礼。而楚也确实强大,很快就成为了华南霸主。中原诸国虽视楚国为蛮夷,但对于楚国却是既恨又怕。
      晋文公审时度势,认为晋国要想成就霸业,就必须以“尊王攘夷”为号召,与楚决一雌雄才行。(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