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蔡襄(1012—1067年),字君谟,北宋名臣,书法家、文学家、茶学家。兴化军仙游县慈孝里赤岭(今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人。北宋天圣八年(1030年),蔡襄登进士第,从此进入仕途,曾先后知泉州、福州、开封和杭州府事。当年,蔡襄在泉州、福州期间,曾在水利方面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主持修建海港大石桥
蔡襄生于北宋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蔡氏家族世居福建路兴化军仙游县慈孝里蕉溪(今福建省仙游县枫亭镇九社村青泽亭自然村蔡坑)。母亲卢氏,惠安县德音里(今后龙乡)圭峰村名士卢仁之女卢节。卢仁是个很有学问的儒生,学识渊博,多次参加进士考试,累举不中。后来家境逐渐不济,为了生计,卢仁在老家惠安涂岭圭峰伏虎岩寺内设馆教书。
蔡襄15岁参加乡试,18岁游京师,入国子监深造。北宋天圣八年(1030年),参加开封乡试,获第一名。北宋天圣九年(1031年),蔡襄登进士第十名。次年,授漳州军事判官,在职4年。后历任西京留守推官、馆阁校勘等职。
北宋至和、嘉 (1054—1063年)年间,蔡襄两次知泉州。蔡襄修建沿海州县城池,加强军事防备,教习舟船熟记水势,防备海寇。五代十国时期,统治者在福建增加了许多苛捐杂税,宋代沿袭了这些负担,民不堪命,为此,蔡襄奏请减免漳、泉、兴三州身丁钱一半,大大减轻了民众负担。
蔡襄出任福建路转运使时,他主持修建了中国第一座海港大石桥万安桥(洛阳桥),它被茅以升称作“福建桥梁的状元”。它的建成,对福建经济、文化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
泉州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自唐后期起,它已成为中国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北宋时,泉州港湾区,帆樯林立,百舸争流,中外商贾云集,各地货物集散。泉州城东郊有洛阳江,下游出海口江面宽五里,有渡口名万安渡。“每风潮交作,数日不可渡”“沉舟被溺,死者无算”,商旅往来,视为危途。可见,万安渡成了阻挠当地进步的极大障碍,交通远远适应不了经济的需要,因此,万安渡建桥成为十分紧迫的任务。
蔡襄等人先在江底沿着桥梁中线抛置了大量的大石块,形成一条横跨江底的矮石堤,作为桥墩的基址。然后用一排横、一排直的条石筑桥墩,这种石基的开创,是桥梁建筑史上的重大突破,近代称之为“筏型基础”。他种海蛎以固桥基,于桥上下两侧滩涂上,植石以附蛎,以减缓江流速度,使不致动摇桥墩两侧基础。这被认为是世界上生物学运用于建筑上的先例。
桥从北宋皇 五年(1053年)动工,至北宋嘉 四年(1059年)建成,前后历时七年之久。桥长1200米,宽5米,置墩46座。桥成之后,蔡襄拟订了千古传诵的《万安桥记》并刻石立碑,它真实地记载了建桥情况和桥的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蔡襄建造洛阳桥时,幼年和他一起读书的同龄舅舅卢 慷慨认捐,并接受蔡襄之邀,担负起管理造桥事务的重任,尽心尽责,公而忘私,对肩负的重任不敢有些许懈怠。桥成,卢 因劳苦功高而备受赞誉。

种植榕树预防水土流失
蔡襄曾组织人马,从福州始至泉州、漳州,沿驿道、河边植榕树,长350公里。这既可防止水土流失,又可遮掩道路,使过往客商在炎日酷暑之时,免受骄阳曝晒之苦。此即《宋史》本传所说的“植榕七百里以庇道路”一事。近一千年前的蔡襄已能注意到保持生态平衡,保护水土,确是高人一筹。时人为此作诗赞之:“夹道榕,夹道榕,问谁栽之我蔡公,行人六月不知暑,千古万古摇清风。”
蔡襄为何要在从福州到漳泉一带交通要道边、河边种植榕树呢?根据福建的自然环境和当时的条件而言,只有榕树是最适宜的。榕树是常绿大乔木,树干高耸,枝叶张扬,团团如盖,其覆盖面之广,是其他任何树木都比不上的。这种树形,最适宜作为古代“驿道”旁车马行人遮阳、避暑、躲雨和休憩之用。后来明朝王世懋的《闽部疏·漳泉榕树》中也说:“居民植之以当堪舆之屏翳,行子赖之以为憩息之嘉庇。”可见闽人一向是把榕树当作“堪舆之屏翳”“憩息之嘉庇”的。
榕树的根,在泥土中分布的面积也非常广阔,盘根错节,咬土穿泥,是河边最理想的一种预防水土流失、保护堤岸道路的树木。在福州的一些河道旁边,由于生长着一些巨大的榕树,使这些河道的堤岸得到长期保护,历数百年而不损。

深入民间考察水利工程
蔡襄在泉州积极组织群众抗旱,兴修水利,生产自救,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百姓负担。北宋嘉 三年(1058年),泉州一地春夏之交久旱不雨,他特地三次带领官员到泉州飞阳庙祈雨,自责干旱不稔,是“郡守不德之故”。还写下《乞雨题四方院(有序)》:“年年乞雨问山神,羞见耕耘陇上人。太守自知才德薄,彼苍何事罪斯民。”他是以此举来劝告各僚属要关心民瘼,组织农民抗旱自救。不久恰好天降大雨,旱情解除,岁以大稔。为此,南宋学者王十朋赞他“爱民心有彼苍知”。
晋江龟湖塘可灌田数千亩。但是,沿塘百姓常为用水及管理维修堤岸等问题争吵、械斗。加上土豪、无赖好事之徒插手搅浑,沿塘百姓冤冤相报,问题久而不能解决。
蔡襄深入民间,详为考察,为更好地保护这一水利工程,加强排涝抗旱作用,以利农耕,相应加强相邻各乡林、黄、苏、郑、吴、蔡六姓的联谊,特制定《龟湖塘规》(后世称为《先宋塘规》),使龟湖有法可依。它明确规定六姓用水及管理维修问题,保证农田能及时得到灌溉。他在制定《龟湖塘规》时,按规定执行管禁,遇有重大违规者,则由陂首呈县府惩处。正因为有蔡襄的《龟湖塘规》在,龟湖塘维护了近千年,为滨湖农民流泽千余年。据《晋江县志》载:“自蔡襄定塘规至明朝的五百年间,粮食产量往往二三倍于他乡。”这是对泉州水利建设的贡献,后人因此为之立《德政碑》。
蔡襄任转运使期间又在泉州南小乌石山访得一泉,通知泉州地方官好好管理,供民众饮用和灌田。北宋治平年间(1064—1067年),晋江县令王克俊有感于蔡公的爱民之心,在摩崖刻“蔡公泉”三字以为纪念。
福州古城的内河渠网系统,与浙江绍兴古城相似,保持了900余年,至今仍是福州历史文化名城的组成部分。后人谈到“福州之美”“榕城之美”的时候,应该首先想到蔡襄。邢大军据《黄河黄土黄种人》赖晨/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