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
       可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    建安中。
       这是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中的一首。诗中“曹刘”之“刘”,说的就是我们本文的主人公刘桢。
       刘桢,字公干,生于公元180年,卒于公元217年,东平宁阳(今山东省宁阳县)人。其祖父刘梁(一名岑,字曼山)系梁国宗室子孙(梁国是西汉时的一个诸侯国,当初,汉高祖刘邦得天下后,封了七个异姓王,其中,就有梁王彭越。后来,刘邦又大杀异姓王,彭越被诛三族,梁国亦不复存在,公元前196年,皇子刘恢被封为梁王。之后,恢被迁为赵王,吕后之弟吕产又被封为梁王。而产一直待在京城长安,未到任,再之后,吕氏被族灭。汉文帝复置梁国,立其少子刘揖为梁王。揖在位十年,不幸因坠马而死,因其无嗣,汉文帝复适阳王刘武为梁王。刘梁就是刘武的后代子孙)。不过,到刘梁时,其家道早已中落,史载:梁,幼时家贫,尝靠在集市上卖书,以维持生计。而梁性耿直、不苟合于流俗,有清才,“警悟辩捷,以文学见贵”。桓帝时,举为孝廉,除北新城长。因愤世人多以利交,邪曲相党,乃大作讲舍,聚生徒数百人,并著有《破群论》《辩和同论》等。时人谓“仲尼作《春秋》而乱臣知惧,此论足令俗士愧心”。后,入朝为官,官至尚书令,累迁,终于野王(县名)令,未行。光和中,病卒。其父不详,其母是汉元帝时京兆尹王章之玄孙女,琴棋书画、诗文歌赋无所不通。刘桢的父亲在他刚出生不久就病故了,其母年轻守寡,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儿子及众侄身上。刘桢就在母亲的悉心教育、督导之下,从小就养成了勤学好问、百折不挠的性格。
      据说,刘桢五岁就会读诗,八岁能诵《论语》《诗经》,落笔千言,且应答机敏,记忆力超群,被众人夸为神童。 
      公元197年,因家乡遭遇兵灾,刘桢随母兄一路逃到了许昌,在驿馆中结识了曹植,两人日夜解文作赋,并大有相识恨晚之感。随后,曹植就把刘桢带回了在邺城的丞相府。
      东汉末年,政治腐败,社会危机深重,爆发了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后来,起义虽被镇压了,但在镇压起义的过程中形成的大小军阀又开始了相互之间的攻战,终使国家陷入分裂的局面。
       当时,雄据北方的曹操,政治较为开明,任人唯才,四方有识之士纷纷前来投靠。于是,在曹操治下的邺城,就形成了一个以曹氏父子为领军人物的文学集团。
       刘桢是这个文学集团的重要成员,他与曹氏的关系十分密切。在投曹之初,他便被任命为了丞相掾,曾随曹操南征与北讨,参与军机。他深信曹操一定能够扫平天下,觉得自己是跟对人了,曾写过大量捧曹操的诗,甚至把曹操比作是汉高祖刘邦。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刘桢成为平原侯(曹植)庶子(官名。《礼记·燕义》:“古代,周天子之官有庶子官。” 郑注:“庶子,犹诸子也。”《周礼》:“诸子之官,司马之属也。”是年,曹植被封为了平原侯,依制可于府中置大夫、庶子、先马、舍人等官),不久又改任为了五官中郎将文学,随侍曹丕。
       刘桢虽是被曹植最先带进曹营的,但从他现存的诗文看,他与曹丕的关系应更密切一些,且他在与曹丕的交往中,也更随便一些。不过,就是这种随便,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一次,他应邀出席了曹丕组织的一个宴会,酒酣耳热之际,曹丕命夫人甄氏出来与大家见面。众皆匍匐于地,不敢仰视,独刘桢立而不跪,并面含讥讽之色。可能是他觉得甄氏原为袁熙之妻,曹丕夺之不武,同时也觉得甄氏再嫁是为不贞,所以才会对甄氏不屑一顾。当然,他肯定也是酒喝高了,不然的话,即便他心里是这样想的,也未必会敢如此放肆。曹丕倒也没说什么,但这事后来被曹操听说了,不禁勃然大怒,欲治刘桢死罪,幸亏众人求情,才没杀他,但还是把他发配到了一个石料场,充当苦力。
       谁谓相去远,隔此西掖垣。拘限清切禁,中情无由宣。思子沉心曲,长叹不能言。起坐失次第,一日三四迁。步出北寺门,遥望西苑园。细柳夹道生,方塘含清源。轻叶随风转,飞鸟何翩翩。乖人易感动,涕下与衿连。仰视白日光,      高且悬。兼烛八    内,物类无颇偏。我独抱深感,不得与比焉。
       这是他在采石场写给好友徐干(亦建安七子之一)的一首诗,这首诗写得可谓哀切、凄惶、愁苦万端,令人不忍卒读。
       刘桢文才出众,尤擅作五言诗,曹丕就说过他“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绝时人”;《诗品》的作者钟嵘,更是称其为“五言之冠冕”,“不假雕琢而格调颇高”,“陈思(曹植)以下,桢称独步”。刘桢不仅文才出众,辩才亦为当世所称道。史载:曹丕曾送给刘桢廓落带(不知为何物,或为一种很高级的腰带),后来,那个制带的匠人死了,曹丕还想再做一条,但没人会,就想把原来送给刘桢的那条要回去,但又不好明说,就给刘桢写了封信,说:“夫物,因人为贵,故在贱者之手,不御至尊之侧。今虽取之,勿嫌其不反也。”刘桢一见,心道:你这是在嘲笑我不配拥有这条廓落带呀,于是,回敬道:“我听说和氏璧、随侯珠这种宝贝最初也是在乱石和污泥中被发现的,哪一样是先到尊者手中的?还不都是卑贱者最先发现或创造的。大屋建成不也是工匠最先立其下,稻麦成熟不也是农夫先尝鲜。另外,我要是还有别的好东西的话,把这个给你倒无妨,但我是真没有了。我还没听说过给完人东西还有要要回去的。”
      曹丕听了也没生气,反倒是更加欣赏他了。又,刘桢发配到石料场后,一次,曹操到石料场视察,众官吏与苦力者皆跪倒在地,迎接曹操。只有刘桢跟没看见曹操一样,照常工作。曹操大怒,走到他面前问他:“你是在藐视孤王吗?”刘桢这才放下手中的锤子,正言道:“魏王雄才天下皆知,桢身为苦力,何敢蔑视于您。以前,我在你的府中待过数年,常听您教诲,做事当竭尽全力,事成则王自喜,事败则王亦辱,桢现为苦力,专研石料,我把我的工作做好了就是对魏王的忠心,所以我不敢停下手中的活。”曹操听了,又问:“这石头如何? ”刘桢答曰:“此石出自荆山悬崖之巅,外有五色之章,内含卞氏之珍。磨之不加莹,雕之不增文,禀气坚贞受之自然,顾其理,枉屈纡绕而不得申。”曹操知道他这是在借石自喻,于是,就把他从石料场里放了出来,但也没给他官复原职。
参考素材:《三国志》《文人传》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