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团结就是力量……”,陈震中在病床边高举着双手唱着,眼前又浮现出73年前的场景。

“下关惨案”中他被打伤
1946年6月23日清晨,上海北火车站。学生、工人、教师、店员……人群从四面八方涌入上海北火车站。他们高唱着“团结就是力量”,高举着红旗、标语,把车站广场变成了一片红色海洋,只为送别一群勇敢的人。时年20岁的陈震中就是其中一位勇者。为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陈震中作为上海学生代表,与上海各界推举的马叙伦、胡厥文、蒉延芳、雷洁琼、阎宝航等11人组成“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赴南京请愿。
“我们要和平,那时全国人民有这个呼声。”陈震中回忆成立请愿团的初衷时说,蒋介石政府为了打内战,削减各类经费阻碍国家建设。“经过了八年抗战,人们盼望一个和平的生活,希望把我们的经济恢复起来。”
然而,人民的呼声并没有让蒋介石政府回头。代表们登上火车后受到了重重阻碍。
先是拖延发车。现场的上海交通大学的学生急了,喊道“你们不开,我们自己开!”在国民党控制下的列车这才缓缓发动。发车后,特务清洗反内战标语、漫画,行车期间还不断有自称“难民代表”的人上车阻挠请愿。“车一开动,就有特务上来,把车厢门关起来,限制了我们的行动自由。”而这一切并没有动摇代表们“反内战,要和平”的决心。
当天下午7时许,火车抵达南京下关车站。代表们刚走出月台,就被一大群人包围,这些人一边喊叫、辱骂,一边紧缩包围圈,之后开始大打出手,代表们被逼进候车室。
“深夜12点,突然几个大个儿冲进来,拿起台子上的汽水瓶、烟灰缸,向我们打来。有的揪我的头发,有的抓我的衣领,乱拳朝我头上、胸部、腰部打来,直到把我打倒在地……”这是陈震中对那晚的最后印象。
代表们后来回忆,陈震中是被特务打得流血最多的,“几乎如死人一般”。马叙伦在《记六二三下关事件》一文中写道:“在被抬上汽车赴医院途中,我时常在搭陈震中的脉息……不好了,陈震中的脉息快没有了。”这一天,这就是当时震惊中外的“下关惨案”。
而陈震中回忆这段往事,只是淡淡地说:“只是感觉当时受了伤,进医院就换了病服,后来我弟弟打开我的箱子,发现衬衫上都是血迹。”

与父亲一起参加开国大典
1949年9月,时为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副主席、上海市学生团体联合会主席的陈震中。和作为民建代表的父亲陈巳生共同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一起参加开国大典。彼时。陈震中是第一届全国政协中最年轻的委员。是参加开国大典中最年轻的一位。如今。他是唯一的与父亲一起参加政协、一起参加开国大典的在世当事人。
那天,参加这么盛大的典礼,陈震中兴奋到没顾上午饭就早早赶到天安门城楼。他看到,新辟的天安门广场宽敞开阔,头顶碧空如洗、艳阳高照,广场人山人海、彩旗飘飘。在万众翘首仰望中,升起的五星红旗、齐鸣的礼炮和飞翔的和平鸽,广场上震天动地的欢呼声,都深深地印入了陈震中的脑海。
1938年,时值日寇大举进攻上海。“旧社会人民大众生活的艰难、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父亲投身抗日救亡运动而忙碌的身影,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父亲的举动一直影响着我,我立志要做有益于民族、有益于国家的人。”陈震中说,能够与父亲一起见证新中国成立是无上荣耀。新政协会议全体会议召开期间,陈震中以极大的热情参加了国旗、国歌、国徽、纪年方案的讨论。“没有一言堂,哪一位领导同志说了也不算,所有议题都要经过充分的讨论,形成共识了就确定下来。我感到,我们的民主是实实在在的。”
回想70年前参政议政的日日夜夜,陈震中有种“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自豪感和幸福感,这种情感在开国大典上达到了顶点。

和人民解放军一起进上海
粗壮挺拔的梧桐树,微风吹拂下树叶沙沙作响,阳光摇曳着洒下来,温和而明亮……70年前的这个季节,上海犹如红色的海洋,各界民众热切迎接上海解放。“您还记得上海解放时的情景吗?”当记者问到这里,陈震中的眼光也是那样温和而明亮。“当然记得,我是和人民解放军一起进上海的!”陈震中兴奋地说。
1949年4月,陈震中随解放军南下参加上海解放后的接管工作。作为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副主席,他广泛动员上海学生保护学校,维持校园秩序。“我们号召学生反对国民党的破坏,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给他们讲解党的政策、主张,使学校成为爱国运动的坚强堡垒。”上海解放初期,陈震中带领青年学生走上街头,打击银元投机活动。他们提着喇叭反复宣讲,安抚部分惊慌的市民,支持新政权和诞生不久的人民币打赢了这场硬仗,完成了光荣的历史任务。这里是他的家,民众的苦难让他萌生革命的志向;这里也是他的“战场”,年轻的他选择在血与火的斗争中让青春绽放。是怎样的勇气让他奔赴“战场”?他说是人民的力量。
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大批难民涌入上海租界,流离失所。父亲陈巳生同赵朴初等爱国人士积极组织社会救援,并主持难民收容所工作。陈震中到赵朴初的净业教养院为难童服务。旧中国,内忧外患、民生凋敝,残酷的现实让陈震中选择奋起抗争。“有一个孤儿手臂被机器轧断,老板看他没有了劳动能力就辞退了他,但他年纪小养活不了自己,就被教养院接收了。”陈震中说,“苦难令人觉醒,后来他也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沉睡的民众被唤醒,凝聚起的力量势不可当。民众的支持给了陈震中更加坚定的信念。陈震中回忆说,解放前,国民党特务到处散发反动言论,到学校散播谣言称共产党破坏和平。“我忍不住了,跳上台去与他们辩论,讲出真相。特务就把我抓起来。这时候,台下的学生开始抗议了,要求放人,我在这些学生的共同抗争下才被解救出来。”在斗争的磨砺中成长、成熟起来的陈震中,一直在积极开展学生工作,在严峻的斗争形势下,不断壮大革命力量。“这让我进一步明白我们的革命事业只有依靠群众才能无往不胜。”陈震中说,“这一点我们不能忘记,在今天也有很大的启示。”
邢大军据《新华每日电讯》吴振东/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