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流行语跟土语往往只差一步,当然这一步有时很遥远,因为流行的东西,不一定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很多流行语往往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被人忘记了,或者说很快就被新词儿淘汰了。
但有些流行语却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大大方方地留了下来,并没有让人有“过时”的感觉,有的还纳入了北京土话序列。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依然有可能“作古”,但一个词儿能活到百年,也算是高寿了。
下面这些词儿,就是上世纪80年代后产生的流行语:
倒儿爷、练摊儿老莫儿(莫斯科餐厅)、
路子野、 道儿、憋镜头、坐二等(坐自行车)、
老外、大款、暴发户、红包儿、切汇(换汇)、
埋单、雷子、关系户、喇(放荡的女人)、
打水漂儿、正根儿、没脾气、掐架、派、
的爷(出租车司机)、瓷器、盖了帽儿了、
放份儿、逗咳嗽(逗气儿)、撮一顿(吃顿饭)、
二进宫(二进公安局)、大腕儿、话糙、
大团结(十元钱)、大件儿、港纸(港币)、
敢开牙、颠菜、傍家儿、搓火、钉子户、
板儿爷、官倒儿、作秀、蹲坑儿(监视)、
二货、晕菜、触电(当影视演员)、立马儿、
咱俩过这个、事儿妈、刷夜、死磕、傻帽儿、
平 、穿帮、煽情、折(se)了、起腻、
板儿砖(录音机)、嗅蜜(泡妞儿)、有病、
小玩儿闹、歇菜、面的(出租面包车)、
星哥、穴头儿、味儿事、跳槽、码长城、
外冒儿(进口烟)、托儿、杀熟儿、趴活儿、
走穴、犯滋扭儿、一张儿、整、扎啤、认栽、
晕菜、玩深沉、铁瓷、土老帽儿、头儿、
开国际玩笑、有范儿、敢开牙、臭大粪、
掉价儿、二锅头(二婚女子)、三陪、追星族、
点子、没文化、吸引眼球,等等。
这些都是当时北京人常说的流行语,一晃儿,到了21世纪,时过境迁,您翻回头再看看,是不是有不少词儿已经没人说了?比如:
倒儿爷、老莫儿、憋镜头、坐二等、切汇、
盖了帽儿了、喇、三陪、追星族、官倒儿、
放份儿、刷夜、港纸、颠菜、小玩儿闹、
外冒儿、板儿砖、玩深沉、扎啤、嗅蜜、
傻帽儿、没文化、臭大粪、二锅头、掉价儿、面的、大团结,等等。
流行语过时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有三种情况:
一、有些事物因为时过境迁,人们不用也不说了,所以慢慢儿就被淘汰了,比如“老莫儿”,是北京莫斯科餐厅的谐音。“老莫”当年是京城有名的西餐厅,很多人以去过“老莫儿”为很牛的事儿,但改革开放以后,京城的西餐馆如雨后春笋,有些名气比“老莫儿”大,年轻人又不知道它的典故,慢慢儿地人们就把“老莫儿”这个词儿给淡漠了。
再比如“外冒儿”这个词是进口烟的意思,上世纪八九年代,北京的烟民流行抽“万宝路”、“希尔顿”、“三五”等外国烟,烟摊儿上的这些烟大都是“走私”的,“外冒儿”风行了十多年开始式微,到现在不但抽的人少了,想抽还很难买,所以这个词也就淹浸了。“扎啤”、“港纸”、“板儿砖”等等都是这种情况。
二、有些流行语在当时流行的范围有限,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态度和观念产生了新的变化,这些词儿也就失去了时代感,比如:“臭大粪”这个词,最早是在中学生中流传的,主要是踩咕把事干办砸或做出蠢事的人,后来传到社会上,但流行了几年,人们就觉得这个词不合时宜了。此外,还有“盖了帽儿了”、“憋镜头”、“掉价儿”、“玩深沉”、“开国际玩笑”等等,也属于这种情况。
“盖了帽儿了”是由“盖了”引申出来的,最早也是北京的中学生“发明”的。与此同时,还有“震了”、“晕了”、“官的”等等,由此引申出一大批流行语,如“盖了面筋”、“震了天地”等等。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类词儿肯定过时了。
三、一些老的流行语,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新的流行语所取代,这种“以旧换新”的方式,往往是流行语成为新土语的前提,如:“小蜜”、“喇”、“嗅蜜”,现在变成了“泡妞儿”、“包二奶”、“养小三儿”。小伙子“长得精神”、“帅气”,“靓”,现在变成了“长得酷”、“帅哥”、“帅呆”、“酷毙”、“小鲜肉”等。
虽然流行语恰似流水行云,但大浪淘沙,许多当年流行一时的语言,经过时间的淘洗,依然在使用,而且已经成了北京的新土语,比如:搓火、穿帮、二货、红包儿、逗咳嗽、平 、点子、点儿背、煽情,等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