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在中国文化中,师生关系很特殊,明史中记载了张居正与老师和学生的故事:他的一生恩师顾磷,他的得意门生于慎行,两个故事,均非寻常,不由得让人思考一个话题:何为良师?何为高徒?

老师顾磷
顾磷是江苏吴县人,从小就是有性格的才子,21岁中了进士,开始进入仕途。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顾磷任从二品的湖广巡抚,遇到了一个比他更牛的才子。这个才子时年13岁,从小就有“神童”美誉,他在前一年通过童试,考取了秀才,这次来参加乡试考举人。以他的才华,“中举”是轻而易举的事。顾磷见到这位神童,欣喜若狂,但是他做了一个决定:不让他中举。这个神童。就是张居正。
顾磷是怎么考虑的?《张居正大传》中说:“他认为十三岁的孩子就中举人,以后便会自满,反而把上进的志愿打消,这是对于居正的不利,因此主张趁此给他一些挫折,使他更能奋发。”
三年之后,张居正16岁,再次参加乡试,顺利中举了。恰好此时顾磷正在安陆督工,张居正到安陆去拜见他,顾磷很高兴,有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把自己腰间围着的犀带脱下来,赠给张居正。中国古代官员穿的衣服、束的腰带,根据官阶品位,有着严格限定。在明代,一品玉,二品犀,对于16岁的张居正来说,这是珍贵的赠品,更珍贵的,是顾磷的赠言:“上次你本来就可以中举,因为我的原因,耽误了你三年,这是我的错。但是,我希望你要有远大的抱负,要做伊尹,要做颜渊,不要只做一个年少成名的秀才。”
伊尹是商朝初年著名政治家,曾辅助商汤灭夏朝;颜渊即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门生,终生未做官,但后人对其品德推崇有加。顾磷对张居正的期望,是成为一个“伊尹+颜回”式的伟人,既能建功立业,又有高深学问和高尚品德。

学生于慎行
于慎行是山东东阿人,从小就聪明又勤奋,17岁便考中举人。他的性格中也充分具备山东人的执拗与实诚之特征。中举后,主考官对他特别青睐,就提议:在鹿鸣宴(类似于今天高考发榜后的谢师宴)上,为你举行冠礼(即成人之礼)!这是何等锦上添花的美事,但于慎行说:冠礼乃人生大事,需要父亲知晓并同意,他不知道此事,所以,谢谢了。
20多岁的时候,于慎行就成为皇帝的讲官。有一天,皇帝拿出宫中珍藏的历代字画,让讲官们在上面题诗。于慎行的字写得一般,他就作好诗,口述后请同事代写。皇帝一看,这诗好,字也好。于慎行如实回答。皇帝很欣赏他的诚实,题写了四个大字“责难陈善”赠他,意在鼓励这位年轻官员平时多给皇帝指出缺点提出建议。
于慎行字“无垢”,一生道德人品,都在追求无垢的境界。这方面,充分体现在他如何处理跟恩师张居正的关系上。
万历初年,张居正出任内阁首辅时,皇帝年仅10岁,大小事均由张居正做主。因此,张居正一度成为大明朝最有权力的第一人,他得以大刀阔斧地推行改革,拯救大明于危难中,实现了“中兴”。但权力太大,并不是件好事,张居正变得独断专行,刚愎自用,也为自己死后遭受清算、差点被开棺鞭尸埋下了祸根。
于慎行是张居正最欣赏的学生,但他无疑也是“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的典型。
张居正专横,引发反弹。御史刘台弹劾张居正专恣不法,结果被下狱谪戍。朝中官员都害怕张居正之势,不敢再见刘台。于慎行不管这些,亲自登门看望刘台。张居正倒不是心胸狭隘之人,这事忍了。
但张居正忍无可忍的事来了:他的父亲去世,按明朝规矩,官员此时必须遵制守丧,所谓“丁忧”。但张居正正在权力巅峰,怎舍得辞职放下一切回江陵老家待上两年多时间?但如果不辞职回乡,又有违孝道,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怎么办?张居正熟悉律令,就指使门生提出“夺情”,即因特殊原因国家强招本应丁忧的人为官。皇帝批准了这份“夺情”的申请,结果举朝大哗,不少大臣纷纷上书,要求皇帝收回成命,酿成了著名的“夺情事件”。
张居正很恼火,以粗暴手段来对待反对的官员,但他发现:自己的得意门生于慎行,也是强烈反对者之一,张居正怒了。一日下朝的时候,张居正截住于慎行,劈头就责问:“你是我的学生,我历来待你不薄,你为何也要跟着那群人胡闹来为难我?”于慎行从容答道:“正是因为您对我好,我才会这样。”
沉溺于权力欲望之中不能自拔的张居正,哪里会细细琢磨学生的心里话,暴怒之中,拂袖而去。
张居正死后,赠上柱国,谥文忠,在过世前十天,还被加封为“太师”,为有明一代唯一一位在生前受封此职之人。但风云突变,张居正迅速被污名化,张家被抄家,张氏一族,从天堂跌落地狱,时人避之不及。
但此时于慎行又挺身而出,冒着触发皇帝雷霆之怒的风险,为张居正鸣不平,他写信给平素与张居正有私怨、此次奉命如狼似虎般前往江陵查办此案的侍郎丘瞬,请丘瞬念及张居正80多岁的母亲和尚未成年的幼子,不要过于苛厉,给他们留下活命的机会。
在于慎行带头的努力下,皇帝让步了。张居正没有沦落到死后被鞭尸的惨境,他的家人,也没有被赶尽杀绝。

张居正的幸与不幸
顾磷与张居正、于慎行与张居正的故事说明:为他人着想,不仅需要善良,更需要智慧和勇气。
老师对学生,最看重的是“成长”;学生对老师,最看重的是“回报”。顾磷作为老师帮助张居正成长,于慎行作为学生对张居正的回报,不同寻常,令人感佩。可贵之处,是无私,他们只为张居正着想,没有丝毫个人利益。这就是良师,这就是高徒。张居正是幸运的。
张居正也是不幸的:他有一个更重要的学生,明神宗朱翊钧。这对师生,堪称失败的老师、失败的学生。
朱翊钧登基时只有10岁,老师非张居正莫属,朱翊钧对张居正也非常信任。但师生之谊,在封建皇权之下变异了。
张居正在位时,功高震主,尽管严守臣道,但朱翊钧在张居正面前,总是小心谨慎,言听计从。张居正死了,朱翊钧解脱了,再没人管教他了,他从一个勤奋的学生,变成了一个懒惰的皇帝,二十多年不再上朝,国家运转几乎停摆,党争持续,朝政腐败,民不聊生,大明朝千疮百孔……
据《新华每日电讯》关山远/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