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秦观在刚考中进士,踏进仕途时,还是过过一段风流快活的日子。值得一提的是,秦观还是一个孝子,他在外出做官时,一直都是把母亲带在身边的,以便早晚侍奉。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他还特地给母新买了一个名叫边朝华的侍女,她把秦母照顾得很好。后来,母亲就命他将边朝华纳为妾。秦观开始不想,但架不起母亲一再催促,终于在他45岁那年,纳了年方19岁的边朝华为妾。
      再后来,秦观因反对奸相章    等人篡改新法,被从国史院编修贬为了杭州通判。他自知自己此去凶多吉少,就给边朝华的父亲写了封信,让他把女儿领回家。他把他们父女二人送到了江边的小船上,还写了首诗给朝华:
       夜雾茫茫晓柝悲,玉人挥手断肠时。
       不须重向灯前泣,百岁终当一别离。
       此诗不仅表达了他内心的悲切之情,更是充满了无助与无力之感。
      后来,秦观到杭州以后,边朝华又不顾一切地追随而来,表示要和他同生共死。可惜没过多久,秦观又再次被贬,这次的处分是“削秩”(也就是被彻底开除了公职,而且成为了一个罪犯),按照规定,“削秩”之人是不能带家属的。无奈之下,秦观只得与边朝华再一次离别。据说边朝华后来就削发为尼了……
      那秦观为什么会被“削秩”呢,他犯了什么大错?其实,他并没有犯什么大错,只能说他运气不好。当时,以要求变法的王安石为代表的新党和以反对变法的司马光为代表的旧党相互对抗。他的老师苏轼是属于旧党的,那他自然也被贴上了旧党的标签。前面我们也讲了秦观于1085年考中进士后,初授定海主簿,旋改为蔡州教授,任职不到两年,即被苏轼引荐为太学博士,把他从蔡州(今河南新蔡)调到了京城(汴梁),任秘书省正字。1091年,苏轼自扬州被召还,任端明殿学士、翰林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秦观亦随后被苏轼安排进国史院,任编修。
       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宋哲宗亲政后,又开始重用新党,新党人士章    拜相,章一上台就对旧党人士展开了疯狂的报复。旧党人士大面积被贬官。
      六月,苏轼被贬为了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今广东惠阳)安置;四年,已经62岁的苏轼,又被一叶孤舟送到了海南儋州。放逐海南,这在当时可是只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了。而身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自然也是在劫难逃。先是被出为杭州通判。离京时,词人的心情极为灰暗,他的名篇《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就是在这时写的: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不过,让词人略感欣慰的是,杭州还是一个风景怡人的富贵之乡,去那里当个通判,远比被发到某个荒蛮之地当个知县要好得多。可一些新党人士,就是看不得旧党人士过得稍微舒服一点。于是,他们又重新搜罗罪证,状告秦观在修《神宗实录》时,刻意诋毁。
       哲宗大怒,很快又下了一道圣旨,将正赶去杭州的秦观,改判到了处州(今浙江丽水),任监酒税了。
      秦观只好又去了处州,他的《千秋岁·水边沙外》,就是他到处州后写的: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   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为了排解心中的苦闷,秦观开始念佛谈禅,并为僧人抄写佛经,以打发这无聊的日子。但是新党仍旧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于是,他们又以秦观到任后,不好好干工作,反而经常装病请假,到寺院里去抄写佛经,这分明就是在发泄不满为由,又将他发配到了湖南郴州,并削去了他的所有官职和俸。
       对此,秦观可谓欲哭无泪,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他的名篇《踏莎行·雾失楼台》即写于他在被押送(请注意,是“押送”,这简直就是把词人当作是一个罪犯来处理了)郴州的路上: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裹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按理说,你们都把人家打击报复到这种程度了,也该解气了吧?但不!他们仍是对他不依不饶。1097年,秦观再次受到进一步的惩处,从郴州移至更加偏远的横州(今广西横县)编管。
        宋代官员被贬到某地,通常有三种形式:一是“居住”,只是不能随便离开属地,行动还是自由的;二是“安置”,即指定居住地点,行动有一定自由,但要按时向属地的长官汇报思想,聆听训示;三是“编管”,行动完全没有自由,只比在监狱里好点,每天还要参加劳动。
       秦观在横州,就属是“编管”,可怜一个大才子,落到这般田地。但是,这还不算够,新党们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折腾死。1099年,50岁的秦观又被宣布“除名,永不收叙”,移送雷州(广东海康)管制。秦观这下算是已经彻底绝望了,他自忖此去雷州必是死路一条,甚至还为自己写了一首《挽词》:
       婴衅徙穷荒,茹哀与世辞。官来录我橐,吏来验我尸。藤束木皮棺,槁葬路傍陂。家乡在万里,妻子天一涯。孤魂不敢归,惴惴犹在兹。昔忝柱下史,通籍黄金闺。奇祸一朝作,飘零至于斯。弱孤未堪事,返骨定何时。修途缭山海,岂免从    维。荼毒复荼毒,彼苍那得知。岁冕瘴江急,鸟兽鸣声悲。空蒙寒雨零,惨淡阴风吹。殡宫生苍藓,纸钱挂空枝。无人设薄奠,谁与饭黄缁。亦无挽歌者,空有挽歌辞。
      直到1100年,哲宗去世,徽宗继位,大赦天下,秦观也被放还横州。但这对于屡遭磨难、身心俱疲的秦观,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据《宋史》,秦观在北归途中,途经广西藤州,还饶有兴致地游览了华光寺。是夜,于梦中梦到自己填了首词,醒来便讲给人听,讲着讲着,觉得口渴,便请人给他端碗水来,水至,他看着那碗水忽然笑了一下,就断了气,享年52岁。
       据说苏轼在得到秦观的死信时,竟痛苦得两天没吃饭,还仰天长叹:“少游不幸死道路,哀哉!世岂复有斯人乎?”并把秦观在郴州写的《踏莎行》中的两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书于扇上,又题句说:“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如今,秦观死了已经九百多年了,当你读着他“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这些优美的词句时,还会想起他坎坷的身世吗?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