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黄庭坚中进士以后,初授京西北路汝州叶县尉(今属河南省平顶山市)。大约一年后,改为太和县令(今属安徽省阜阳市)。时,课颁盐策,其他县都争着占多数,只有太和县不争,县吏们都很不高兴(大约因为占数越多,他们可贪的地方也就越多吧),但是老百姓都很高兴(因为占数越少,他们需要交的盐税也就越少吧)。
      黄庭坚因此受到了当地官吏的排挤,他一介文人,又如何斗得过当地的这些官油子,是故他在太和县做得一点都不开心。为了躲开这帮人,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他报名参加了四京(东京汴梁、西京洛阳、南京南京和北京北京)学官的考试。结果,他又考了个第一名,于是,就被任命为北京国子监的教授了。
       苏轼也很支持黄庭坚到北京任职,时在北京任留守的文彦博是苏轼的好朋友,他还给他写了一封推荐信,要文彦博对黄庭坚多加照顾。文彦博早在仁宗朝就已出任了宰相,神宗即位后,他虽被调到了地方,但依然享受着宰相的待遇。他对苏轼的推荐十分重视,对黄庭坚的文才也是相当满意。本来,黄庭坚只须在北京国子监教书三年,就可以还朝了,但在文彦博的再三挽留下,黄庭坚又留任了两任北京国子监的教授。
       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哲宗即位,高太后在晏殊等人的帮助下,以哲宗年幼为名,开始垂帘听政。高太后一直是倾向旧党的,于是当大权独揽之后,就重新起用了司马光。司马光拜相后,以王安石为首的新党受到打压,旧党势力开始抬头。之前被贬到黄州的苏轼这时也复为了朝奉郎知登州(今蓬莱),四个月后,便以礼部郎中召回京城。在朝半月,又升为起居舍人;三个月后,再升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知制诰,知礼部贡举。
      老师好了,学生自然也会跟着沾光。于是,黄庭坚也在苏轼的关照下,以秘书省校书郎召到京城,担任了六品集贤殿(也称集贤院)校理,并参与了编修《神宗实录》的工作。
       宋朝的读书人大都有馆阁(昭文馆、史馆、集贤院、秘阁、龙图阁的称统)情结,因为一入馆阁,就意味着进入了升迁的快车道。可是,黄庭坚在集贤殿校理这个位置上干了数年,却始终没有升上去。若说在神宗朝,他得不到升迁,多少还有党派斗争的因素,但在高太皇太后垂帘期间,他仍然升不上去,就不能不说有一点他自己的原因了。
       直到《神宗实录》修成后,他也只是被任命为了起居舍人(唐以来,皇上在上朝时,会有两个专门负责记录皇上在朝堂上言行的官,一左一右,相对而立,左边的这个称左史,右边的这个称右史,起居舍人就是右史,隶属于中书省,而左史则是隶属于门下省,也称起居郎),升了半级而已。
       我们已经知道,黄庭坚是个非常有才华的人,工作也算尽力,而且又有苏轼和文彦博两位大佬的推荐,按说应该升的很快,升不上去,大概是他多少有些恃才傲物,太喜欢开同僚的玩笑,对长官也不够尊重。比如他跟赵梃之(也就是李清照的公公)在一处办工,赵久仰他的大名,一开始对他还是很敬重的,可他总是毫无顾忌、不分场合地嘲笑赵说话的口音,还老说他文才平平,所以赵就不跟他来往了;当时,还有一位馆阁的官员,名叫顾子敦,此人和苏轼是好朋友,打这儿算来,还是他的长辈,也被他戏耍的不轻。顾身材魁梧,夏日午休,爱光膀子躺在一把竹椅上,眯一小会儿。黄见了就经常将其宽阔的胸腹当成练字板,在上面写字取乐。顾每以为苦,只好改为伏在案上小睡。这天,他醒来后,发现胸腹间无字,不由笑道:“黄九,这下你奈何不了我了吧。”谁知他回家后,脱下衣服,便见夫人一脸惊奇地盯着他的背。原来,黄庭坚竟在他背上用俚语写了一首小诗。他总是这样捉弄别人,当有升职机会时,别人自然也就不会说他的好话了。
       不久,苏轼因目睹旧党中的一些人刚一翻身,就开始大贪特贪,且在对新党人物的打击上,也是不择手段,他不愿与这些人为伍,于是,自请外调。就这样,元    四年(公元1089年),苏轼以龙图阁学士的身份,出为杭州知州。
       苏轼一走,黄庭坚在朝中没了靠山,升迁之事,就更无从说起了。
       也是在这一年,黄庭坚的母亲生了重病。黄庭坚是个大孝子,《二十四孝》中的 “涤亲溺器”(每天亲自给母亲刷马桶)讲的就是他。
母亲病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就衣不解带地照顾了母亲一年,直到母亲去世。丁忧期间也都是在母亲坟旁筑室而居,还哀伤得生了一场大病。
       丁忧期满,黄庭坚回到朝中,本应官复原职,但起居舍人已经有人干了,也不能他一回来,就把正干着人赶走,所以就任命他做了秘书丞、提点明道宫,兼国史院编修。
       秘书丞和国史院编修之前我们都已介绍过了,那这个“提点明道宫”又是个什么官呢?宋朝,尤其是北宋,比较崇尚道教,于是就修扩建了很多道场(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个小知识:道教的道场有两种,一种是“观”,一种是“宫”,区别在于,“观”是民间修建造的,而“宫”则是由朝廷,也就是皇帝下诏修建的,又或是经过皇封的),明道宫是道教创始人老子故里(河南鹿邑)的道宫,其规模可想而知。凡“宫”一般都置有使、副使、判官、判举、提点、都监和管勾等官。这些官又被统称为宫观官,也叫祠禄官,但与其说是官,却不如说是一种福利——因为这些官都是干拿俸禄,而不需要做任何事的。宋朝的官员无论文武都是七十致仕,但要是不到七十,由于身体原因,实在干不动了,怎么办呢?五品以下,只要是不批准你辞官,那你干不动也得干,直到干死为止;五品以上,则可以“乞词”,也就是向朝廷申请转任宫观官,朝廷为示优待,一般都会批准。具体到黄庭坚,既不到致仕的年龄,身体也还行,怎么就让他 “提点明道宫”了呢?这是因为当初王安石变法时,曾以宫观官安置了一大批保守派官员。于是,授予宫观官就成为了对一些无岗的五品以上官员的一种安抚手段。黄的身份是从五品的秘书丞,但他的具体工作是国史院编修,国史院编修是正八品,这中间差着好多级呢,于是,作为补差,就给他补了这么一个宫观官。
       想来降级使用,已让黄庭坚感到很委屈了,可他万没想到的是,马上就会有一场巨大的灾难降临到他的头上……
(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