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元 八年(公元1093年),高太后崩,哲宗亲政,启用了主张变法的章 为相,他一上台,就将在司马光拜相时废掉的新法全都捡了回来,还对保守派官员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已经去世的司马光、吕公著都被褫夺了谥号,已经60岁的苏轼被贬到了惠州,苏辙被贬到了雷州,秦观贬到了横州,陈师道固穷于京师,贫病交加,但仍坚决不穿诬陷师友的赵挺之(李清照的公公)送来的皮衣,竟致冻病而亡……
黄庭坚也被赶出了京城,开始是出为宣州(今安徽当涂)知府。但章的一些党羽,认为把他放在宣州还是太便宜他了,于是,在他刚到宣州没多久,又一纸公文将他调去了更加偏远的鄂州(今湖北鄂州)任知府了。
章 甚至还建议,要把司马光和吕公著尸首从坟墓里刨出来,让他们曝尸于荒野,还好哲宗没有答应。
之后,章 又阴使蔡卞(大奸臣蔡京之弟,也是王安石的女婿,此人在整人方面,绝对是把好手)等人,对元 以来(即保守派在台上的时候),大臣们的奏疏进行整理、分类。其实,就是想从中找出一些保守派官员的罪证,然后对他们加以迫害。 
于是,蔡卞就上了一道奏章,说之前国史馆编修的《神宗实录》,其中有一千多条诬陷不实之辞,章又在一旁大敲边鼓,哲宗大怒,下令将参与过《实录》编修的官员,全部都找来,一个一个地审,如有问题,该贬官的贬官,该流放的流放,黄庭坚当然也在其中。
其时,黄才到鄂州没多久,凳子还没有坐热,就被召回了京城。
后经多方求证,当初,蔡等人找出的一千多条“诬陷不实之辞”,几乎都被证实了没有“诬陷不实”,只有32条未被证实。而这32条,又多和黄庭坚有关。比如熙宁时,神宗有次在朝堂说,可以用铁龙爪(一种很笨拙的工具)疏通河道,黄在记录时,就自己加进了一句评语:“用铁龙爪治河,有同儿戏。”审讯时,新党官员喝问他:“当时,神宗皇帝和宰相王安石都认为用铁龙爪疏通河道是可行的,你一个小小的右史,凭什么认为用铁龙爪疏通河道‘有同儿戏’?”黄毫不畏惧,侃侃而谈:“庭坚时官北都(今北京),尝亲见之,真儿戏耳。”
再问其他条,他也都是“凡有问,皆直辞以对”,闻者壮之,但也都为他捏了把汗。幸亏宋朝有不杀文人士大夫的祖训,不然,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掉光了。
最后,他们没有抓到黄庭坚什么把柄,但还是把他贬为了涪州(今四川涪陵)别驾,黔州(今四川省彭水县)安置。
我曾给大家介绍过,“安置”是宋朝对犯了错,但还够不上判入狱的官员的一种处理方式,简单地说,就是给你指定个地方,让你到那里去居住。类似的处罚,按程度来分,还有“编管”和“三羁管”。“安置”是最轻的。一般被“安置”的人不会被除名,也就是说,他的身份仍然是官,当然他这个官只是挂个名,通常都是州县一级的司马、参军、别驾这些散官,挂这个名,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领点官俸,好养活自己。被安置的人去安置地,也不用官府派人押送,一般都是由一二使臣护送前往(“编管”的人和“羁管”的人则都是押送去的),到了地方,官府会给你安排一个住处,然后你就爱干什么干什么了,只要定期(通常是两三个月)到官府报到一次即可,平时行动不受限制(“编管”属于监视居住,行动会受到一些限制,被“编管”的人的身份有可能是官,也有可能不是官;“羁管”则必须每天到官府点卯,还要服各种劳役,被“羁管”的人的身份就不是官了,比民还要低一等)。当然,安置地一般都不是什么好地方,生活条件会比较艰苦。
黄庭坚是个内心十分强大的人,当这一连串的打击接踵而至时,他尚能保持一份淡定与从容。圣旨下达时,其家人、朋友都认为他此去,必定是凶多吉少,皆惨然不安,而他却笑道:“四海皆昆弟,凡有日月星宿处,无不可寄此一梦者。”
时在袁州任萍乡令的他的哥哥黄大临(字元明),在听说了弟弟的事后,竟辞官赶来,执意要陪他一起入川。于是,他们兄弟便一起“自陈留出尉氏、许昌,渡汉沔,略江陵,上夔峡,过一百八盘、四十八渡”,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跋涉,终于到达了黔州。
哥哥在把弟弟送到黔州后,又在黔州住了数月,“不忍别,士大夫共慰勉之,乃肯行,掩泪握手,为万里无相见期之别。”这份兄弟情深,也足以比肩苏轼和苏辙兄弟了吧。
黄庭坚在黔州四年,寓居在摩围山脚下的开元寺中,每天读书写字、赋诗填词,毫无沮丧之态。时,川中有很多士子都很仰慕他的才华,经常会携自己写的诗文,来开元寺找他,希望能得到他的指点。他也很愿意教他们。后来,由于来的人太多了,他便干脆办了一个讲堂,史载:“山谷与后生讲学,孜孜不倦,两川人士,争从之游。经公指授,下笔皆有可观。”
而那些攻击黄庭坚的人,仍不想就此放过他,就又找了个理由,把他改官到了条件更差的戎州(今四川宜宾)安置。黄自己虽能坦然面对这一切,但一年以后,当他的弟弟将他的家眷也送到黔州后,巨大的生活压力就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一家人能在一起虽然好,但他的那点俸禄实在养活不了这么多人。于是。他只好带儿子在山上开了块荒地。在给秦观的信中,他还说:“直是黔中一老农耳……先达有言‘老去自怜心尚在’者,若余则枯木寒灰,心亦不在矣。”
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正月,哲宗逝,因哲宗没有子嗣,于是,他的弟弟、时年19岁的端王赵佶(神宗皇帝的第十一子)就继承了皇位,是为徽宗。
因当初在立谁为皇帝的问题上,章 和蔡卞都是竭力反对拥立端王的,是以徽宗一即位后,就罢免了章、蔡等人,又起用了大批保守派官员。黄庭坚亦被任命为了监鄂州税、签书宁国军判官、舒州知州。不久,又要把他召回京城,任吏部员外郎,但他已不愿再回京任职,请为郡官,终被任命为太平州(今安徽当涂)知州。不料,上任仅九天即被罢免。原来是他当初得罪过的赵挺之现在当上了宰相。赵肯定是看他不顺眼了,于是就公报私仇,罢了他官,还把他发配到了宜州(今广西宜州)。当年,新党将黄发配到黔、戎二州,还是“安置”,这次倒好,成了“羁管”,赵的这种做法,简直就是要置黄于死地了。
三年后,赵听说黄还未死,于是,又想把他流放到永州(今湖南永州),而黄此时,早已油尽灯枯,在接到命令后,还未来得及动身,就一命呜呼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