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说到林逋,人们的第一反应,我想应该是“梅妻鹤子”这个成语吧?然后,就应该是他的《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吧?再然后,就应该是他的《长相思》:“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吧?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谁一听到“林逋”这个名字,马上就能联想到这个成语、这首诗、这首词,那就说明他对林逋这个人,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
林逋是谁?简单地说,林逋就是生活在北宋时期的历史上一个非常有名的隐士和一个非常有名的诗人。你也许会问:历史上的隐士和诗人多了,你凭什么说他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隐士和诗人呢?
就凭两点:一是他给自己贴了张“梅妻鹤子”标签。所谓“梅妻鹤子”,就是他明明是条光棍,一辈子都没成过家,却偏要说自己有老婆、有儿子。梅树就是我的老婆,仙鹤就是我的儿子。且他还真就种了一棵梅树,养了一对仙鹤,并真的就像爱老婆一样,爱他的梅树,像爱儿子一样,爱他的仙鹤。他这个行为如果放在当下,不就是个“行为艺术”吗,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大家不要忘了,他所生活的年代,可是最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所以他这个行为,也就显得特别的惊世骇俗。
再一点,就是他写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两句诗。如果他没有写这两句诗的话,那他在仿佛是个读书人就是一个诗人的唐宋时代,顶多算个三流诗人,可他偏偏就写了这两句!这两句诗怎么了?这两句诗可是非同小可,是几乎被历代诗家所公认的咏梅咏得最好的两句诗。
而更为有趣的是,在林逋的这首名气大得不得了的咏梅诗中,最有名的两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甚至都有人说,这首诗要是没有这两句的话,根本就是一首很普通的诗),竟然还不是他的原创,而是他从五代时的诗人江为那里借过来的,江诗的原句是:“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他不过是把“竹影”改为了“疏影”,把“桂香”改为了“暗香”,但就是这区区两个字的改动,就一下子使这两句诗成为了历代咏梅诗中的千古绝唱。
欧阳修在看了他的这两句诗后,就说:“前世咏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自逋之卒,湖山寂寥未有继者。”司马光看了以后,也说:“曲尽梅之体态。”张炎则说:“诗之赋梅,唯和靖一联而已。世非无诗,不能与之齐驱耳。”陈与义则说:“自读西湖处士诗,年年临水看幽姿。晴窗画出横斜影,绝胜前村夜雪时。”女诗人朱淑真也说:“不见西湖处士星,西湖风月为谁清?当时寂寞冰霜下,两句诗成万古名。”
写了两句诗,更准确地说是把别人的两句诗拿过来,改了两个字,就成就了万古名,这性价比,也太高了些吧!所谓“点石成金”,岂如是乎!
以上闲话,下面我们进入正题。
据《宋史·列传第二百一十六隐逸上》:林逋,字君复,杭州钱塘人(一说为宁波奉化人。另外,他的生年是在公元967年,也就是宋太祖乾德五年)。少孤(少年时就成了孤儿),力学,不为章句(读书很努力,但并不死记硬背书中的章句)。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晏如也(晏如者,安定、安宁、恬适之谓也)。初放(犹言及长)游江、淮间,久之(大约有十多年)归杭州,结庐西湖之孤山(此时,应该是在他40岁的时候),二十年足不及城市(没有进城)。真宗(赵恒)闻其名,赐粟帛,诏长吏岁时劳问(诏令当地州官,每年都要携礼品去慰问他几次)。薛映、李及(此二人都曾担任过杭州知府)在杭州,每造其庐,清谈终日而去。尝自为墓于其庐侧(犹言自己给自己在自己所住的庐边,建造了一个坟墓)。临终为诗,有“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之句。既卒(他的卒年是公元1028年,也就是宋仁宗天圣六年),州为上闻(州官将他的死讯报告给了仁宗皇帝),仁宗(赵桢)嗟悼,赐谥和靖先生,赙(人家办丧事,你送点钱物给人家,这个钱物,就谓之赙)粟帛。
……
逋善行书,喜为诗,其词澄浃峭特,多奇句。既就稿,随辄弃之(犹言写完就扔)。或谓:“何不录以示后世?”逋曰:“吾方晦迹林壑,且不欲以诗名一时,况后世乎!”然好事者往往窃记之,今所传尚三百余篇。
……
又,沈括在其《梦溪笔谈》中,也记录了一个很有趣的跟林逋有关的小故事:
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入笼中。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逋所居,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纵鹤。良久,逋必棹小船而归,盖常以鹤飞为验也。逋高逸倨傲,多所学,唯不能棋,尝谓人曰:“逋世间事皆能之,唯不能担粪与下棋。”
以上,就是正史中记述的林逋的大致情况了。那再接下来,就让我们从他的“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这首诗入手,来分析一下这位林大隐士、林大诗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吧。为什么要选择从它入手呢?因为很多人都说这首诗是他临终前对自己一生的一个总结。
这首诗的题目叫《先生临终之岁,自作寿堂,因书一绝以志之》,显然是后人给加上去的。所谓“自作寿堂”,就是诗人预感到自己快要死了,于是就给自己布置了一个停棺的厅堂。然后,就写了这首诗。
“湖上”、“坟前”两句,是从生前写到死后。很容易理解,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亦萧疏”这三个字。
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林逋是一个隐士,他的隐居地,就在西湖中孤山之上。孤山是西湖群山中最矮的一座,海拔只38米,但因为它位于湖心(准确地说,它就是西湖中一个岛,也是西湖中唯一的一个天然岛屿),是观赏西湖景色最好的地方。湖水碧波荡漾,山上竹木葱翠。他选择在这里结庐隐居,也算是得其所哉。而且,他这个隐士做得又与绝大多数隐士有所不同,虽然他也一再地说“吾志之所适,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贵也,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但除了他,恐怕是在古往今来成千上万的隐士当中,再也找不出一个像他这样,能让皇上来给自己送粟帛,又“下诏府县常加抚恤之”的隐士了。且皇上都上赶着来看他了,那其他来的人还会少吗,怕不要被踏破门槛吧?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馀花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这是他写的一首《点绛唇》,由此,我们应该不难想见,他的这个“隐”的日子,过得可得有多忙碌、有多热闹!(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