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历数宋词大家,很多人很容易就会说出苏轼、柳永、李清照、辛弃疾、陆游……要算到周邦彦这儿,怎么也得十人往后了。
      但,周邦彦在词史上的地位很高,甚至都有人认为他是“词中的老杜(甫)”。
      比如:《宋词举》就说:“周邦彦集词学之大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凡两宋之千门万户,清真(周邦彦的号)一集,几擅其全,世间早有定论矣。”《白雨斋词话》也说:“词至美成,乃有大宗。前收苏(轼)、秦(观)之终,后开姜(夔)、史(达祖)之始,自有词人以来,不得不推为巨擘。”《宋七家词选》亦说:“清真之词,其意淡远,其气浑厚,其音节又复精妍和雅,最为词家之正宗。”
      王国维则称:以宋词比唐诗,则东坡似太白,欧、秦似摩诘,耆卿似乐天,方回、叔原则大历十子之流,南宋惟一稼轩可比昌黎,而词中老杜,非先生不可。读先生之词,于文字之外,须更味其音律。今其声虽亡,读其词者,犹觉拗怒之中,自饶和婉,曼声促节,繁会相宣,清浊抑扬,辘轳交往,两宋之间,一人而已。(《清真先生遗事》)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周邦彦。
      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生于宋仁宗嘉佑元年(公元1056年),卒于宋徽宗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钱塘(今浙江杭州)人。
      周邦彦的父亲名叫周原,大约是个富商,但却酷喜藏书,据说其家中的藏书有上万卷。而且这个周原,每天清晨,都会沐浴焚香,对着一屋子书拜上一回。当有朋友问他:“你这拜的是哪路神仙啊?”他便严肃地说道:“圣贤之道尽在是,敢不拜耶?”(《宋史》)
      周邦彦深受父亲影响,十来岁就已“博涉百家之书”了,写起文章来,也是笔底生花,妙语连珠。
      不过,周家的藏书,明显不都是所谓“圣贤之书”,而他最喜欢看的恐怕也不是什么“圣贤之书”,不然,又怎么就养成了任性、散漫、不守礼节,也就是“不着调”的作风呢?甚至一度成为了他家所在的那一片儿熊孩子的典型。他家的一位邻居就对他说过“你就这么作吧,早晚有你哭的那一天”这样的话。
      报应很快就来了,果如这位邻居所说的,周邦彦到了他该去参加科举的年纪时,由于“疏隽少检”,故“不为州里推重”,竟连参加乡试的资格都没得到。
      还好他家里有钱,而他书读得也不错。元丰二年,23岁的周邦彦,来到了汴京,并顺利考进了太学。北宋有规定,太学里的优等生,日后也能直接授官。
      但是,“坏小子”并未从此改弦更张,依然是我行我素,不羁、放纵,整天流连于秦楼楚馆,甚至还发展到了胆大包天地去撩皇上的情人的程度。这个我先在这里卖个关子,后面再讲。
      当然了,他作为一个风流才子,据说他长得还特别的玉树临风。去到那种地方,自然免不了要像柳永一样,今天为这个歌姬写首词,明天又为那个舞女作首曲。一来二去,竟成了坊中的红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流行乐界的大咖。下面我们就来看两首他那个时期写的词:
      1.《凤来朝·逗晓看娇面》
      逗晓看娇面。小窗深、弄明未遍。爱残朱宿粉、云鬟乱。最好是、帐中见。
      说梦双蛾微敛。锦衾温、酒香未断。待起难舍拚。任日炙、画栏暖。
      2.《花心动·帘卷青楼》
      帘卷青楼,东风暖,杨花乱飘晴昼。兰袂褪香,罗帐褰红,绣枕旋移相就。海棠花谢春融暖,偎人恁、娇波频溜。象床稳,鸳衾谩展,浪翻红绉。
      一夜情浓似酒。香汗渍鲛绡,几番微透。鸾困凤慵,娅姹双眉,画也画应难就。问伊可煞于人厚。梅萼露、胭脂檀口。从此后、纤腰为郎管瘦。
      就这样,沉迷于声色的周邦彦,在太学中一混就是5、6年。直到他快30岁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自己这就要到而立之年了,功名和学业,还没个影呢。不由也是恼悔不己。
      恰在此时,他得到了一个机会。公元1084年,宋神宗下旨,举办了一个歌颂帝王、祝福大宋的征文活动。活动收到了几百份的作品,结果是唯周邦彦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翻烂了几本字典,写成的一篇《汴都赋》,让宋神宗眼前一亮,不!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眼前一瞎”:
       鹎   鹈鹕、   鼍    蜃、      鹇鹤、   鹭凫鷖……
      “这个……那啥,朕有点眼花,哪位爱卿能给朕念一下?”
      朝中众大臣,在几番发自内心的谦让之后,这个烫手的山芋,最后落到了起居郎李清臣的手中。李大人只得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将这篇长7000字的《汴都赋》,连结巴带口吃地读了一遍。
      过后,有人很好奇地问他:“这些字,你都认识?”
      李大人微微一笑:“我,不过是瘦字读半截,胖字念半边罢了。”
      但不管怎么说吧,反正宋神宗是喜欢上了周邦彦的这篇文章,并很快就召见了他。一番问答下来,宋神宗觉得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个人才。于是,马上就与一道诏书,任命周邦彦为了太学正,这个职位在太学中,仅次于太学监。
      神奇吧,这个昨天还是太学里的一个老毕不了业的学生,今天就变成了太学里的“教学主任”了。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也不过如此吧。
      被天上掉的一个大馅饼砸中,周邦彦自然是十分春风得意,同时也迎来了他在诗词创作上的一个高峰期。他最有名的一首词《苏幕遮·燎沉香》就是创作于此时。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然则,有道是“福兮祸之所伏”。公元1085年,神宗驾崩,哲宗登基,因为哲宗当时只有9岁,朝政大权就落到了一直反对新政的向太后手中。
      当保守派的司马光拜相后,支持王安石变法官员都受到了排挤,乃至残酷的迫害。而周邦彦在政治上是倾向于新政的,所以也在京中混不下去了。很快他就接到诏书,被出为庐州教授,不久,改任为荆州教授,一年后,更降职为了溧水县令。这让已步入中年的词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仕途的险恶。
(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