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姜夔随萧德藻调官湖州以后,在湖州一住就是小十年。因为当时他住的地方,是在湖州弁山苕溪的白石洞天,因以自号“白石道人”。
其间,他亦经常往来于苏州、杭州、合肥、金陵和南昌等地。此时的他,因受到了杨万里和范成大这两位在文林中有着很高声望的大家的推崇,又是著名诗人萧德藻的侄女婿,自然是不用再靠卖字为生了,其所到之处,无不受到当地官员和才子,乃至教坊中人极热情的招待。
又,姜夔后来曾三次回饶州参加乡试,竟一次也没考过。以前,笔者给大家比较详细地介绍过宋朝的科举制度,宋朝没有秀才和举人,宋朝的书生,只要你自己觉得书读得差不多了,就可以报名参加乡试了(乡试只能在你户籍所在府考,因为姜是饶州鄱阳人,所以只能回饶州参加乡试)。乡试考过,称为举子,但举子并不等于举人。成为举子,只是能获得参加礼部在京城举行的省试的资格,且这个资格只给保留三年,过期就作废了。三年后,如果你再想去参加省试,就必须重新参加乡试。省试通过,如不出现什么大的意外,比如在殿试时,惹怒了皇上,被取消资格,肯定就是进士了。而在一般情况下,殿试是不会取消哪个人的资格的。殿试说得直白一点,其实让皇上来给考上进士的人,做个排名。宋朝有名的文人,像我们已经介绍过的柳永、林逋,也都是考了几次进士,没有考上(虽然柳永后来终于考取进士,但那是因为仁宗开了一个恩科才考上的,绝对属于是特殊照顾,不能与正常的通过科举考试考中进士同日而语),但人家好歹也是很容易地就通过了乡试的,而姜却是连乡试都没有考过,这让人觉得实在是有点奇怪。也许是他太过偏科了吧,因为除此之外,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其他原因。
好在,姜夔为人十分洒脱,好像并不以此为苦,并尝以唐人陆龟蒙(字鲁望,唐代著名诗人,也是屡举进士不第。曾为湖州、苏州从事。其居松江甫里时,曾在顾渚山下经营一个茶园。常携书籍、茶灶、笔床、钓具,泛舟于太湖之上,自称江湖散人、天随子、甫里先生,后以高士召,不赴)自许,当时的名流士大夫也都争相与他结交,就连大学者朱熹、大词人辛弃疾都对他的词亦是深为叹服。
绍熙元年(公元1190年)初春时节,姜夔再次来到合肥,寻访当年他在这里认识的一位歌伎。这位很会弹琵琶的歌伎,可以说是姜夔一生的真爱。据著名词学家夏承焘先生考证:“在姜夔现存的84 首词中,有20 多情词,都是写给这位歌伎的,而且姜夔一生有五次来到合肥。”
姜夔第一次到合肥还是在他20 岁左右的时候。那个时候,两人可谓一见如故,心心相印。但当时姜夔还什么都不是呢,为了谋生,不得不四处漂泊。后来,他在长沙遇到了时任湖南通判的萧德藻,萧赏识他的才华,并把侄女许配给了他;再后来,萧调官湖州,又邀姜夔与之同往。这时,姜夔已经是三十二三岁的人了。在去湖州的路上,舟过金陵时,姜夔还曾梦见过这位合肥的歌伎,并写了之前我们提到的那首《踏莎行》(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这一次,他故地重游,在合肥一直住到第二年的正月二十四日,这也是在合肥待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他的名篇《淡黄柳》,就是在这一年的寒食节前夕写的:
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马上单衣寒恻恻。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桥宅。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由此可见,姜夔这次刚到合肥时,那个女子好像并不在合肥,或者说他一时还没有找到。他写这首词的时候,是独自一人,凄凄惶惶地住在赤阑桥西边的一个客栈里,心情颇是不佳。但不久以后,他又见到了那个女子。
绍熙二年(1911)正月,正在合肥与那歌伎打得火热,并似已与之有了婚约的姜夔,忽然接到了刚刚修成《梅谱》(这大概是世界上第一本关于梅花的专著)的范成大邀他前去苏州一晤的书信。他虽舍不得离开,但范成大对他有恩,他又不能不去。
正月二十四日,那女子亲自将姜夔送至合肥的运河码头,两人依依惜别。姜夔还写了一首《长亭怨慢》送给她:
渐吹尽、枝头香絮,是处人家,绿深门户。远浦萦回,暮帆零乱向何许?阅人多矣,谁得似长亭树?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
日暮,望高城不见,只见乱山无数。韦郎去也,怎忘得、玉环分付。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算空有并刀,难剪离愁千缕。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你好好地待在这里,等我回来与你长相厮守。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当姜夔半年以后回到合肥时,那女子竟然已不知去向了。这是后话,咱们先按下不表。我们先来看一下他的这次苏州之行。
首先,是他在过巢湖时,写了一首非常有名的《满江红》:
仙姥来时,正一望、千顷翠澜。旌旗共、乱云俱下,依约前山。命驾群龙金作轭,相从诸娣玉为冠。向夜深、风定悄无人,闻佩环。
神奇处,君试看。奠淮右,阻江南。遣六丁雷电,别守东关。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又怎知、人在小红楼,帘影间。
词人在这词中塑造了一个巢湖仙姥的形象。上片写她的雍容华贵,却无一字涉及她的样貌,而是用了她出行时的动静——“旌旗共、乱云俱下”,她的仆从——“群龙”与“诸娣”的“金作轭”和“玉为冠”,来反衬出了她的风范。
下片写她的神奇,“遣六丁雷电,别守东关”,这不就是一位镇守边关、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吗?其时,江右的大片土地,因已为金人所占领,是以巢湖一带,都成了南宋的边境地区。紧接着词人又联想起历史上,曹魏与东吴当年在濡须口对垒的往事,进而发出了“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的感叹。此时距宋金“隆兴和议”(宋孝宗即位后,曾为收复中原,起用老将张浚为枢密使,发动了“隆兴北伐”,结果,宋军在符离被金军击溃。当时,主和派大臣汤思退等人立即对北伐事业群起而攻之。孝宗不得已下了“罪己诏”,并罢黜了张浚等人。随后,又以汤为宰相,遣使与金人议和。终在隆兴二年十二月,与金人达成了一个非常屈辱的议和协定,史称“隆兴和议”)已快三十年了,在词人看来,南宋小朝廷之所以还能偏安于江南,真不是因为有什么人才,可以抵御金人的南下,实是因为金人不好渡过这片水域,才没南下。那岂不是说,让南宋小朝廷还能存在下去的大功臣,就非“巢湖仙姥”莫属了。“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又怎知、人在小红楼,帘影间”,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借古讽今”了吧。
(未完待续)

主要参考资料:《姜夔传》《白石道人年谱》《宋词纪事》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