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范仲淹,我们熟悉他,大多是通过他的《岳阳楼记》。其实,他不仅是一位著名的文学家,还是一位刚直不阿、为政清廉、体恤民情的政治家、军事家。他曾说过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我们通观其一生,也的确能够感觉到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前文,我们说到天禧五年(公元1021年),范仲淹被调到了泰州海陵西溪(今江苏省东台县附近),任盐官。对于自己32岁才得到这样一个从八品的小官,他内心深处难免会感到一丝惆怅与失落。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即使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仍有很多事是可以做的。比如,当地的海堰已经坏了,每当涨潮时,海水就会灌入盐场和农田,甚至会危及泰州城。为此,他上书给江淮漕运使张纶,建议在通州、泰州、楚州、海州(今连云港至长江口北岸)沿海,重修海堰。这是一项很大的工程,张只是一个漕运使,做不了主,于是上奏朝廷。朝廷很快就批准了,并调范仲淹为兴化县令(今江苏省兴化市),负责治堰。
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秋,范仲淹率领着来自通、泰、楚、海四个州的数万民夫,开始治堰。但刚开工不久,就遇到了大风雪,紧接着,又发生了海啸,吞噬了一百多个民工。有人认为这是治堰惹怒了海神,主张立即停工。但范仲淹却坚持要继续施工。为了稳定军心,他每天都会身先士卒地坚守在治堰工地上。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一条绵延百里的长堤——“范公堤”,终于建成了。沿海的盐场和农田,从此都有了保障。往年受灾流亡的数千盐户和农户,也都扶老携幼地返回了家园。当时,兴化县的不少乡民不仅给范仲淹建了祠堂,还改姓了范,以示对他的感谢。

跨入京官行列
因为治堰有功,范仲淹被调到了京城开封,担任了大理寺丞(大理寺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法院,主官称卿,卿以下为少卿、正、丞。丞的职衔为从六品上,而县官为正七品)。至此,他终于跨入了京官的行列。但就在他踌躇满志地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他的老母亲谢氏病故了。他不得不回到南京(今河南省商丘市,下同),给母亲服丧。
时任南京留守的晏殊(字同叔,北宋著名政治家,14岁以神童入试,赐进士出身,死后被封为临淄公,谥元献。同时他也是北宋著名文学家,其词与欧阳修齐名)早就听说过范仲淹这个人,知他通晓经学,尤长于《易》。所以,当范仲淹一回到南京,他就来到范家,在给范母上完香后,就向范仲淹发出了邀请,希望他能在服丧这段时间里,协助戚氏主持应天府学的教务。范仲淹慨然应允,还把自己的一个朋友富弼,推荐给晏殊——这个富弼也是一个很有才干的人,后来做官做到了宰相。为了便于开展工作,范仲淹搬进了应天府学。他还制定了一个作息时间表,每天按时训导诸生。他还经常会下到学员宿舍,检查和责罚那些偷懒的人。每次给诸生命题作文,他都会自己先作一篇。

在范仲淹的努力之下,应天府学的学风很快就焕然一新了,前来求学的人络绎不绝。每次,范仲淹都会热情地接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学子,并不知疲倦地为他们讲授,有时还会拿出自己的俸禄,资助一些贫寒的学子,以致自己家中窘迫不已。一天,有位姓孙名复的秀才前来拜谒范公。范仲淹见他衣衫褴褛,又听他说,他是一路讨饭而来的,当即送给了他一千文钱。十年之后,朝野上下都在传有位姓孙的学者,正在泰山广聚生徒,教授《春秋》,就连很多成名的学人,也愿意师事于他。这位学者,便是当年的那位孙秀才。范仲淹感慨地说:“贫困实在是一种可怕的灾难。倘若他一直以乞讨为生,就是再有才华,也会被埋没。”除了这个孙秀才以外,范仲淹还帮助过很多著名的学者。如胡瑷、张载、石介等人。他或聘请他们到自己的管界主持教务,或荐举他们出任朝廷的学官,或指点他们走上治学之路。从海陵到高邮,从苏州到分阝州,范仲淹每到一处,都会先问当地的办学情况。后来,他当了宰相,更是下令让所有州县,都要兴办学堂。

天圣六年(公元1028年),范仲淹服丧期满,这时,晏殊已到京中任职,经过晏殊的推荐,他回京以后,便升任了秘阁校理(正五品)。秘阁设在宫中,秘阁校理说是负责皇家图书整理的,实际上就是皇帝的文学侍从,不但可以经常见到皇帝,还能听到一些朝廷机密,很多阁老之前都曾担任过这个官职。范仲淹到任以后,很快就发现了仁宗皇帝虽然已经20岁了,但朝中的大权还掌握在刘太后的手中。而且,他还听说这年的冬至,仁宗要率百官,在朝堂之上,给太后庆祝寿诞。他立刻就给仁宗写了一道奏折,对这一计划提出了批评,他说:“皇上要给太后祝寿乃是家事,而朝堂是处理国家大事的地方,是以皇上不宜在此为太后祝寿,更何况还要率百官一起,向太后磕头,有失龙仪。”
当晏殊得知此事后,不禁大为恐慌。他把范仲淹叫到府上,责备他为何如此轻狂,难道不怕连累举主吗?范仲淹素来敬重晏殊,但这次却是寸步不让,他说:“正因为我是您推荐的,所以我在做任何事之前,都会深思熟虑,想好了再做,因为我怕做不好,会使您感到难堪。而今天这个事,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现在你怪罪于我,可我并不认为我做得有什么不对。”一席话,说得晏殊无言答对。

回到家中,范仲淹又给晏殊写了封信,详细说明了自己上书的理由,并索性再上一章,恳请刘太后撤帘罢政,还政于仁宗。结果,几天以后,范仲淹就被发到了河中府(今山西省永济县一带),当了一名通判(大约是从五品中这样一个官职)。当时,秘阁的僚友都来送他,大家在城外为他举酒饯别,都说:“范君此行,极为光耀啊!”
三年后,刘太后死了。仁宗又把范仲淹召回了京师,让他做了一个专门评议朝事的言官——右司谏(这是一个正四品的官职。由此,我们或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范仲淹的这次外放,很有可能是仁宗为了保护他,做出的一个决定)。有了言官的身份,从此范仲淹上书言事就更加无所畏惧了。

为民请命,不计个人荣辱
明道二年(公元1033年),京东和江淮一带大旱,又闹蝗灾。为了安定民心,范仲淹奏请仁宗马上派员前去赈灾,但是仁宗却没有马上着手处理此事。他便又上一表,质问仁宗:“如果宫廷之中半日停食,陛下该当如何?”仁宗惊悟,于是,就让范仲淹作为钦差,前去赈灾了。
范仲淹很快处理完了赈灾之事,归来时,还特地带了几把灾民充饥用的野草,送给仁宗和宫眷。当时,高居相位的吕夷简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他当初是靠讨好刘太后起家的,但在刘太后死后,他又开始说刘太后的坏话,结果被郭皇后当面揭穿,并被罢了相。可是由于他在宫廷中的党羽很多,不久,就通过内侍阎文应等人的帮忙,重登了相位。吕在官复原职以后,便与阎文应沆瀣一气,怂恿仁宗废掉郭皇后。而这时,仁宗也已对郭后失去了兴趣,正与杨美人和尚美人打得火热,终于决定降诏废后,并根据吕的提议,明令禁止百官参议此事。

所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范仲淹又一次拍案而起了。他联合了御史孔道辅等人,径往垂拱殿,求见仁宗,但却无人理睬。他们又隔门高呼:“皇后被废,为何不听台谏入言?”眼看无济于事,大家又在准备明日早朝之后,将百官统统留下,当众与吕相辩论。史载:次日凌晨,范的妻子李氏牵着丈夫的衣角,再三劝他勿去招惹祸端。但范仲淹却头也不回地上朝去了。可是他刚走到待漏院,就接到了一道圣旨:让他去睦州(今浙江省建德市梅城镇)出任知州。接着,朝中又派人来到他家,一再催促他赶紧离京赴任。
这次至城郊送别他的人,已不很多,但范仲淹心中并无悔意,只是略觉不平。当时,他还写了首《谪守睦州作》:
重父必重母,正邦先正家。一心回主意,十口向天涯。铜虎思犹厚,鲈鱼味复佳。圣明何以报,殁齿愿无邪。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