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杨慎因为“大礼议事件”,而被充军发配到了云南永昌卫。
      其时,杨慎都不及将杖伤养好,就在两个解差的押送下,披枷戴锁,踏上了去往云南的万里征途。
      史载,在杨慎去云南的一路上,还受到了不少仇家的追杀,因为当年明武宗朱厚照驾崩后,虽然马上就宣布了兴王朱厚熜是皇位的继承人,但当时朱厚熜并不在北京,而在湖北的安陆,要把他从安陆接来,才能举行登基大典,这中间就有了一个多月(37天)朝中没有皇帝的空当。在这期间,时任首辅的杨廷和裁撤了很多冒领军功的官员。这些被裁撤者当然都对他们老杨家是怀恨在心,如今听说杨廷和已辞官回归故里,他的儿子杨慎又被充军发配了云南,就觉得他们报仇机会来了,于是,就招募了一些亡命之徒,要在杨慎从京城去到云南的必经之路上,伺机对他下手。幸亏当时负责押解杨慎的一个解差,警惕性很高,又武艺高强,才没让他们得逞。
      杨慎能够平安地到达永昌卫,还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夫人黄氏。
      杨慎的仕途虽然十分坎坷,但他的爱情生活却是相当的幸福美满。他的夫人黄氏也是一大家闺秀,善诗词,尤擅散曲。他们是在杨慎上一次辞官,回到家乡新都后成的亲。婚后,他们夫妇的感情一直非常融洽。但他们也并未陶醉在卿卿我我的儿女情长中。婚后第二年,杨慎就在黄氏的支持和劝说下,回京复官了。
      当听到丈夫因仗义执言而被下狱后,时在老家新都的黄氏,不仅对丈夫的所作所为没有一字怨言,还立即从川中赶到了京城。后在丈夫发配充军云南的判决下来后,她又执意要亲自护送丈夫从北京到云南。当时,杨慎是带着很重的杖伤上的路,如果没有黄氏一路上的悉心照顾,他很有可能就到不了云南了。大约是走到半路时,黄昏自己也病倒了。杨慎不忍让妻子再护送他向前走了,便力劝妻子不如先回新都老家,等把身体养好,再到云南来陪他不迟。黄氏也觉得如果自己仍坚持陪在丈夫身边的话,不仅已照顾不了丈夫,还会成为他的累赘,于是也就答应了。
     分别之际,杨慎望着满面风尘、疲惫不堪的妻子,不由悲从中来,于是和着泪,填了一首《临江仙·戍云南,江陵别内》,词云:
     楚塞巴山横渡口,行人莫上江楼。征骖去棹两悠悠,相看临远水,独自上孤舟。
     却羡多情沙上鸟,双飞双宿河洲?今霄明月为谁留?团圆清影好,偏照别离愁。
     黄氏回到新都以后,看到桂湖景物依旧,但已物是人非,于是也写了一首思念丈夫的诗
      雁飞曾不到衡阳,锦字何由寄永昌?
       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诏风烟君断肠。
       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
      相闻空有刀环约,何日金鸡下夜郎?
      一年以后,黄氏的病刚见起色,便又跋山涉水,赶去了云南,与丈夫团聚,并在永昌一住就是两年多的时间,才返回新都……
      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杨慎的父亲杨廷和去世了,杨慎赶回新都治丧,夫妇才又得短期会面(因为杨慎是戴罪之人,依律不能居家服丧,丧事办完,就必须要马上返回戍所)。临别之时,黄氏又一口气作了四首《罗江怨》送别丈夫:
其一
      空庭月影斜,东方亮也。金鸡惊散枕边蝶。长亭十里、阳关三叠,相思相见何年月。泪流襟上血,愁穿心上结,鸳鸢被冷雕鞍热。
其三
     青山隐隐遮,行人去也,羊肠鸟道几回折?雁声不到,马蹄又怯,恼人正是寒冬节。长空孤鸟灭,平芜远树接,倚楼人冷栏干热。
      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他们夫妻情深,也由此可见一斑。
     杨慎是在嘉靖三年他36岁的时候被放逐云南,直到他72岁去世,一直都没有能离开云南。其间,在嘉靖一朝,曾经有过6次大赦,但是每一次却都没有他什么事!
      不过,杨慎在到云南以后,并未因为环境的恶劣就变得消极起来,在经历了最初一段时间的委屈、愤怒、长歌当哭,自比当年李白流夜郎,并感叹自己“我行更迢递,千载同潜然”之后,很快还是想开了,放下了。于是,寄情山水、潜心著述,也就成为了他日常生活的主色调。他这种心态上的转变,就如他在这组《南枝曲》中所写的:

      我渡烟江来瘴国,毒草岚丛愁箐黑。忽见新梅粲路傍,幽秀古艳空林色。

      绝世独立谁相怜,解鞍藉草坐梅边。芬蒀香韵风能递,绰约仙姿月与传。

     根地锦苔迷蚁缝,树杪黄昏摇鸟梦。飘英点缀似留人,顾影徘徊若相送。

      焦桐椽竹亦何心,中郎一见两知音。谁谓南枝无北道,愿谱金徽播玉琴。
      本来依照明律,充军发配之人,年满六十岁可以赎身返家,但因为嘉靖皇帝好像一辈子都没有忘了当年杨慎是如何给自己难堪的,每隔两年,就会问一句:“那个杨升庵现在怎么样了?”只有听人问答说“老病”,才会稍解心宽。所以当他年逾花甲之后,几次想要办理“赎身还乡”之事,也无人敢受理。杨慎在他年近七旬的时候,可能是他以为自己给有司提交了几次返乡申请,也不见有人答理,可能是他们早把自己忘了吧?又或者是他觉得自己大限将至,想着要叶落归根了。于是,就想干脆自己偷偷回去算了。但结果却是,他刚走泸州,就被云南巡抚派来的人赶上抓住,又押解回了永昌。
      嘉靖三十八年(公元1559年)七月六日(公历8月8日),被王夫之称为“三百年来最上乘”、被陈寅恪称为“才高学博,有明一代,罕有其匹”的杨慎最终走完了他的一生,享年72岁 。据说他在临终之时,还写了“临利不敢先人,见义不敢后身”,来勉励后人。他去世后,为他殡殓入棺的是一位名叫游居敬的人,游当时是巡抚云南右副都御史,也是他的一个粉丝,游不仅为他收了尸,还派人把他的棺材运回了他的老家新都。
      嘉靖四十年冬,杨慎被附葬于其父杨廷和的墓旁。
     又5年以后,明穆宗给杨慎平了反,并追赠了他为光禄寺少卿 。明熹宗时,又追谥了他“文宪”。据《明史·杨慎》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