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昨天,我们聊了韦皋从一个普通的幕府判官、不受老丈人待见的女婿,逆袭成为了一个封疆大吏,还戏剧性地接替了他的老丈人的职位,并开创出了一份足称辉煌的伟业。那今天,我们就继续来聊聊,韦皋与薛涛这个蜀中有名的才妓的那一场风花雪夜的事。

薛涛(约768~832年),字洪度,长安人。与薛涛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薛涛本来也是良家女,其父薛郧曾在长安为官,她是薛家唯一的女儿。父亲一直将她视为掌上明珠,从小就教她读书、写诗。据说薛涛八岁那年,一天,薛郧看到院中的梧桐树落叶了,不由有了诗兴,于是开口吟道:“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就在他正思索着应如何往下接时,小薛涛跑了过来,听到父亲吟的这两句诗,便随口接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薛郧为人正直,不久就因敢于说话,得罪了权贵,被贬到了遥远的巴蜀。没过几年,就染病而亡了。当时,薛涛只有14岁。父亲为人清廉,去世后,薛家的生活立刻就陷入了困境。两年以后,母亲也去世了,16岁的薛涛除了“容姿既丽”“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之外,没有别的本事,为了生计,只好加入了乐籍。
 
那个时候,当官的人多半都是通过科举考试当上的官,文化水平都不低,能让他们看上眼的,不仅要长得好看,更要有一定的才艺、辞令和见识,而这正是薛涛的长项。所以,她在入行以后,很快就红。其时,与她有过交往的人当中,不乏像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这样的诗坛大咖。贞元元年(785年),韦皋出任了剑南西川节度使。下车伊始,一帮当地的官员给他举办了一个接风宴,并把薛涛也叫了来。韦皋素闻薛涛才名,酒酣耳热之际,便提出让薛涛即席赋诗一首。薛涛当即作了首《谒巫山庙》: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韦皋看了,不由连声称赞,遂将她留在了府中。以后,府中每有宴飨,都会把她叫出来侍宴。一段时间以后,因薛涛不仅人长得美,文采又好,还冰雪聪明,韦皋便觉得对她来说,只是侍宴,实在是大材小用了。于是,就将府中的一些案牍工作,也交给了她做。这点工作对于冰雪聪明,文采又好的薛涛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一天,韦皋又突发奇想,想给薛涛争取个校书郎的官来当当,于是,就给秘书省打了个报告。校书郎虽然只是一个从九品的小官,但门槛却很高,通常只有进士出身的人,才有资格担任,历史上还从未有过一个女子担任过此职。尽管韦皋的报告未获批准,但薛涛的“女校书”之名,却从此就传开了。
 


四五年后,薛涛在韦府中混得可谓是风生水起,俨若韦皋跟前的第一红人。然则恃才而骄,年少轻狂,是很多年轻人都会犯的错。但薛涛再怎么被人叫作“女校书”,其身份还是一个官伎,韦府中的任何一个幕僚,甚至下人,身份比她都要尊贵。可是她有韦大人喜欢,韦大人宴饮,乃至办公,都离不开她,与她说话,也一直都保持着一种尊重。所以无论是韦府中的人及当地的官员,谁又敢不把她放在眼里?当时,很多官员为了求见韦大人,甚至都要来走她的门路。来的人当然不会空着手来,而她呢?“性亦狂逸”!也不管是多重的礼,只要是你敢送,我就敢收。但必需说明的是,她并非一个贪财之人,永远是扭头就将收的礼,一文不留地全部上交了。可是尽管如此,她闹出的动静还是太大了,大到了连韦皋韦大人都对她有所不满了。

不久,薛涛又因为一件小事,把韦皋给气着了。结果韦皋一怒之下,就把她发配到了松州(今四川省松潘县)充作营妓,以示惩罚。松州地处西南边陲,人烟稀少,兵荒马乱。当时,薛涛只有二十一二岁,之前在韦府中过得又是那样一种生活,现如今被发配到这样一个地方,充作营妓,这一跤跌得也实在是太狠了。下面的这组《罚赴边有怀上韦相公二首》是她刚到松州时写下的:
 
黠虏犹违命,烽烟直北愁。
却教严谴妾,不敢向松州。
闻道边城苦,而今到始知。
却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
   
薛涛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屈辱,在辗转反侧许多个夜晚这后,她决意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与脸面,向韦大人求饶。在提笔的那个刹那,从前那个不谙世事、无忧无虑的薛涛,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死去了……下面的这组《十离诗》就是她写给韦皋的求饶诗:
 
犬离主,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无端咬着亲情客,不得红毡毯上眠。
笔离手,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

马离厩,雪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

鹦鹉离笼,陇西独处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裀。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更换人。

燕离巢,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

珠离掌,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
鱼离池,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

鹰离鞲,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称高情。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竹离亭,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

镜离台,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
 
语气之卑微,简直令人不忍直视。唉!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好在,韦皋在读到了她的这组《十离诗》后,终于良心发现,又把薛涛召回了成都,但恩宠却已大不如从前。

永贞元年(805年),韦皋在镇蜀21年后,于任上暴卒。此时,薛涛25岁。随着韦皋的离世,薛涛与韦皋的这段爱恨情仇,也就终结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