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咱们说了薛涛在被韦皋发配到松州后,因为实在无法忍受那里的生活,不得不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与脸面,给韦大人写了组讨饶的《十离诗》,好在韦皋在读到了她的这组语气之卑微,简直令人不忍直视的诗后,良心发现,又把她召回了成都。不过,她从此就再也不是韦大人跟前的红人了……

 

永贞元年(805年),韦皋在镇蜀21年后,暴卒于任上。薛涛时年37岁(抱歉,抱歉,前文误写成了25岁)。
尽管薛涛才名卓著,但到了她这样的年纪,也确实是不适合再做官妓了(唐、宋时,上至皇宫大内,下至各道、府司、州县、军镇都设有专门为官员服务的妓所。这种妓所中的妓女,就属于是官妓,她们的一切吃穿用度,都是由官府提供的。她们的任务,就是侍候官府举办的各种宴会。而她们通常只是负责陪酒与歌舞,并不向官员提供性服务),于是,她就从妓所中搬了出来,住进了位于成都西郊浣花溪边的一个小楼(这小楼多半是她红的时候,韦大人送给她的,甚至都有可能,早在她从松州回来后,就被韦皋安排到了此间居住),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不过,就我见到的史料,并没有她后来脱籍的记载。这也就是意味着她仍是乐籍的身份,即使她已离开了西川剑南节度使府。是以当地的官府若是点名要她去侍宴的话,她还是必需要去的——我之前也说过,唐朝的官员多半都是科举出身,喝酒时,喜吟个诗的,应也不在少数。就算薛涛已不再年轻,可无伦如何,她还是一个名满江湖的女诗人。
元和四年(809年)三月, 当时已名满天下的大才子元稹,来到了蜀地。

元稹,字微之,河南洛阳人,族,北魏宗室鲜卑拓跋部后裔。其父元宽,曾为比部郎中。

元稹打小就属于是别人家的孩子。贞元九年(793年),年方26岁的他,就考中了进士。与白居易是同年,两人关系一直很好,后来又一起倡导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其仕途虽然也挺坎坷的,但最后做官还是做到了武昌军节度使,其间还一度拜相。

他这次到蜀地来,是为查处一个贪腐窝案的。
他很早就听说过薛涛的名字,所以一到蜀地,就向当地官员打听起了薛涛,说想见一见她。但在见面之前是,我们这位大才子其实并没有太把薛涛这位半老徐娘放在眼中。

谁知一见面,他就发现薛涛虽已年过四十,但还是十分美艳,尤其是她身上那种从容优雅的成熟、知性的女人之美,更非他所见惯的妓所中那些年轻的姑娘可比。

特别是当他提出可否请薛涛就眼前这景,作一首诗时,薛涛更不推辞,提笔写道:
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
引书媒而黯黯,入文亩以休休。
原来,她写的是摆在文案上砚、笔、墨、纸。元稹见了,不由大为惊服,心中竟对薛涛产了一种异样的情愫。

元稹本就是一个风流才子,遇到颜值与才华集于一身的薛涛,虽然她已步入中年,比自己大了11岁,产生这样的感情倒不足怪,且他的妻子韦氏也去世两三年了。偏薛涛竟也对元稹这个风流倜傥的小弟弟也老房子着火似的动了真情。
第二天,两人又一起游了锦江。在游江时,薛涛更是作了一首《池上双鸟》,向元稹表达了自己对他的情意: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3个月后,元稹要离开蜀地了。他在蜀地那段日子,应该是薛涛这一生最快活的日子。
元稹离开时,应有誓言,他办完这里的案子,回到朝中,肯定会有新的任命,等他安顿好以后,就会来为薛涛办理脱籍的手续,并把她接到自己的身边。

 

可谁又知道,这个元稹竟然是个薄情郎!
薛涛自元稹离去后,就日日盼着自己的这位心上人能早点来接自己。下面的这四首《锦江春望》就是薛涛“早看朝露、暮望归鸦”等着元稹来接她的日子里写的: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革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簪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可元稹却是再也没有回来过。开始,还有信来,到后来,连信也没有了。
那元稹干吗去了?他回朝后,本以为自己案子办的漂亮,就算不能官升一级,也会得到一些表彰,却没想到,因他在蜀地办案时,触犯了一些朝中的旧官僚阶层和藩镇集团的利益,结果,就被派到了东台,做了一个分务。 东台,就是东都洛阳的御史台,分务,听名字就能猜出,就是一个打杂的。

但这并不是他去接薛涛的主因,主因是他到了东都之后,又遇到了一个名叫刘采春的才妓,并很快就成了他的裙下之臣。想必此时的他,早已将那个守在锦江边,望眼欲穿的半老徐娘——薛涛,遗忘在了脑后吧。

元和五年(810年),元稹又因与大宦官仇士良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被唐宪宗以有失臣体为由,贬为了江陵府士曹参军,后又移为通州司马。
通州就是现在的四川达州,与成都近在咫尺,元稹在这里蹉跎了三年,也一次都没有去看望过薛涛,反而跑到涪陵,迎娶了一个大家闺秀裴淑。

直到十年以后,元稹才在某午后,想起了薛涛,并写下这样一首《寄赠薛涛》:
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辞客多停笔,个个公卿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但这与其说是思念,不如说对自己曾经的一段风流韵事的回忆。

而薛涛此时应该也绝了能和元稹再有下文的念想儿了吧。不过,她好像并不怨恨元稹,毕竟这个小弟弟曾经给过她3个月的快乐时光。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
月下咏花怜暗澹,雨朝题柳为欹垂。
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
老大不能收拾得,与君开似教男儿。
这是薛涛晚年写的一首《寄旧诗与元微之》。

晚年的薛涛,情丝断尽,心如冷灰,每天穿的都是一身道袍。大和五年(831年),65岁的大唐第一女诗人薛涛,终于永远走完了她坎坷的一生……

这正是: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