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经过两三天的调整,春节放假的那股劲儿终于过去了。现在进入工作状态,感觉挺好。
今天,咱们讲个什么故事呢?
朋友的独生女儿,今年已经30岁了,还没有男朋友。其实,朋友两口子都是高知,女儿长相不错,工作也很不错。可怎么就找不着对象呢?
节中,跟朋友约了吃饭。席间,朋友两口子说起这事儿,都是唉声叹气的。说这两年,他们几乎是动用了一切人际关系,给女儿介绍男朋友。开始,女儿还算配合,叫相亲也去相亲,但竟没有一个看上的。
“我看,她就是成心!”朋友的老婆愤愤地说道,“在给她介绍的人中,有几个,在我们看来,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小伙子,人家也不是没有看上了她,可她就是不同意啊!任你怎么说、怎么劝都不行。就好像我们要害她似的,你说她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看老伴有些激动,朋友赶紧接过话茬儿,“唉!你也不能这么说咱闺女,人家年前,不是也给你带回一个来,是你死活不同意呀!”
“我当然不同意,她带回来的那个,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关键家还是外地农村的,说是做着啥买卖,可在北京这么多年了,连个房也买不起,咱女儿要是跟了他,这以后……”
我在一旁听着,不由想起了一个人来,这个人就是娄昭君。
其实,朋友的女儿跟这个娄昭君,并没有任何一点相似之处,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反正就是一下子想到了她,真也是奇了怪了。
 

 

娄昭君,是一个生活在南北朝时期的传奇女性。
她的传奇之处在于:身为豪门千金的她,到了该找对象、结婚的年龄,竟放着许多追求她的豪门公子不嫁,而跟了一个守城门的小兵私订了终身。
不过,后来的事实却证明,她自己找的这个丈夫,还真是一支潜力股——十年以后,当年的小兵成为了王朝的实际掌权人,她跟他所生的八个孩子,六个儿子三个当了皇帝,一个被追赠为了皇帝,另两个也都被封为了王,两个女儿也都当了皇后。
下面,咱们就具体说说,她是怎么跟她的老公走到一起的。
娄昭君,公元501年出生在北魏六镇之一的怀朔镇(址今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以东40多公里处),一说出生在代郡平城(今山西大同)。说她是豪门千金,是因为她的爷爷娄提是一个侯爷,父亲娄内干,也是个大官,虽然史书上并没有他曾担任过什么官职的记载,但却提到了他死后,被追赠为了司徒。司徒是“三公”(相当于后来的户部尚书,与相当于后来的兵部尚书太尉和相当于后来的工部尚书司空,并称为“三公”)之一,虽“三公”在朝中的地位,要低于“三师”(太师、太傅、太保),但“三师”更多时候都是虚职,手握实权的,反倒是“三公”。其父虽生前虽未做过司徒,但死后能被追赠为司徒,可见其官位也低不到哪里去。如果娄昭君的确是出生在怀朔镇的话,那他是极有就是怀朔镇的最高军政长官。
在此,木匠更要提醒大家,千万别被“怀朔镇”这个名字给迷惑了,它在当时的行政级别,可不是一个镇子,而至少是一个州郡。所以,娄昭君的父亲娄内干的职务,至低也是一个郡守。
 

 
《北齐书•神武娄后传》:“神武明皇后娄氏,讳昭君,司徒内干之女也。少明悟,强族多聘之,并不肯行。及见神武于城上执役,惊曰:‘此真吾夫也。’乃使婢通意,又数致私财,使以聘己,父母不得已而许焉。”
“神武明皇后”,即娄昭君。其实她并未做过真正意义上的皇后,但她却是真正意义上的三朝太后,其间,还做过几天的太皇太后。因为她的丈夫高欢在世时,还是大丞相。不过,他和魏帝(先是北魏和孝武帝元修,后来又是东魏的孝静帝元善见)之间的关系,就跟当年曹操之于汉献帝,司马昭之于魏文帝是一样一样的。然后,她的二儿子高洋也跟当年的司马炎篡魏一样,于公元550年,逼迫孝静帝把皇位禅让给了他,从而成为了北齐的开国皇帝。那他在登基做了皇帝以后,就追尊了自己已故的父亲高欢、哥哥高澄为神武帝和文襄帝,并封了娄氏为皇太后,“神武明皇后”就是娄氏死后的谥号。
这段文字的意思就是:司徒内干之女娄氏,从小就很聪明、智慧,长大以后,很多强族都想娶她,但她对那些衣着光鲜的世家子弟,都不来电,坚持要自己找丈夫。
一天,她在路过城门时,看到正在城门上站岗的高欢。时,高欢虽然穿的是一身士兵的军服,却器宇轩昂(《北齐书》上,说他是“目有精光,长头高颧,齿白如玉”的帅哥,便不由惊呼道:“这才是我娄昭君要找的老公!”
 

 
于是,转天就叫自己的婢女去对他说:“嘿,小子,我家的大小姐看上你了,你准备准备就去我们府上提亲吧。”
其实,这高欢的祖上也是做官的。他的六世祖,也就是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高隐,曾是晋朝的太守,他的五世祖高庆、四世祖高泰和曾祖高湖,也都曾在前燕为官。后来,当前燕被北魏吞并,其曾祖也摇身一变,成了魏臣。
其祖高谧,太昌初年,还有以骠骑大将军的身份,都督青、徐、齐、济、兖五州军事,并还当过太尉公和青州刺史(如此说来,高家的祖上,与娄家相比,也并不差)。只可惜,谧晚节不保,犯了罪(也可能是在你死我活的官场斗争中,败了北),不仅被罢了官,还被充军到了怀朔镇。
高欢的父亲高树生是个浪荡子,母亲在生他时,就因难产而去世了。父亲不愿管他,所以他是被他大姐一手带大的。
高欢十六七岁,就当兵了。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凭军功改变命运。可是他当兵六七年,却是连个队主(北魏军队中的下级军官,大概能管一百来人吧)都没混上。不是因为他表现得不够好,而是当时军中有规定:只有自己有马的人,才能当队主。他买不起马,就当不上队主,当不上队主,就立不上军功,立不上军功,就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但就在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辈子不会有什么出息了的时候,天上掉下个娄小姐,然后,就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这真太不可思议了!恐怕连最大胆的编剧,也不敢这么编故事:一个高官的女儿,找对象放着那么多的世家公子不找,偏就一眼看中了一个穷小子。不仅如此,还自己主动地倒贴上去……
但这事儿,娄司徒和太太肯定是不能同意呀!首先是门不当户不对,这差得还不是一点半点,之前来提亲的,哪个不比他这个穷小子强啊。要是把女儿嫁给他,这自己以后还怎么和同僚见面,不得让人给挤兑死啊!再说了,这穷小子恐怕最简单的聘礼都拿不出来吧?
可这娄小姐却是铁了心的非他不嫁了。你们不是嫌人家没钱置聘礼吗?那好,我就把自己的私房钱全拿出来,给他让他却置办聘礼。
还不同意?行,那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娄司徒和太太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总不能看着她去上吊吧,也就只好同意了这门亲事……
我绝对相信,要是有一个编剧敢这么编故事的话,肯定会被观众喷死!
但书上,而且还正经是“二十四史”中的一史——《北齐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后来的事,那就复杂了去了,咱也不展开说了。总之,高欢在娶了娄小姐之后,就一路开挂,当上了北魏的大丞相,并成为了北魏政权的实际操控者。
而娄昭君在嫁给高欢以后,也是为了丈夫事业的开拓,贡献了自己的全部心力。
说到她的好,《北齐书•神武娄后传》是这样写的:
“神武(高欢)既有澄清之志,倾产以结英豪(他哪来的产,还不都是娄氏带来的嫁妆),密谋秘策,后(娄氏)恒参预。及拜渤海王妃,阃闱(内宫)之事悉决焉。”
“后高明严断,雅遵俭约,往来外舍,侍从不过十人。性宽厚,不妒忌,神武姬侍,咸加恩待。”
“神武尝将西讨出师,后夜孪生一男一女,左右以危急,请追告神武。后弗听,曰:‘王出统大兵,何得以我故轻离军幕。死生命也,来复何为!’神武闻之,嗟叹良久。”
“沙苑败后,侯景(高欢手下的一个大将军)屡言请精骑二万,必能取之。神武悦,以告于后。后曰:‘若如其言,岂有还理,得獭失景,亦有何利。’乃止。”
“神武逼于茹茹,欲娶其女而未决(茹茹,也称蠕蠕,是当时北方一很强大的游牧部落,高欢不想和他们打仗,但他们却提出了一个让高欢很为难的条件:你想让我们跟你和平相处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就得娶了我们大头人的女儿)。后曰:“国家大计,愿不疑也。”及茹茹公主至,后避正室处之(这便是表明了她,为了国家大计,宁肯自己让出正妻之位)。”
“慈爱诸子,不异己出,躬自纺绩(亲自纺线),人赐一袍一袴。”
“手缝戎服,以帅左右(亲手缝制军服,并动员其身边的人,都这样做)。”
“弟昭,以功名自达,其余亲属,未尝为请爵位(她在当上皇太后,从未给自己的亲戚谋取过官位,她唯一做了大官的弟弟,完成是靠他自己的能力,当上官的)。每言‘有材当用,义不能以私乱公。’”
至于说她是“史上最牛的母亲”,则是因为她生的八个孩子——六男二女。后来,四个当了皇帝(其中一个是追尊的),两个当了皇后,还有两个也都被封为了亲王。不过也有说她是“史上最失败的母亲”的,这个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说。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