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提起林徽因,想来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因无他,真正的大美女加大才女!像这种才貌双全的女人,无论放在什么时代,都会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林徽因小传:

 

林徽因(本名林徽音),1904年6月10日出生在杭州,祖父林孝恂是光绪十五年(1889年)的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后来又历官金华、孝丰等地。父亲林长民是清末民初著名政治家、外交家、教育家、书法家,曾任北洋国务院参议、内阁司法总长、总统府外交委员会委员等职。叔叔林觉民是同盟会早期会员,曾参加过广州起义,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林徽因是林长民的大女儿。8岁移居上海,就读于虹口爱国小学,10岁与祖父、父亲一起来到北京,就读于北京培华女中。1920年4月,随父游历欧洲,在伦敦受到房东一位女建筑师的影响,立下了攻读建筑学的志向。在此期间,她还结识了父亲的弟子徐志摩,对新诗产生浓厚兴趣。

 

图片

12岁时的林徽因

 

 

1921年,林徽音回到国内,仍就读于培华女中。1923年,徐志摩、胡适等人在北京成立新月社,她经常会去参加新月社举办的文艺活动。

 

图片

林徽因、秦戈尔、徐志摩

 

 

1924年4月,印度诗人泰戈尔到中国访问,林徽因与徐志摩、梁思成等人陪同泰戈尔游历了北京。泰戈尔还为林徽因写了一首诗:

 

天空的蔚蓝

爱上了大地的碧绿

他们之间的微风

叹了声

哎!

 

1924年6月,林徽因与梁思成赴美,原准备一起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建筑学。但当时,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不收女生,她只好转而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美术学院学习。但是她在入学后,仍选修了建筑系的主要课程。

 

图片

大学时代的林徽因

 

1927年夏,林徽因从美术学院毕业后,又去了耶鲁大学戏剧学院学习舞台美术设计。

 

1928年初,她接受了梁思成的求婚,婚礼后,两人便一起前往欧洲考察欧洲的建筑了。

 

1928年8月,他们夫妻又一起回到国内,受聘于东北大学建筑系。

 

1930年开始到1945年15年间,他们夫妇一起对全国190个县2738处古建筑进行了调查,很多古建筑就是通过他们的考察,得以扬名全国,乃至全世界,从此受到保护。如河北赵州石桥、山西应县木塔和五台山佛光寺等。

 

图片

林徽因与梁思城

 

抗战胜利后,林徽因全家于1946年8月回到北平。夫妇俩又一起进入了清华大学建筑系任教。

 

1948年底,解放军包围了北平。他们夫妇想到城内无数雕梁画栋古建筑可能会毁于战火,不禁忧心如焚,寝食不安。这时,两位解放军代表突然到访(当时,清华大学所在的北平郊区已经解放),向他们表达了我军对北平城内的重要古建筑的保护态度,让他们彻底消除了对共产党的疑虑。

 

 

平解放后,林徽因先后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八宝山革命公墓的设计,以后又为景泰蓝工艺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献。

 

1955年4月1日6时20分,林徽因病逝于北京同仁医院,享年51岁。

 

在此之前,木匠已给大家讲过很多和林徽因有关的故事了。今天,就不跟大家聊这些了。但是我想,很多人虽然知道她不仅是一位在建筑学上,有着很深造诣的大家,同时,在文学领域,她也是一位有着十分出色表现的小说家和诗人,但认真读过她文学作品的人,好像并不是很多,所以,不如我们今天就静下心来,读几首她的小诗吧。

 

一、《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一句爱的赞颂》

    

我说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

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

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

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

柔嫩喜悦,水光浮动着你梦里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林徽因的这首诗发表在1934年4月的《学文》1卷1期上。关于这首诗的创作背景,历来有两种说法:一是为悼念徐志摩而作,二是为儿子的出生而作。

    

    真是诗如其人,宛如一阵清新的风,既不甜腻,也不灼热,温暖而纯净,绵软而轻柔,能让人从心底里感受到愉快与舒适。

    

二、《笑》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漩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这首诗是林徽因在1931年春夏之交写的。当时,林微因正因为生病住在位于香山东南麓半山腰的“双清别墅”中养病,那里的空气十分新鲜,景色也十分好。医生让她静养,而她却忘了医生的禁令,如痴如醉地写起诗来,这一写,便一发而不可收了。

 

1922年春天,刚在柏林与张幼仪离完婚的徐志摩,听说了林徽因已和梁思城订婚的消息后,曾写过一首名叫《情死》的诗,其中有句:

 

  你颊上的笑容,定是天上带来的;

  可惜世界太庸俗,不能供给他们常住的机会。

  你的美是你的运命!

 

林徽因的这首《笑》,大家有没有觉得就仿佛对徐这首回应

    

三、《莲灯》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

正中擎出一支点亮的蜡,

荧荧虽则单是那一剪光,

我也要它骄傲的捧出辉煌。

    

不怕它只是我个人的莲灯,

照不见前后崎岖的人生。

浮沉它依附着人海的浪涛,

明暗自成了它内心的秘奥。

    

单是那光一闪花一朵,

像一叶轻舸驶出了江河。

宛转它随着命运的波涌,

等候那阵阵风向远处推送。

    

算做一次过客在宇宙里,

认识这玲珑的生从容的死,

这飘忽的途程,也就是个——

也就是个美丽的梦。

 

    

这首诗是林徽因在1932年农历七月十五日写的,这一天是中国的鬼节,她在此时写下这首诗,当是为了悼念8个月前,于1931年11月19日,因要赶来北平听她的演讲而飞机失事的徐志摩吧。

 

四、《深夜里听到乐声》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轻弹着,

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

静听着,

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一声听从我心底穿过,

忒凄凉!

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

太薄弱

是人们的美丽的想象。

    

除非在梦里有这么一天,

你和我

同来拨动那根希望的弦。

 

    

    首诗最早见于一九三一年九月的《新月诗选》,应该也是呼应徐志摩的吧。徐有写过一首《半夜深巷琵琶》,它的开头是这样的:

    

又被它从睡梦中惊醒,深夜里的琵琶!

是谁的悲思,

是谁的手指,

像一阵凄风,像一阵惨雨,像一阵落花……

     

     两诗的开头,是不是很像。有论者称,林徽因的这首诗所表达的似是“一种婉转的体谅和拒绝的心情”。

    

五、《情愿》

    

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

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

或流云一朵,在澄蓝天,

和大地再没有些牵连。

    

但抱紧那伤心的标志,

去触遇没着落的怅惘;

在黄昏,夜半,蹑着脚走,

全是空虚,再莫有温柔。

    

忘掉曾有这世界,有你,

哀悼谁又曾有过爱恋;

落花似的落尽,忘了去

这些个泪点里的情绪。

    

到那天一切都不存留,

比一闪光,一息风更少

痕迹,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经在这世界里活过。

 

这首诗也是原载于一九三一年九月《新月诗选》。还是拒绝。但是想要忘掉一个人,又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六、《别丢掉》

    

    别丢掉,

这一把过往的热情。

现在流水似的,

轻轻

在幽冷的山泉底,

在黑夜,在松林,

叹息似的渺茫,

你仍要保存着那真!

    

一样是明月,

一样是隔山灯火,

满天的星,只有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

你向黑夜要回

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

山谷中留着

有那回音!

 

这首诗堪称林徽因所有诗作中最著名的一首。作于1932年,发表于1936年3月15日的《大公报》“文艺”副刊上,这也是一首怀念徐志摩的诗。 

 

七、《无题》

    

什么时候再能有

那一片静;

溶溶在春风中立着,

面对着山,面对着小河流?

    

什么时候还能那样

满掬着希望;

披拂新绿,耳语似的诗思,

登上城楼,更听那一声钟响?

    

什么时候,又什么时候,心

才真能懂得

这时间的距离;山河的年岁;

昨天的静,钟声

昨天的人

怎样又在今天里划下一道影!

    

    这好像是首“十四行诗”——我并不懂,只知是欧洲的一种十分讲究格律的抒情诗体 

    

八、《一天》

    

今天十二个钟头,

是我十二个客人,

每一个来了,又走了,

最后夕阳拖着影子也走了!

    

我没有时间盘问我自己胸怀,

黄昏却蹑着脚,

好奇地偷着进来!

    

我说,朋友,

这次我可不对你诉说啊,

每次说了,伤我一点骄傲。

    

黄昏黯然,无言地走开,

孤单的,沉默的,

我投入夜的怀抱。

 

这首诗是抗战时期,林徽因在位于四川省宜宾市东郊长江南岸的一个小镇——李庄写的。当时,结核病菌不仅占领了她的肺,还破坏了她的一个肾,医生已经给她下了死缓判决,说她最多只能再活5年……

 

在这首诗中,诗人把白天的每个小时都比作是自己的一位客人(那种需要主人招呼的客人,因为林徽因当时尽管生着很重的病,依然要照顾着自己那一双还未成年的儿女,操持着丈夫因为忙碌而无暇顾及的一切家务),又把黄昏比作是来安慰自己的朋友,但是朋友的安慰,并不能解决自己的实际问题,所以当来安慰自己的朋友离开后,留给自己的仍是只有孤独。这种比喻,真可以说是妙到了毫巅。

    

现在,人们一说林徽因的诗就爱拿《别丢掉》说事儿,但我真的是最喜欢她的这首小诗了,并以为是她诗里的最佳。

 

最后,再给大家推荐一本林徽因的小说《九十九度中》。不过,我觉得她在小说上的成就,远不如她在诗上的成就大。九十九度中》是她最有名一本小说,说实话,我只读了一半,就有点看不下去了,但有人说它写的特别好。大家没事儿看看吧。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