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袁枚,字子才,号简斋,晚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世称随园先生。1716年3月25日出生在浙江杭州。他小时候,家里很穷,但他天生就是一个读书的种子,12岁,就和自己老师一起考中了秀才(可能是自有科举考试以来,年龄最小的秀才);24岁,又考取了进士。可谓少年得志,前途一片光明。当时,他还志满意得地写了首名为《胪唱》的诗:
一声胪唱九天闻,最是三株树出群。
我愧牧之名第五,也随太史看祥云。
(清科举考试,进士分为三甲,一甲三名,即“状元”、“榜眼”和“探花”,赐“进士及第”,二甲七名,赐“进士出身”,三甲一般二百名左右,赐“同进士出身”。因为二甲的第一名,称“传胪”。故所谓“胪唱”,也就是开二甲的榜单。而年方24岁的袁枚,是以第五名的成绩高中的,所以他当然有理由,在这里小小的得意一把了。)
之后,袁枚便成为了翰林院庶吉士。庶吉士是七品,但还不算是正式的官员,庶吉士还要再经过两三年的学习,通过入官考试,才能正式做官。由于清朝是满族人建立的政权,所以满文是庶吉士学习的一项重要内容,只有满文考试合格了,才能留在京里做官。同样是七品官,京官和地方官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一般庶吉士都会拼了命地学好满文。可是袁枚却对满文学习毫无兴趣。庶吉士期满后,他果然未能通过满文考试,于是被外放到了江南地区,做了一个县令。
在以后的六年当中,袁枚先后担任过溧水、沭阳和江宁等县的县令。总的来说,他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县令,治下百姓也都很爱戴他。比如他在江宁任职时,就收到过当地百姓送给他的“万家衣”;40年后,他再到沭阳时,还有百姓出城30里来迎接他。
不过,这个官却让袁枚做得越来越不开心。哪儿不开心呢?在给一位朋友的书信中,他这样写道:“苦吾身以为吾民,吾心甘焉。而今之昧宵而犯霜露者,不过台参耳,迎送耳,为大官做奴耳。”
又,当时官场的很多规矩,也让他觉得难以接受,比如下级参见上级,离着三四十米,就要以小跪的姿式,一路小跑着过去,匍匐于地,大磕其头,上官不叫起身,就不能起来;参见的名帖,写职务时,字迹要小,不然就是不敬。
所以,这个七品县令,在袁枚眼中,不过就是一个“跪拜工”。他还写了一首名为《俗吏篇》的诗,以自嘲,其中有句:
三年没阶趋下风,九转丹成跪拜工。
金鸡初鸣出门去,夕阳来下牛羊同。
……
何不高歌归去来,也学先生种五柳。
由此可见,袁枚在做县令仅三年后,就对这种一天从早忙到晚,正经事干不了几件,倒是练就了一身跪拜功夫的县官工作,已经干得够不够的了。
所以,在袁枚33岁那年,便毅然辞官回归了故里。
辞官以后,袁枚便拿出自己这些年为官的积蓄,在南京小仓山买了一个园子。这园子可是大有来头,据说原来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的家,也就是《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后来,曹家被抄,又被一个姓隋的人买了去,但隋家在买下这个园子后,也很快就被抄了。于是,这个园子就成了时人眼里的一个霉园,在隋家被抄后,一直空了很多年,都没人愿意接手。袁枚接手它的时候,园中的建筑大多已经倒塌,野草也长得有一人高了。
不过,袁枚无所谓,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随园”,就是随心所欲,随遇而安的意思。袁枚自从接手了这个园子以后,就对它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建屋舍、开池塘、移怪石、种花草……
但建着建着,他发现钱不够了。于是,他又出去做了几年官,等钱攒够了,又辞官回来继续筑园。就这样,经过十几年的苦心营造,园子终于建成了。园子建成后,他还写了一副对联:
放鹤去寻山里客;任人来看四时花。
挂在园子的入口处。还觉得不过瘾,便叫人把园子的围墙拆掉了,任人前来游玩。如此一来,私园就变成了公园。
下面,我们再来说说袁枚的三大爱好。
他的第一大爱好就是好吃。他曾经说过:“有口必好味,生而为人,而不能享尽美食,那活得再长久,又有什么意思呢?再者说了,鸡鸭鱼牛已经为你而死了,如果你不能让它们呈现出最好的状态,也就是变成最美味的食物,那又怎么对得起它们呢?”
据说袁枚到别人家吃饭,总会带上自己的厨子,吃到什么好吃的,就让自己的厨子到人家厨房里去学,人家若不愿意教,他就“执弟子之礼”,死乞白赖地求,直到把菜谱求到为止。
又,他家的厨子名叫王小余,是当时南京城里很多达官贵人都想聘请的名厨。这个王小余对自己的厨艺也非常自负,甚至连御厨都看不上,但就一心跟着袁枚,尽管袁枚给他的工钱远比那些达官贵人给的少。也曾经有人问他:“以你的才干,何必要老死在随园。”他的回答却是:“因为只有袁先生懂我。人生乐事,无非就是要找到一个知己。”
袁枚也真称得上是王小余的知己。王小余死后,他经常一吃饭,就会泪流满面,边吃边哭,一边嘴里还念叨着这个王小余。他还为他写下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篇厨师传记——《厨者王小余传》。另外,袁枚还搜罗了三百多种南北菜肴,写了本《随园食单》,至今仍被很多老饕们视为美食圣经。
他的第二大爱好就是好色。他不仅一生纳了十多个妾,还公然在随园里开私塾,招收了很多女弟子。他说:“人非圣人,安有见色而不动心者?”他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观点,叫“伪名儒不如真名妓”。他还给自己刻了一方印,叫“钱塘苏小是乡亲”。
传说有一次一位尚书大人来到随园,跟袁枚索要诗集,袁枚信手就加盖了这方印。尚书大人一看,就说他不该和妓女攀亲戚。他却回道:“大人是觉得这方印不雅吗?现在看来你是个大官,小小只是一个贱人。但百年之后,世人只知有苏小小,而不知有大人!”
另外,还有个事:袁枚的一个小妾有个妹妹,曾卖给富人当女奴。袁枚不忍她受苦,就花重金将她赎了回来,她为报恩,原想留下来和姐姐一起侍奉袁枚。但袁枚当时已年近花甲,而她才14岁。于是,就找了一个年轻有才的少年,把她嫁了。不料,她嫁过去以后,竟遇到了一个恶婆婆,每天都逼着她干各种重活,稍不如意,就会打她。结果不出半年,她实在忍受不了了,就悬梁自尽了。
袁枚知道后,非常悲痛,就写了篇《祭妹文》,他这篇文章写得可谓情文并茂,感人至深。后世论者,多以为他的这篇《祭妹文》,就是和韩愈被誉为古今第一祭文的《祭十二郎文》相比,也毫不逊色。
他的第三大爱好就是好游。古代读书人在读万卷书的同时,一般也很重视行万里路,袁枚当然也不例外,而且他还不是一般地好游,79岁,还三游了天台山;80岁,还游了吴越;81岁,即在他去世的前一年,还游了吴江。
又,袁枚论诗,主张“性灵”。那什么是“性灵”呢?这要细说起来话就多了,不如我们就来看几首他写的小诗,看过之后,你大概也就能够明白什么是“性灵”了。
一、《所见》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二、《苔》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三、《马嵬》
莫唱当年长恨歌,人间亦自有银河。
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
四、《湖上杂咏》
葛岭花开二月天,游人来往说神仙。老夫心与游人异,不羡神仙羡少年。
 我想也只有像袁枚这种一生做人做事,都遵循着自己的欲望,从不扭捏作态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诗吧。当然,你也可以说他天真,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又贪吃、又好色,油腻得不要不要的,但他毕竟活出了真性情,同时还给我们留下了这么多宝贵的文化遗产。
据说他临终时,还留了这么一句话:“千秋万世,必有知我者。”我想,如今知他的人,肯定不少。但要想活得跟他一样潇洒,恐怕没几分胆色还真不行。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