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我们知道一般密码专家都是数学家出身,但伊丽莎白却不是数学家,而是一位诗人和文学学者。然而,她却能够利用自己的知识,深入到秘密交流的世界。她的丈夫威廉·弗里德曼被认为是现代监视系统之父,也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成立,做出了很大贡献(可是他却对自己在这方面做的事,感到十分懊恼),但弗里德曼夫人一点都不逊于他。

  禁酒运动中成为明星证人

  1931年4月11日,正值美国禁酒运动的高峰期,联邦特工突击搜查了总部设在温哥华的一个烈酒走私团伙位于新奥尔良的基地,逮捕了9人,其中4人是芝加哥黑帮头子阿尔·卡朋的手下,还有一位是密西西比的副警长。两年多来,联邦特工一直在窃听和破译四家酿酒厂发出的无线电信号。1933年,总检察长特别助理伍德科克上校要对垄断着墨西哥湾和西海岸走私活动的国际走私集团中的23名成员提起诉讼,他的明星证人就是时任海岸警卫队破译员的伊丽莎白·弗里德曼。而要想给这些被告定罪,伍德科克上校就得利用那些加密的信息,因为他们的辩护律师要求政府告知如何解码这些加密信息。伊丽莎白在庭上,要求法官找块黑板。然后,她拿着粉笔站在陪审团面前,向陪审团说明她是如何破解那些密码的。 辩方不希望她长时间地待在证人席上。“弗里德曼太太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伍德科克上校在后来写给财政部长的一封信中说,“她对破译和解码技术的描述,让所有人深信她非常有资格做证人。”随后,伍德科克又评论了军事情报在破案中的作用,指出海岸警卫队下属的无线电情报和密码分析处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部门。但海岸警卫队这么宝贵的部门却只有两名雇员,伊丽莎白和她的一名助理。

  当伊丽莎白第一次加入海岸警卫队时,该机构还没有女性雇员。但是她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她思维敏捷,坚韧不拔,破译了20世纪最难的一些密码:她不仅发现了一个躲在加拿大的中国毒品走私犯罪集团,把曼哈顿的一个古董娃娃专家确定为日本间谍,并帮助美国解决了美国与加拿大的一起外交纠纷,还挖出好几个躲在阿根廷的纳粹分子。 伊丽莎白,出生于1892年,她的父亲约翰·M·史密斯是一位乳品制造商、银行家和政治家,她是家里9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年轻的伊丽莎白精力充沛,生机勃勃,固执己见,鄙视愚蠢。在朋友们中间,她是理发师、裁缝和时尚顾问。但伊丽莎白的父亲并不希望她接受高等教育。不过后来她以百分之六的利率,向父亲借到了学费。后来,她毕业于密歇根州的希尔斯代尔学院,主修的是英国文学。在校期间,她还学习了拉丁语、希腊语和德语,并且选修了“其他一些语言”。 大学毕业后,伊丽莎白当过一年多的小镇高中校长。23岁时,她觉得那份工作很没意思,于是,辞职去了芝加哥。在一家图书馆,她因为看到一本“原版的莎士比亚对开本作品集”,而成为了莎士比亚的狂热爱好者。后经图书馆的一位馆员介绍,1916年,她被纺织品大亨乔治·法布扬招募进了他的私人“智囊团”,在占地500英亩的河岸研究所工作。乔治·法布扬是一个有些怪癖的千万富翁,他房间里的家具都被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铁链锁着。

  他不喜欢购买艺术品,也不想花天酒地。他的钱都花在了建在伊利诺伊州乡村的一个科学实验室,他认为发现秘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法布扬还坚持认为莎士比亚的作品不是莎士比亚写的,一个他的拥护者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才是那些剧本和十四行诗的真正作者。在河岸,伊丽莎白很快就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群多才多艺的杰出员工之中,而在这些人当中,就包括毕业于康奈尔大学遗传学专业的威廉·弗里德曼。河岸是美国第一个推广密码学的机构。在美国陆军密码局成立之前,河岸是唯一能够利用和破解加密信息的地方。弗里德曼收集了许多秘密文字的历史信息。伊丽莎白很快就与年轻的威廉坠入了爱河。法布扬的理论虽然古怪,但确实打开了伊丽莎白的眼界,也让她发现了自己擅长将各种模式拼凑在一起的才能,这激发了她终生对秘密写作的兴趣。

  解决一起与加拿大的外交争端

  1917年5月,伊丽莎白和威廉结了婚。同年,美国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美国对情报战毫无准备,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还都不存在。美国军方急于打败海外的敌人。他们能够拦截到来自海外的一些无线电信息,但这些信息都被加了密。后来,军方了解到在伊利诺伊州,有一群正在研究密码的人。 一战中,美国政府的好几个部门都到河岸实验室寻求过帮助,或派人到那里接受培训。伊丽莎白和威廉当时所做的工作,就是为军方培训密码工作人员。在乔治·马歇尔基金会保存的未发表的回忆录中,伊丽莎白谈到了她在做这项任务时感到的震惊:“当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这个国家对密码和解码知之甚少,我们既是学习者、工作者,同时又是老师。”1921年,美国陆军要求弗里德曼夫妇前往华盛顿特区工作。

  伊丽莎白很喜欢华盛顿,为了弥补年轻时错失的文化活动,她每周总会有几个晚上是在剧院度过的。在华盛顿,虽然弗里德曼夫妇都是从事密码工作的,但是伊丽莎白挣的薪水却只有她丈夫的一半。威廉在陆军通信部门工作,开始走上了一条成为中校和国防部首席密码学家的道路,而伊丽莎白则在财政部的各个机构之间调来调去。 1923年,弗里德曼夫人作为密码分析师开始为美国海军工作。1925年,美国禁酒令颁布的第五年,负责禁酒的海岸警卫队情报人员查尔斯·罗特上尉与伊丽莎白谈到成立侦查部门的需要。其实,他们最初的选择也是她丈夫,但是威廉却想留在通信部,他正在努力提高美军的编码和解码能力。随后,伊丽莎白就被调到了美国财政部下属的海岸警卫队。从事禁酒方面的工作,她很明白自己的这份工作并不受公众的欢迎。 伊丽莎白到海岸警卫队时,那里已经收集了数百条被加了密的信息,在等她解密。她和一名助手在两个月内完成了这项工作。这些朗姆酒走私犯所使用的加密方法都特别简单,对于伊丽莎白来说,几乎没有什么难度。但是从1928年下半年开始,走私者提高了他们加密的难度,使用了两种密码系统,有50种不同的代码。

  伊丽莎白和她的助手通过艰难的努力,破解了12000个加密信息,并发现,至少有23条与“我独自一人号”有关,这是一条在加拿大注册,挂着加拿大国旗的走私船。1929年3月20日,在距离美国海岸200多英里的地方,这艘船被美国海岸警卫队击沉,并造成了一名船员死亡。这一事件激怒了国际社会,特别是加拿大、英国和法国。因为当时,加拿大虽然是自治,但还是大英帝国的一部分。但是伊丽莎白却通过从伯利兹发送到纽约的23条加密电报,证明了这条船虽然是在加拿大建造并注册的,但它的所有者却是美国人。从这些电报的内容来看,这艘船确实有意将白酒走私到路易斯安那州。美国不过是在追逐自己国家的船舶,仲裁委员会只是判决了美国应为向加拿大国旗开火而道歉,并罚款了50665.5美元,与最初加拿大要求索赔数相比,低近30万美元。(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