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康熙在宫中柱子上亲手写下六个大字,“三藩、河务、漕运”。不过,在当时刚刚踌躇满志的康熙皇帝看来,这其中的一个“敌人”,却比当年的鳌拜,还有此刻的吴三桂还可怕——黄河。
自从清军入关起,历代都多灾的黄河,更进入了空前灾难期。黄河水灾的爆发频率,几乎达到历代之最。就连大清王朝的“主动脉”京杭大运河,也多次被泛滥洪灾阻断,漕运也是年年歇菜。着急上火的康熙帝,年年委派重臣坐镇,不惜掏空国库狠治。没想到好些打仗理政是好手的能臣们,治黄河却是两眼一抹黑,上一年刚修好了堤坝,次年又被冲得稀里哗啦。年年白折腾。
痛定思痛的康熙帝,也把视线从朝中臣工身上绕开,放眼到各地大臣中去,誓要全国撒网,找出个治河靠谱的人才来。突然他惊讶发现,别看这些年黄河年年闹,各地一片泽国,但安徽巡抚靳辅的辖区里,百姓却照样安居乐业。任黄河水凶残如猛兽,依然稳稳被挡在门外。这人,靠谱!
康熙十六年(1677),靳辅在安徽巡抚任上被提拔为河道总督,成为二品大员,全权负责黄运两河修守以及维持黄运地区的秩序,并赋予便宜行事的权力。对这个重大任务,生性谨慎的他起初也非常犹豫,但得力助手陈潢的一句话,却鼓起了他的斗志:“河久失治,必有人起而任之。”这位中国十七世纪最杰出的水利学家,从此决定拼一场!

科学治水初见成效
走马上任的靳辅,到任后立刻大刀阔斧,先推翻了前任们各种坑爹的治水方略,更把之前河道总督的驻地,从济宁迁到江苏北部的黄运交汇处。这就好比是战场上,主帅亲临炮火第一线。虽然靳辅自己的解释,这是为了“综理黄运两河事务”,但其中的决心更明确:治不好黄河,我这河道总督,就先泡进黄河水里!
如此搏命精神,到任后就惊到了同僚们,但紧接着靳辅一份奏折,把康熙皇帝也惊了:以前的治水方略,个个都是白花钱。现在既然要推倒重来,大清朝就得咬牙花大钱——治河经费二百五十万两白银。这下可惹恼了朝中的大臣们,几位重臣纷纷上书反对,但康熙帝的情绪,却是相当稳定——买单!
就这样,得到康熙帝力挺的靳辅,开始践行他独特的治水方略:“治河”“保运”二者并重。以往的治河思路,都是哪里闹灾在哪修,结果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东边堵住了西边又决口。唯独这次靳辅咬牙来一场全面治理:黄河和大运河都要治,而且要建立综合性防御大堤,更以植柳等办法加固沿河两岸。这是一场对黄河的“空前大手术”。
如此大工程,却是抬脚就溅满腿泥。1680年,黄河就在山阳清河等地决堤,1682年时,黄河又在江苏北部发生决口。这下舆论也是哗然,攻击靳辅劳民伤财的论调又甚嚣尘上。但这些人没看到的是,正是这些年里,曾经完全泛滥的黄河故道,在靳辅的努力下已基本恢复。大批的灾民更重返家园,开始在黄河沿线开荒种地。黄河,这头昔日疯狂肆虐的“猛兽”,已被靳辅牢牢拴住。
但越发天文数字的追加预算,也叫攻击靳辅的声音越发刺耳。就连一直力挺靳辅的康熙帝,也对靳辅产生怀疑。1682年,靳辅被召入京城,面对康熙帝以及明珠等朝中大臣的质问,靳辅耐心阐述了自己的治河思路,虽然驳倒了相关指责,却依然落得“宽大免赔”,也就是被剥夺官职戴罪立功。顶着种种委屈的靳辅,依然在1683年成功完成肖家渡合龙工程,曾经灾害连年的黄河故道,终于全线恢复!
这个大工程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黄河与淮水有条不紊连接,黄河航道总行程更缩短了十分之九。助手陈潢更是发明了开引河法,使决口不堵自灭,创放淤法,固堤造田,便沙害为沙利;创测水法,用河水的横切面积乘流速以求水流量加快,其种种办法最后都完整体现在靳辅的奏折和《治河方略》中,成为我国水利方面的重要典籍。此后“河以治安者五十年”,空前治水,治出了黄河沿线五十年的繁荣太平!
如此业绩,也叫先前所有的指责声音无话可说。康熙帝更是对靳辅大加赞扬,靳辅的官职也得以恢复。从1677年起,历经六年艰辛,他终于为自己正名。
这段岁月,是大清朝“平三藩”“收台湾”的关键年代。正是靳辅独具创意的治水方略,外加顶着康熙刁难的艰辛工作,才叫多灾多难的黄河从此消停下来,为大清王朝有条不紊的“输血”。以很多清史学者的共识:倘若没有靳辅这场空前成功的黄河治理,雄心勃勃的康熙帝莫说开创盛世,恐怕早就在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洪灾里惨遭崩盘。康熙盛世的辉煌里,顶着骂声工作的靳辅,堪称幕后英雄。

水利专家的凄凉结局
经过了七年艰难工作,饱受质疑的靳辅,已然是名满天下的清朝水利科学巨匠。但他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却在倾轧成风的大清朝堂上,不知不觉就拉足仇恨。待到1684年,志得意满的康熙帝开始第一次南巡时,各种明枪暗箭,竟一股脑儿朝着靳辅打来!首先“开火”的,就是礼部尚书汤斌。这位老油条为拍康熙马屁,极力逢迎康熙帝“开下河”的工程规划,不料却被靳辅以翔实的科学论据,在康熙面前驳得体无完肤。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恼怒的汤斌发动门生们进行各种围攻。外加此时靳辅正全力清丈田亩,黄河沿线被触动了利益的官僚们,也是纷纷破口大骂。几乎转眼之间,劳苦功高的靳辅,就被骂成了“冒滥名器”的小人。
于是,口诛笔伐之下,扛住了多少次恐怖洪灾的靳辅,终未扛住这无妄之灾:他的得力助手陈潢冤死牢狱中,靳辅本人也被罢官回家。七年呕心沥血,遭遇这样刻薄无情结局。
但是,造成靳辅悲剧的最重要责任人,还并非这些鼠目寸光的官僚们,却恰是“雄才大略”的康熙帝。这位一生建树颇多的帝王,从未改好大喜功的性格缺陷。性情耿直的靳辅,自然一直不讨他喜欢,而靳辅怼掉那劳民伤财的“开下河”计划,得罪了汤斌的同时,自然也连带着把康熙也得罪。于是当群臣对靳辅群起攻之时,康熙帝自然顺水推舟,把靳辅当替罪羊甩锅!那时的康熙并没有完全意识到,他“甩”走的,是一位多么伟大的水利科学家。
讽刺的是,就在靳辅郁郁而终后,不少先前曾经大骂靳辅的官员们,也曾接替靳辅担起治水重任,却在一番灰头土脸后,只能按照靳辅生前的办法来做。如此自打脸,闹得康熙帝也哭笑不得,把相关官员一顿斥责。然而靳辅,这位十七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水利科学家,再也听不到了。
但靳辅一生的功业贡献,却永远留在黄河沿岸百姓心中,当康熙再次南巡时,在江苏淮南等地考察,发现“自民人船夫,皆称誉河道总督靳辅,思念不忘。”多少的诋毁构陷,终未曾抹去他不朽的贡献。因为只有人民,才可以公正地评价一个人。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