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良家女落入风尘,殊是不幸,而李凌波虽系风月场中人,心眼儿倒是不坏,更一见到小顾媚,就喜欢上了她。这对小顾媚来讲,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又,与李凌波关系非同一般的“吴中四才子”之一的文征明文老爷子,也是一见到小顾媚,就夸她不光长得好,还和李凌波小时候颇有几分相似,于是,就说她将来不但可以接李凌波的班,而且还会“青出于蓝”,更一时兴起,将她的名字改为了“横波”,还当场为她写了首诗:
      盈盈秋水自横波,浅着红衫胜绮罗。
      自是江南春色好,清塘行看涌新荷。
      就在李凌波与文老爷谈论正欢之时,侍女小岩来说,酒宴已经准备好了。于是,李凌波便让小横波陪着她和文老爷一起吃了顿酒,席间免不了又是一通热闹。饭后,文老爷要午休一会儿,李凌波自是要去陪他,便吩咐侍女小岩将小横波带去她的房间。小横波随着小岩来到一间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房间,小岩说:“这就是你的房间了,这房间里的家具和一应用具都是李小姐亲自为你准备的,你且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有事我再来叫你。”说完,小岩就转身出去了。小横波刚也吃了些酒,头有点犯晕,小岩走后,她便将自己放倒在床上,兀自想着心事,竟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李凌波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满面含笑地望着自己,小横波赶紧坐起身来。
      “好囡,你醒啦?”李凌波说,“现在还不到晚饭时间,趁这会儿工夫,我们说会儿话吧。”
      “好。”小横波应了一声。
      “好囡,你来之前,我就听徐婆说你是个懂事乖巧、模样俊秀的孩子,而你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是一见到你,就喜欢上了。我这里虽是青楼,但也绝非是一般的妓院,来的人大多是有些身份的文人学士。我年纪已大,一直就想找个接班人。我看你行,文老爷也说你行,那你就一定行。从明天开始,我就教你认字、学诗、学画,然后再给你请个有名的笛师,教你度曲。只要你刻苦用功地学,我自是不会亏待你的,我很希望看到你将来的成就可以超过我。还有,你听清楚了,名妓有很多是卖艺不卖身的,并不下贱。”李凌波像拉家常一样,把她想跟小横波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小横波听得津津有味,也觉得她讲得在情在理。从此,小横波就在李凌波的悉心教导下,识字、学诗、学画。文征明也经常过来,指点她一些古文。因为当时大明江山已呈风雨飘摇之势,满人在东北已立国号为清,对中原虎视眈眈,是以文征明也常给小横波讲些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并告诉她说:无论男人女人,最要紧的是要有骨气、重气节。小横波到底是个聪明的孩子,进步飞快。半年以后,李凌波又不惜重金,给她请来了一位有名笛师,没想到小横波一开口,就把那笛师给惊着了。“恭喜李小姐,贺喜李小姐,不是我夸这孩子,你听她这嗓声,悠扬婉转,天生就是个唱昆曲的料……”
      转眼间,横波已到了十六岁。因有名师指点,再加上她的天赋,其书画、度曲、吟诗、填词的水平,都已非一般学子所能及。她的一幅字,或是一幅画,都动辄可以卖到数十两,甚至上百两银子。公平地讲,有人愿意出这么高的价来买她那些字画,固有倾慕其芳名的原因,但如果没点真材实料,也是不可能的。然而,按照行里的规矩,青楼女子到了这个年龄,就该找人梳拢了。文征明一再叮嘱李凌波:“横波这孩子乃是一颗明珠,一般人根本配不上她。你千万不要随便找个什么人,就把她‘嫁’了。”李凌波当然更加清楚横波的价值,自是不会将她轻易出手。考虑到苏州毕竟是个小地方,人才不多,为了能给横波选到一个如意之人,李凌波更是做出了一个决定——举家迁往金陵。
      李凌波先一步来到金陵,在秦淮河畔买下了一栋小楼。然后,又找人将它修缮一新,并把它命名为了媚楼。顾横波来到金陵后,每天周旋于达官贵人、文人学士当中,很快就以其过人的才貌,跻身于秦淮八艳之中了。更由于与复社中的一些青年才俊多有交往,无论是眼界,还是境界,也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春的一天,顾横波与同为“秦淮八艳”之一的卞玉京同游凉山。忽见一狂生,正躺在路上的一块大石头上,显然喝多了酒。突然,他坐起身来,举起酒葫芦,又往嘴里倒了一口酒,然后便高声唱道:
     天步艰难日,人情向背秋。
      愁无医世术,喜免抱官囚。
      发愤寻青史,消愁数白鸥。
       草庐诸葛辈,幸出为时谋。
      顾横波问卞玉京:“这位公子看上去不像凡品,你可认得?”卞玉京定睛一看,说道:“怎么不认得呢,此人名叫闫尔梅,是南京户部尚书(明朝初定都于金陵,后迁都于北京,以金陵为南京,并仍留了一套领导班子在南京)之子,论人品、论学问、论家世,均称得上是一时之俊杰。不过,他自视清高,一直不肯加入复社。怎么了妹妹,你莫不是看上他了?”“呸!”顾横波啐了卞玉京一口,红着脸说道,“你才看上他了呢!”卞玉京若有深意地望着她,笑而不语。
      一日晚间,顾横波正在读《红拂传》(红拂,姓张,名出尘,是隋末权相杨素的家妓。不但貌美,更有一身过人武艺。三原李靖时为杨门人,他对杨素原抱有一腔热望,但杨的安于现状,令李靖非常失望。一日,杨、李二人又坐而论道,红拂就站立于一旁。她感觉到李不仅见识过人,更有一身英雄气。遂夜访李靖,并开门见山地对他说:愿与其私奔,同闯天下。李靖见有佳人理解自己,又愿意为自己奉献一生,当即慨然应允。于是,二人便扮作商人,逃离了长安。他们在路上遇见了虬髯客。红拂见他虽然长相粗鄙,但却气质非凡,遂与之结为兄妹。之后,三人一起来到汾阳,投在李世民帐下。不久,李渊父子起兵,李靖大展雄才,为李氏父子平定了江南,唐朝建立后,李靖被封为卫国公,红拂自然也受到了一品诰封),忽见李凌波上得楼来,对她说道:“刚楼下来了一位自称是闫尔梅的公子,说要见你。”
       “闫公子?”
       “嗯,是你玉京姐陪着来的。”
       “哦。”顾横波顿时心中了然。说:“妈妈,你且下楼去招呼他们一下,我换身衣服,随后就来。”
      李凌波下楼后,顾横波急忙坐到妆台前,将自己精心修饰了一番。然后,才施施然地走下楼去。这时,眼看就到清明了,但还是有点寒意,客厅里点着一盆炭火。卞玉京正坐在桌前与李凌波闲话;闫公子正在观看着墙上挂的字画,青衫布履,脸上全无一点纨绔子弟的浮夸之色,见她从楼上下来,立刻转过身来,一拱手说道:“顾小姐,在下久闻小姐芳名,今夜特来拜访,还请小姐莫要怪罪我来得莽撞。”顾横波赶紧上前,给闫公子道了个万福,说:“公子何样人物,能来这里,妾何幸之有,妾又哪敢怪罪公子呢?”
      “好了,好了。你两个就不要文绉绉的了。”卞玉京这时插言道,“妹妹,这位闫公子素闻妹妹写得一手好字,日前他画了一幅画,一直就想请妹妹给他题个字,听说我与妹妹交好,这不就求我把他带来了。”说着,便打开带来的一个包裹,从里面取出一幅画,递给了顾横波。随后又取出一包银两,“喏,这是五十两银子,权作妹妹的润笔。”顾横波展开一看,竟然是一幅《流民图》,不由说道:“真是一幅好画!公子关心民瘼,一片赤诚,实在叫人感佩,那妾就献丑了。不过,这银子我是断不能收的。”于是,提笔,略一沉思,便在那画的空白处题了首小诗:
       极目河山泪欲枯,断云残雨总模糊。
       分明一幅天丝锦,化成流民转徙图。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