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1947年,俄罗斯旅美钢琴家弗拉迪米尔·霍洛维茨44岁,事业正如日中天。同一年,美国钢琴神童拜伦贾尼斯刚满19岁,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从不收徒的霍洛维茨收下了贾尼斯。有一天,霍洛维茨决定教贾尼斯弹法国印象派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的一首名为《泉》的作品,并嘱咐贾尼斯说,拉威尔曾经特意在曲谱上注明:整首曲子不得用一次踏板。贾尼斯试着这么做,却发现不用踏板的结果就是让这首曲子变得极为干涩,“就像一个干涸的泉。”“我决定不听老师的,按照我自己的思路来弹。”贾尼斯后来说,“从那之后的30年里,我一直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弹这首曲子,该用踏板的地方就用踏板。”但是,贾尼斯心里也一直犯嘀咕,不明白拉威尔为什么会写下那么一条不合情理的规定。
  20世纪70年代的某一天,贾尼斯终于得到机会去拜访拉威尔的故乡。拉威尔住在巴黎郊外的一幢小房子里,房间里仍然摆放着他生前使用的那架钢琴。那时贾尼斯已经成长为一名世界级钢琴家,因此得以被允许在那架钢琴上试试身手。大概是出于某种逆反心理吧,贾尼斯决定弹那首《泉》,而且用足了踏板。出乎意料的是,踏板让这首原本温柔和缓的曲子变得极具压迫感和侵略性,不忍卒听。
  贾尼斯仔细一想,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原来,这间屋子实在太小了,墙壁和钢琴靠得很近。如果使用踏板,过于戏剧化的音响没有地方释放,必然堆积在一起,原曲轻灵舒缓的特征就将消失殆尽。但是,如果是在音乐厅里弹奏这首曲子的话,不加踏板却会让曲子变得干涩平庸,毫无韵味。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