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冒辟疆与陈圆圆两人相偎相依,你侬我侬,住在吴家,不觉一月有余。但谁知却又祸起萧墙……
      还是我们在前文中说到过的那个汪起光,陈圆圆被吴伟业嫁给了冒辟疆之事,让他听说了。对当初吴阻止了他强抢陈的行为怀恨在心的他,出于报复,就给自己的表舅、田贵妃之父田畹写了封信,说冒辟疆是现在正被朝廷通缉的东林党要犯;吴伟业身为礼部尚书,现在在家养病,不仅将冒收留在府中,还私蓄家班,日夜作乐。
      当时,崇祯皇上正在为李闯王、张献忠的部队多次击败官军,关外的清兵又正大举进攻山海关而终日忧心如焚。田畹为讨皇上高兴,便以“东南选美,以娱圣心”为由,请了一道旨,正奔江南而来。接到表外甥的信,就决定要给自己的这个表外甥出了这口恶气。
      消息传到了吴伟业耳朵里,吴自知自己这个正在休病假的礼部尚书可惹不起这位国丈,就连忙通知冒辟疆,要他赶紧隐姓埋名,潜回如皋。同时,亦打算立即遣散家班。
      却不料,田畹这时已经到了苏州,冒辟疆前脚刚走,家班还未还得及遣散,汪起光便已带领着一队人马,包围了吴府,并将吴伟业给软禁了起来。
     其时,陈圆圆还在为与冒郎的分离而落泪伤心,忽听门外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的叫骂声,随后又听到有人在喊:“找着汪爷点名要抓的那个名叫陈圆圆的女人了吗?”
      陈圆圆本想一死了之,可是刚把准备上吊用的绳子挂好,就被冲进来的几个大汉给制住了。随后,便把她绑了,用一顶小轿将她抬回了汪府。
      也是该着,当时田畹正坐在汪府的中堂之上。他一见陈圆圆,虽然是涕泪交流、发鬓不整,但终难掩其国色天香,不由色心大起,立即命侍婢将她押入内室。紧跟着,他也来到内室,强行把陈圆圆推倒在床上……
      幸亏这时,田畹突然想起,自己这次来到江南,是为皇上选美的。自己倘若如此行事,岂不犯了欺君之罪(由此可见,他并不知道陈圆圆已与冒辟疆有染)?况且此女如此姿色,十有八九会让龙心大悦,那自己凭此献美之功,说不定以后更会得皇上的恩宠。
      于是,这位田国丈当下收起色心,向圆圆赔了很多的不是,圆圆只是不理,但她此时羊入虎口、鱼落网中,也根本无力反抗。田畹又命侍婢们好生陪侍,并再三叮嘱,决不能让她轻生!
      那汪起光虽对表舅的处置大为不满,可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不按着表舅的意思来,心里再怎么撮火,也只能是望美兴叹了。
 
陈圆圆何处豪家强载归,吴三桂冲冠一冲为红颜
 
      几日以后,田畹回京,带着陈圆圆等数十江南佳丽,专船北上。到京之后,他便先将陈圆圆等人安置在自己的田府,然后,便让女儿田妃转告崇祯皇上,说他已从江南为皇上挑选来了一批姿色秀美的歌    ,希望皇上可以尽快一见。谁知崇祯皇上却另有打算。
      当时,李闯王的大顺军正向京师杀来,崇祯急调在关外拥有重兵的宁远总兵吴三桂入卫京师。
      吴三桂,字长伯,一字月所, 辽东人,祖籍江南高邮。其父吴襄和其姥爷祖大寿都是武将,吴三桂自幼习武,不到20岁就中武举。26岁,便当上了宁远军前锋右营副将,相当于副总兵。
      崇祯十三年,明军与清军在夹马山 (今辽宁省凌海市杏山)一带,发生了一场大战。吴三桂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异常神勇,遂被晋升为宁远总兵。
      此后,明朝在山海关外的几处军事重镇均为清军所下,唯吴三桂镇守的宁远,仍未被清军攻破,但已失去战略意义。
      吴三桂进京后,崇祯为笼络其心,先是封其为平西伯,并赐给他一座伯爵府,当听说他的发妻已经亡故时,又让他去田府,选一美人为妻。吴三桂从武英殿出来以后,就来到了田府,奉旨选妻。田畹不敢怠慢,急将陈圆圆等数十佳丽叫到堂前,供他挑选。结果,他一眼就看中了陈圆圆。 
      再说陈圆圆被田畹带到北京后,已经心死。此时见到气宇轩昂、仪表堂堂的吴三桂——史书上说他“巨耳,隆准,无须,瞻视顾盼,尊严若神”,竟不由也动爱心。
      吴三桂一回到府中,即命人设下新房,当晚便与陈圆圆共赴巫山了。
      可是就在两人正爱得难分难舍之际,圣旨下,命吴三桂即刻出镇山海关,因为清兵已下锦州,蓟辽总督洪承畴兵败降清,山海关眼看难守。而此时,李自成的大顺军也已迫近京师,北京城已危在旦夕。
      吴只好与陈圆圆洒泪告别,其时,吴父还说:“儿啊,你此去只管放心,我自会照顾好圆圆。”
      吴三桂来到山海关以后,果然很快就稳定了军心,清兵几次叩关都无功而返。当时,吴三桂也想把陈圆圆接到山海关,但又担心大敌当前,“妇人在军中,兵气恐不扬”,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然而,1644年农历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的大顺军攻克了北京城,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田畹也被抓入牢中。
     李自成手下的大将刘宗敏,本就是个好色之徒,他之前就听说过陈圆圆的艳名,一进北京,就抄了吴府,抓住了陈圆圆和吴襄。陈圆圆誓死不从,刘宗敏就严刑拷打吴襄,让他说服陈圆圆陪侍自己。陈圆圆不忍公公受刑,只好答应陪侍宗敏。
李自成又命吴襄写信给吴三桂,要他投降。吴襄为苟全性命,只得给儿子写了封信,劝其投降。吴三桂接信后,正在犹豫不决之时,一吴府家丁来到山海关,将吴父受刑、圆圆已被刘宗敏霸占之事,告诉了吴三桂。吴三桂听了怒不可遏,抽出佩刀,挥刀斩断桌角,仰天长叹:“大丈夫不能保其家,情何以堪!”
      随后,便又给其父回了一封书信:“儿蒙圣恩,为平西伯。今闻圣主晏驾,臣民受辱,不胜耻裂。汝为苟全性命,甘心非议。父既不能为忠臣,儿又焉能为孝子?从今往后,汝非吾父,吾亦非汝子。”紧接着,又发布了《讨李逆檄》。
      李自成闻讯大怒,立即命刘宗敏带兵去攻打山海关。吴三桂深知李的大顺军锐不可当,自忖难以抵御。于是,他便秘密派出一心腹之人,星夜赶到关外清军大营,与清兵统帅多尔衮谈判。吴的本意是,想让多尔衮借给他一万精兵,待他击退李的大顺军,收复北京城,重建大明政权后,再以大量财帛和割让一部分土地给大清,作为酬谢。
      但是,多尔衮又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南下的好机会,吴三桂真是气糊涂了!多尔衮一听说吴三桂要借兵,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天一亮,多尔衮就亲率一万清兵进入了山海关,与吴三桂所属的部队兵合一处,很快就击败了刘宗敏带来的大顺军。刘逃回北京后,清军亦随后追杀而来,李自成只得下令部队退出北京城,欲图东山再起。
      离京之前,李自成为泄其愤,将吴家老老小小三十余口绑赴了法场,陈圆圆亦在其中。其时,法场上阴风阵阵,号角声声,吴家三十余口人跪在法场之上,李自成一声令下,刽子手,钢刀举起落下,一排血雾升起,十余颗脑袋滚落在地……
      陈圆圆自忖必死,突然朗声高呼道:“吴将军,我们只有来生再见了!”(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