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陈圆圆在临刑时,忽然奋声高呼:“吴将军,我们只有来生再见了!”这声音吸引了李自成的目光。他阴沉着脸问道:“这是谁?”于是,有人告诉他说:“这人就是吴三桂的老婆陈圆圆。”
      李自成闻言一惊,心道:今日之败,都怨宗敏贪恋美色,霸占了这个女人,让吴三桂急了眼,才从山海关杀过来。杀了她容易,但也只是出口恶气而已。而留下她,说不定会让吴三桂投鼠忌器。再说了,这女人长得也实在是太美了,杀了可惜……
      想到这里,李自成遂下令只将陈圆圆留下,并命人好生看管,勿使其寻了短见。待将其他人杀完后,马上起兵西退。但李自成没有想到的是,他派去看管陈圆圆的人,因见李闯王大势已去,为求活命,竟在李部逃走之时,私将陈圆圆藏了起来,没有跟着部队出城。而吴三桂在进了北京城之后,就听说自己的全家已被李自成杀了,只道陈圆圆也已经丧命,不由大恨,旋率所部向西追去……而让吴三桂万没料到的是,清兵一入京,清主爱新觉罗·福临随后就到了,他一来,就登上了皇帝位,并诏告天下:“本朝非系得大明之天下,而是获李闯之江山,今立国号为‘大清’,改元‘顺治’,凡尔臣民宜以事大明之心以事我朝。”

 

若非壮士全师胜,争得蛾眉匹马还

 

      当时,吴三桂追击李的大顺军已到了保定,消息传来,顿时大惊:“如此一来,我岂不成了天下的罪人!”遂不再穷追李闯王,而是按兵保定,思索对策。这天,吴三桂正在帐中和几个将军一起喝着闷酒,突然手下来报:“吴将军,夫人来了!”“什么夫人?”吴三桂一听,顿时心中一颤。
       原来,多尔衮入京后,当初闯王派去看管陈圆圆的人,立即就把她献了出来。多尔衮一见陈圆圆,也被其美貌惊着了。但是顺治皇上却更多想了一层,那吴三桂是个性情中人,半月前,他向我们借兵,又发了疯似的攻打北京城,就是为了救这个女人。正所谓“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如今,如果我们把她还给吴三桂,必能巩固其降清之心。于是,顺治皇上和多尔衮便将陈圆圆好生安慰了一番,之后,就派人将她送到了保定,让他们夫妻团圆。正在吴三桂惊疑不定之时,忽见陈圆圆盛妆艳服,婷婷袅袅,走进了大帐。吴三桂这下好不欣喜,疾步上前将她一把抱住。众将知趣,全都悄悄退了出去。
      都道久别胜新婚,更何况这还是大难不死后的再次重逢。是夜,这对有情人的恩爱之情、鱼水之欢,可以想象……又过了几天之后,清廷诏下,封吴三桂为讨逆大将军。吴三桂心里当然清楚,清廷给他的这个讨逆大将军,名为“讨逆”,实则是要他进军西南,全歼残明的势力。吴三桂既已降清,自然是全力以赴。随后,他便率军一路向西南(与此同时,多尔衮亦率军一路向南)杀了过去,并很快就占领了川滇之地。这些年,吴三桂统军征战,陈圆圆也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当吴拿下云贵后,清廷又加封了他为平西王(以前在大明时,吴曾受封为平西伯,现在成了平西王,别看 “伯”与“王”只是一字之差,这身份上差距可是大了去了)。吴被封王后,又立即上表顺治皇上,请求册立陈圆圆为王妃。
      陈圆圆毕竟是读过一点圣贤书的,也知道一些民族大义,她虽为了爱情,倾心于吴三桂,也希望能与之白头偕老,但对吴三桂引清兵入关,颠覆了大明江山一事,还是有所不满的,当听说吴要请立她为王妃,不免觉得如果接受册封,难免会落下万世骂名。于是,亲笔上表,说自己是章台陋质,不宜为妃,“今我王(指吴三桂)析   胙土,威镇南天,正宜续鸾戚里,谐凤侯门。是故妾不敢受王妃之命”。顺治皇上又何尝不想让吴三桂娶一满族格格,也就顺水推舟,准了她的请求。吴三桂也是无可奈何,后又碍于陈圆圆不愿意与新来的满族王妃一起住在王府里,又为她在昆明的翠湖边上,建了一座比自己的王府还要奢华的宫殿供其居住。

 

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

 

      1684年,已逃到缅甸的南明的最后一个君主永历皇帝朱由榔被缅王献给吴三桂。当永历帝被押到昆明后,吴三桂反倒踌躇了起来,杀还是不杀?按律,他应该把他送到北京去,所谓“献俘午门”,可是奇功一件,但从昆明到北京路途遥远,万一路上被那些誓死效忠大明的反清义士劫走,可就坏了。于是,他决定杀之。
      陈圆圆闻讯后,立即来到王府,对吴三桂说:“王爷已覆明祚,今若杀永历,宁不畏千秋骂名耶?”但吴三桂何人?“无毒不丈夫”,他为向清廷表忠心,最终还是决定杀了永历。随后,永历帝被吴三桂用弓弦绞死于五华山下的篦子坡。此后,人们就管此地叫“逼死坡”,它原来的名字反被人渐渐地遗忘了。1671年,吴三桂自恃功高和人强马壮,对清廷也就并不那么恭顺了。这时,雄才大略的康熙帝已经即位,也感到吴的势力越来越大,已有割据西南之意。于是,派重兵将从云南入川和入湘各要道守了个严严实实,并将已经招了驸马的吴的儿子吴应熊(吴三桂在云南开藩后,顺治帝就将皇太极的女儿和硕公主下嫁给吴的儿子吴应熊)扣在北京,以防吴之变。吴三桂闻讯大怒,拍案而起,愤然致书平南王耿精忠、定西王尚可喜,准备联合反清。而陈圆圆此时与吴三桂之间的爱情,也并未因吴有新王妃而稍疏,其实吴也知道,那位新来的王妃虽名为王妃,实际上也是清廷派来监视他的。所以,他对她也始终是貌合神离,仍经常会到陈圆圆的住处过夜。
      这天深夜,吴三桂又来到陈圆圆的住处,将自己准备起兵反清之事,告诉了陈圆圆。陈圆圆听了心中一惊,但在仔细思量后,她对吴说:“王爷欲图反清,固是好事,但妾身以为时机尚不成熟。古往今来,能成大事者,必须具备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条件,如魏、蜀、吴三国鼎立,乃是各取其一,以诸葛孔明之才,本足匡复汉室江山,为何最后未能大功告成?盖因天时不许,地利不如也。当初,满人刚入关,立足未稳之时,王如能迅速联合天下反清力量,高举义旗,号召国人,或有成功之希望。而如今满人已在关内站稳了脚跟,各地的反清力量也都基本被肃清,王又绞杀了永历帝,人心尽失,况王已年近七旬,当年追随王之从中原而来的将士,也都先后离去,王现欲举兵反清,无异以卵击石……”陈圆圆的这番话其实说的是很有见地的,奈何吴三桂心意已决,不仅拒绝了她的忠告,反而觉得她有点婆婆妈妈的。此后,一连多日,吴三桂都在忙他的“军国大事”,再也没到陈圆圆的住处来。陈圆圆曾几次去王府找吴三桂,想再劝劝他,可是吴都没有见她。陈圆圆知道事情已无可挽回,不由很是伤心,她回顾了自己这一生,只觉得人生如梦,遂动了出家之念。于是,致书吴三桂,请求他允自己削发为尼,从此青灯古佛,度此余生。吴一见此书,不由大惊, 连忙赶到陈的住处,劝她打消此念。但陈圆圆出家之意已决,吴力劝无效,只好允其所请,并在翠湖旁为她建了一座尼庵,由她居住,可也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入住尼庵,礼佛诵经可以,但决不能落发。陈圆圆也只好答应了。这时,陈圆圆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仍丰韵犹存,望去也就如三十多岁。后来,吴也多次前来,温言好语,希望她能回心转意,再与自己重续鸳盟,但都被陈拒绝了。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吴三桂认为准备工作已经做足,决定举兵。行前特到尼庵与陈告别,说待胜利之日,即来接她回京。吴三桂走后,陈圆圆认定吴此去,必败无疑,因顾念旧情,又为吴写了一封信,力陈反清之事不可行。但吴还是起兵了。
      吴三桂起兵后,开始一切顺利,一路攻入湖南,占领了衡阳。并于康熙十三年十一月初五,在衡阳称帝,立国号为周。据说他登基时,突然狂风大作,将临时搭起的帐篷都吹倒了。陈圆圆闻听此讯,喟然长叹:“吴郎休矣!”于是,她在一个风雨交加之夜,于尼庵之中,服毒自尽了!死时,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再后来,果不出陈圆圆所料,吴三桂最终没能打败大清。康熙十三年(公元1678年)八月,吴因衡阳已为清军团团围住,急火攻心,竟自一命呼呜了……(完)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