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美国传奇人物艾弗里·布伦戴奇是唯一一位来自欧洲之外的国际奥委会主席,执掌奥委会大权长达20年;他还是一位商业奇才,靠经营建筑公司和投资成为千万富翁;他善于收藏,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专门为他而建。1988年9月10日,他的传记电影《奥林匹克之王:艾弗里·布伦戴奇的生活与爱情》正式上映。

 

商业奇才和建筑业大亨


  1887年9月28日,艾弗里·布伦戴奇出生于密歇根州的工业城市底特律。6岁时随父母移居到芝加哥。不久,他的父亲查尔斯·布伦戴奇,一个有名的石匠,离开了人世。从此,布伦戴奇和比他小4岁的弟弟与母亲相依为命。
  布伦戴奇先在起重机手工操作训练学校读完高中,后进入伊利诺伊大学专攻土木工程学。作为一个有天赋的学生,他的爱好当然不局限于技术专业。当他还在中学的时候,就在一次写作比赛中获胜;在大学时,他在文学上的造诣使他成为《作家》杂志的主编。
  布伦戴奇于1909年大学毕业,他开始在好几家建筑公司中从事他的职业生涯,他在这段时期所积蓄的钱全部用于1915年创立的“艾弗里·布伦戴奇公司”所需要的基础资金。由于战后房地产业兴旺,艾氏公司获取了大量利润,在20世纪20年代处于芝加哥建筑市场的前列位置。布伦戴奇专长于大型工程,一些他负责建造的大厦至今还矗立在密执安湖的湖畔。
  布伦戴奇是一个孤僻的人,一个难以接近的“顽固的芝加哥人”,他的朋友圈很小。1927年,已经40岁的他才与伊丽莎白·邓拉普结婚,邓拉普是土生土长的芝加哥人,比他小三岁,在音乐上很有天赋。邓拉普于1971年去世,享年81岁。1973年,布伦戴奇与一位比他小48岁的德国公主结婚。他的两个妻子都没有孩子。87岁时,布伦戴奇和妻子一起去远东做了最后一次巡游。
  1975年4月,布伦戴奇因感冒和严重咳嗽进入联邦德国加米施·帕滕基兴医院,于5月8日在那里死于心力衰竭,享年88岁。
  布伦戴奇是一个认真的、公道的企业家。在1929年的经济大崩溃和以后的经济萧条中,公司凭借他的声望躲过了破产,存活了下来。到了30年代,他将其活动的重心转向股份和资产收购业务,他敢冒风险,最终做成了几笔非常赚钱的大买卖。他的远见使他获得的这笔财富,到1960年时,估价高达2500万美元。事实上,他还得益于一个活跃的运动员和体育管理者的好名声。靠自己的努力取得的这一切,是他感到最自豪的事情。

 

从体育健儿到国际奥委会主席


  布伦戴奇从很小的时候起,就非常爱好体育运动。他踢足球,打棒球,打篮球,喜欢各种球类运动,但是他最大的爱好还是田径运动。他认为,在这项运动中,运动员的成绩全是靠自己的责任心和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他的实力显示了他在运动方面的全面才能,进入大学的第一年,他就获得了全国“全能”锦标赛的第三名。
  对布伦戴奇来说,他的体育生涯中最有意义的活动是他参加的斯德哥尔摩奥运会。继美国选拔赛之后,他收到了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的邀请。他辞去了土木建筑主管的职务,凑了一些钱,在现代五项比赛中,他获得了第6名,由于该项目的奥运会冠军吉姆索普因违反比赛规则而被取消了资格,他的名次上升到第五位。在参加的现代十项比赛中,他因“厌恶”1500米比赛而退出了比赛。回忆起这段往事,他认为这是一个“不可宽恕的怯懦表现”。他决心痛改这一错误,继而赢得了1914、1916和1918年美国“全能”比赛的冠军。他认为这“比十项比赛艰难得多”。
  在作为运动员的时代过去之后,布伦戴奇在集中精力经营商业之余,也把有限的空余时间用在他已任职的美国田径协会。
  1952年,布伦戴奇当选为第五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任期八年;他在1960年、1964年、1968年又接连当选并连任,直至1972年退休,执掌国际奥委会大权长达20年。布伦戴奇于1972年离任后享有名誉主席的荣誉,并于1975年获第一枚奥林匹克金质勋章。
  布伦戴奇不是一个思想家,而是一个活动家。布伦戴奇收藏了许多体育书刊,并将这些数十年的收藏及有关国际奥委会的珍贵历史资料,全部捐赠给了他的母校伊利诺伊大学图书馆,使奥林匹克的研究学者可以公开阅览这些历史文献。

 

我的收藏永无完整之日


  在20世纪60年代,布伦戴奇可能比其体育活动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艺术品收藏家,并且“有些人坚持认为他不会因为他的体育生涯而被记住,而是因为他的玉器和青铜器。”
  早在1912年,他就开始收集美术品了。不过他早年收藏的古希腊罗马文物曾一度与住宅焚于火灾。1936年,他去柏林参加了冬奥会,在欧洲逗留期间,他参观了英国皇家研究院举办的中国艺术展。展览中800件来自中国皇家旧藏的文物使布伦戴奇大开眼界,身心震撼,但他并没有马上开始积极收藏。 1939年6月,在伦敦举行国际奥委会会议后,布伦戴奇成为亚洲艺术的主要收藏家。当时不稳定的社会环境导致富裕的中国人卖掉了家里的传家宝,价格也很低,这成为了收藏的好时机。他买了很多关于亚洲艺术的书,在接受采访时说“图书是不可或缺的工具”。
  随着收藏经验的积累,初期阶段的诱惑,如东亚的风情人物、怪异图案或艳丽色彩等,渐渐地不再是新鲜猎物了。古朴洗练的青铜器、玉器和形色多样的陶瓷,最终以绝对优势征服了他的心。布伦戴奇主要依赖几个古董商如戴福保等从美国、欧洲、日本各处找来货源,强烈的收集欲有时会超过实际财力的限度,布伦戴奇也有赊欠付款的时候。他也自责过:“这不是嗜好,而是病!从收集第一件起,我就破产了。”到50年代,布伦戴奇已经拥有4000件以上的藏品,他却哀叹说:“我的收藏永无完整之日!”
  美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美国的日本经销商所拥有的股票被扣押,布伦戴奇能够购买到最好的物品。经销商们发现他愿意花钱,并且知识渊博,是一个很难缠的讨价还价者。布伦戴奇很少被伪造所愚弄,并且没有被他买的少数赝品所影响,他指出,在亚洲艺术中,即使是仿品也往往已有一千年历史了。巴特菲尔德在其1948年关于布伦戴奇的文章中指出,“他的藏品被认为是这个国家私人手中最大和最重要的藏品之一”。布伦戴奇聘请了法国学者勒内伊冯担任他的收藏顾问和全职策展人,后者当时正在加州大学任教。这两个人做了一项约定:除非两人同意,否则不会购买任何一件。他们创造了一个完整的玉器收藏系列,从新石器时代直到现代;还有数百种中国、日本和韩国的青铜器,大多是佛像和菩萨。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