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从来不是说说而已。看到乔治和雪莉的故事才明白,真正相爱的夫妻,一爱就是一辈子。“除了在你身边,我不知道还可以去哪里。”年轻时的乔治是个帅气的海军,风流潇洒,深受女孩子欢迎。但当他第一次见到明媚娇艳的雪丽,他整个人瞬间蒙在那里。“在那之前,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关于爱情,从相遇的那一秒就已经注定。第一次见面,乔治立刻笃定眼前这个姑娘是自己要厮守一生的女人。或许正应了那句话,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来没有要结婚的念头;在遇见你之后,我从未想过要和其他人结婚。见到雪莉的第六天,乔治就拿着精心挑选的戒指,向雪莉求婚了。
  “当时有男孩子追我,但是他(乔治)却死缠烂打,而且在我面前发誓他已经和以前的约会对象都断了。”每次回忆起那段往事时,雪莉总忍不住笑出声,乔治就在一边宠溺地看着她。

 

两位老人做了一个共同的决定


  如果说喜欢是一见钟情,那爱就是细水长流。两人看似草率的决定,却执子之手再没放过,一起走过73年风风雨雨,始终恩爱如初。结婚73年,没吵过一次架,因为谁也舍不得对谁说狠话。“他们俩就像连体婴儿一样,”已经60岁的二儿子表示,“哪怕妈妈只是出去买个袜子,爸爸也一定要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不论去哪里,雪莉总会挽着丈夫的胳膊,一生那么长,他们答应彼此要一起走。每逢节日和结婚纪念日,乔治总不忘为雪莉送上一大束鲜花,这根本不像一对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夫妻,而是活脱脱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一晃两人已步入钻石婚的年纪。然而,94岁的雪莉被类风湿关节炎折磨,严重的时候手会肿胀发紫,疼得整晚睡不着觉。不久,雪莉的心脏也出了问题。2016年,她因为心脏病发作差点永远的离开人世,几经抢救才活了过来。一向坚强硬汉做派的乔治,看着虚弱的妻子,第一次露出了自己的脆弱。乔治说:“我怕极了,你昏迷的时候我一直拉着你的手,求你不要走,求你不要留下我一个人。”雪莉说:“那时候我感到越来越累,有人让我跟他走,但我突然想到了你,我想到起床后还没陪你散步,吃饭,看夕阳,于是我告诉那个人:我不会丢下乔治一个人走。”当雪莉终于脱离危险,身体好一点后,一直高度紧张吃睡不好的乔治却倒下了。他开始时不时的晕倒,还多次感染流感住进医院。
  两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担心和恐慌中,他们不害怕死亡,却害怕另一半先自己而去,害怕留下自己一个人在病床上垂死挣扎。“我每天都在担心他突然离开,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没有乔治的世界。”雪莉道。相伴一辈子的人,一个人先走了,另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坚持活下去?那天,两人聊了很久很久。乔治看着那个自己爱了一辈子的女人,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雪莉像个孩子一样笑了:“你怎么把我想说的话说了。”两位老人做了一个共同的决定。

 

“没有了对方,另一个根本活不下去。”


  愿与卿相守,不求同生,但愿共死,生生世世,永不分离。那时的加拿大已通过《医生协助死亡合法化》,经过医生的评估,两位老人符合安乐死的要求。这年,乔治95岁,雪莉94岁。他们选择握着彼此的手,优雅地与这个世界告别。
  两个人的孩子们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纵然心里难过,但谁也说不出反对的理由,他们比谁都懂父母之间的感情,他们尊重父母的决定。“没有了对方,另一个根本活不下去。”“这对他们来说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对两位老人而言,死亡已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人生的尽头,相守一生却不能彼此守望到头。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候。乔治穿上了帅气的西装,雪莉则换上她最喜欢的那件衬衣长裙,两人的孩子、孙子、曾孙从各地赶过来,全家人聚在一起,吃最后一次晚餐。和亲人告别后,最后的时光留给彼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一点也不害怕。”雪莉说这句话的时候,乔治正握着她的手,闻言两人相视一笑。死亡那么可怕,却似乎又带了点温情。这辈子,真的很幸运遇到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幸福。快到晚上7点的时候,雪莉问丈夫:“你准备好了吗?”乔治抱住雪莉,在她额间落下温柔的一吻:“你准备好,我也就准备好了。”
  两人相互搀扶着走进卧室,手拉手躺下,两位医生分别站在一边,将药物通过静脉注射进他们的胳膊。两个人注视着彼此,双手紧握,73年相处的点点滴滴在彼此眼中划过,无须多语,一切尽在不言中。现实中有太多婚姻,还没经历衰老、疾病,便已不堪一击,而这对几十年如一日的伉俪,直到生命的尽头,也不愿放开彼此的手。如此的深情,连英国女王都为之动容,送上她最真挚的祝福。
  汤显祖在《牡丹亭》中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可以死,死可以生。这样超越生死的爱,世间罕有。愿我们都能遇到这样一个人,从此生命不再孤单。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