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中国文物以数量和质量居上


  在1958年东京国际奥委会会议上的讲话中,他讨论了坠子,日本人曾一度用它来固定挂在和服腰带上的物品,而他拥有数千件这样的物品。他说话的时候,手里拿着两个。他告诉委员们,曾经有一个穿着它的男人精心雕刻了一个坠子,在设计中建立了“自己的东西”,虽然后来出现了一类专业的坠子制造者,他们的工作可能在技术上更加熟练,但是“通常冷,僵硬,没有想象力,失去的是业余雕刻师的热情,这使得这些坠子受到收藏者的尊重,而不是为了金钱而雕刻的商品。”布伦戴奇后来评论了他的演讲,“这是在坠子中阐述的业余主义和职业化之间的区别。”
  布氏收藏中,中国文物以数量和质量居上。近3000件陶瓷艺术品将时代连贯,从新石器时代的彩陶、青铜时代的刻纹白陶、周朝的原始青瓷、汉代的铅釉模型到六朝青瓷、唐三彩及至宋元明清的官窑之作,琳琅满目。1200多件玉器,以新石器时代至商周朝的礼器和明清的玉雕为最精。品目繁多的300多件雕刻塑像,显示了中国工匠在石刻、铜铸、漆雕、竹木牙雕的各种技艺,令人惊叹。400余件书画,虽然是布氏尝试性的收藏,却包含了不少具有代表意义的作品,上起宋元下至近现代的挂轴、手卷、扇面、册页,题材墨色均风采翩翩。更重要的是数件国宝级的镇馆之宝。其中,最受瞩目的是驰名中外的商代晚期的青铜礼器小臣舟余犀尊——目前存世的年代最早的青铜犀尊。另外,公元338年的佛坐像是存世带铭文纪年款中最早的佛像。
  当布伦戴奇出售一件藏品时,很可能是因为他不再欣赏其艺术,而不是为了赚钱。1954年,为布伦戴奇准备的财务报表列出了他的收藏,价值超过100万美元。1960年,罗伯特·沙普伦在关于布伦戴奇的文章中指出,布伦戴奇在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期间总是抽出时间访问艺术品经销商,他的系列藏品总价值高达1500万美元。到20世纪50年代末,布伦戴奇越来越担心如何处理他的藏品。他在芝加哥和加利福尼亚的家中到处都是艺术品,无价的文物甚至被藏在床下的鞋盒里。

 

为藏品建博物馆


  步上收藏之路的布伦戴奇,其亚洲藏品数量与质量、规模愈显出众,无论是他位于芝加哥的住所或是圣塔芭芭拉的别墅,里面都充斥着东方各国的古董艺术品。据传他的藏品摆设从书桌、橱柜一直蔓延到床底之下,甚至连浴缸里都放满日本根付。一件现为旧金山亚艺博镇馆之宝的中国“青铜犀牛尊”,亦曾被存放在他的某个鞋盒之中。后来他开始收集印度与东南亚的大型雕塑,此举让原本狭隘的储藏空间更是雪上加霜。因此,为这些藏品寻找一个适当的保存处所与陈设场地,便是布伦戴奇收藏活动的下一个目标。即便那时他已是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委员之一,该馆的亚洲收藏也颇具知名度,但因无法满足藏家布伦戴奇所提出须另建新馆的需求而不得不放弃。于是他便决定把眼光投向其他城市,旧金山便是其中的选择之一。
  19世纪中期以来开始发展的旧金山地区,就像太平洋对岸的上海一般,转眼间从乡下渔村变成繁荣港口。尤其当时在淘金热潮崛起后,更是吸引不少华人前来从事开采工作,让这座原本充满墨西哥风味的城市开始出现亚洲气息。1893年为了庆祝哥伦布发现美洲400周年,芝加哥盛大举行世界博览会以兹纪念,其影响所及遍布美国境内。当时旧金山的出版巨擘迪昂即随之仿效,于1894年在金门公园内举行加州国际博览会,并强调要以亚洲文物为展览主题。会中所建立起来的日本茶园,便成为现今美国公园里最早的日式造景。之后为了纪念这次展会,迪昂等人决定新建一座博物馆,并于1895年3月对外开放。尽管日后经历数次变迁,该馆百科全书式的东西方古董艺品,仍受到民众的喜爱。直到1959年,当艾弗里·布伦戴奇的个人收藏进入馆方时,目前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典藏雏形才得以呈现。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里共收藏约18000件亚洲文物,时间跨度超过6000年历史,可说是致力宣扬亚洲璀璨文化的第一级文博机构。从小件玉器到大型雕塑,还有青铜、绘画、陶瓷、家具、织品和各类工艺品等,该馆以其广博的亚洲艺术藏品,透过深入浅出的展览、研究和教育等方式,将日渐崛起于国际舞台上的亚洲各国传统,传递介绍给西方观众认识。
  1957年,旧金山一些艺术爱好者成立了亚洲艺术学会。旧金山的亚洲艺术协会是促成这批顶级亚洲艺术收藏落脚于美国西岸湾区的重要推手,该组织成立于1958年,成员皆是热心公益且爱好艺术的名流雅士。他们为了迎接这些重要藏品,不但极力说服布伦戴奇本人,更在市区发起宣传支持活动,期待让旧金山借由此举成为亚洲文化和美国社会的联系桥梁。1959年布伦戴奇终于签下同意书,让其第一批约4500件的藏品有个圆满归宿。稍后协会持续筹措款项,于原本的迪昂纪念博物馆侧翼建立新馆,以便陈列其收藏,并于1966年始以“亚洲艺术与文化中心”之名对外开放。基于他的陈设要求,全馆少见说明指针和地图表格,目的是要让观者能够专心欣赏展品而不受到其他外界的干扰与阻碍。市长克里斯朵夫深信博物馆、文化和交响乐是建设大都市的基因,他亲自出面表示,“这里是通向东亚的关口,不久的将来,每天都会有很多从亚洲来的飞机在这里着陆,带来比去芝加哥更多的人们观赏你的收藏。”1959年,布伦戴奇同意将他的部分藏品赠送给旧金山市。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于1966年在金门公园开业。1966年在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开幕式上,布伦戴奇发表贺辞:“旧金山是全世界旅游者所仰慕的城市,而我们的亚洲艺术博物馆,将筑成通往交流理解的桥梁,它将连结海湾各岛和金门大桥,更重要的是融会沟通整个的世界。这将是旧金山对世界和平与幸福的贡献。”这段卓有见地的预言成为亚洲艺术溥物馆的建馆宗旨。布伦戴奇于1969年再次捐赠(尽管在他加利福尼亚的家中曾发生了大火,摧毁了许多藏品),他还将之后收藏的其余藏品也都赠给了博物馆。目前为止,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总共收藏了7700件来自布伦戴奇的作品。在这之后,该机构便独立运作,且于1973年改名为今日的“亚洲艺术博物馆”。
  作为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的布伦戴奇于1975年去世,享年88岁。尽管他将毕生丰富收藏留给亚洲艺术博物馆,但馆方营运仍是处于初步阶段。2008年接下馆长职务的是来自上海的许杰,他是美国历史上担任大型博物馆馆长的首位华裔人士。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的许杰,曾任职于上海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等机构,从业经历完整且成绩非凡。作为首屈一指的博物馆之馆方领导人,许杰致力于增进全球观众对于亚洲艺术和文化的了解与欣赏。在学术研究方面,他专长于中国艺术,尤其以商周青铜和先秦考古为主。2015年许杰更被选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的院士,是首位入选的亚裔美国博物馆馆长。从布伦戴奇到许杰,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历任馆长皆为馆方缔造出了耀眼的成绩。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