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元和五年(公元810年),李贺准备参加进士考试。不料,却因为元稹的缘故,而没能参加成进士考试。
  当年,李贺得罪元稹时,元稹还是一个毫无名气的校书郎,但这些年,他就像是开了挂一样,已经做到了礼部郎中,而且正好管着这科考试。
  常言道,不怕得罪君子,就怕得罪小人,偏偏元稹就是这样一个心胸狭窄的小人。
  当元稹在报名参加这科进士考试的人员名单上发现了李贺的名字后,为报李贺当年不把他这个明经出身的进士放在眼中之仇,竟然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对李贺进行报复。
  话说这日早朝,元稹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向宪宗皇帝奏道:“启奏圣上,在报名参加今科进士考试的人中,有个叫李贺的,我意取消其参考试资格。”
  “爱卿因何要取消他的考试资格呢?”宪宗皇帝不解地问道。
  “因为他的父亲名晋肃,‘晋’与‘进’同音,若准其参加进士考试,那他就犯了父亲的名讳。”宪宗皇帝一听,也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就准奏了。
  可怜李贺就这样被剥夺了参加进士考试的资格。此事一经传出,朝野一片哗然。当时,固有很多人,特别是正准备参加这一科进士考试的学子,或有子弟要参加这一科进士考试的人,认为就不应该让李贺参试,这些人的想法无非就是想减少一个竞争对手。但也有很多人,比如韩愈就认为此事对于李贺来说,显失公允。为此,他还写了一篇《讳辩》来为李贺鸣不平。他在这篇文章中,义正词严地质问道:“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仁’,子不得为‘人’乎?”他还引经据典,先由避讳的起源说起,继而举了曾参、周公、孔子的例子,加以阐释,说明李贺参加进士考试,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最后,他更一针见血地指出:“今世之士,不务行曾参周公孔子之行,而讳亲之名,则务胜于曾参周公孔子,亦见其惑也。夫周公孔子曾参卒不可胜,胜周公孔子曾参,乃比于宦者宫妾,则是宦者宫妾之孝于其亲,贤于周公孔子曾参者邪?”
  韩愈的这篇《讳辩》写得有理有据,痛快淋漓,后来还被收入了《古文观止》,供大家学习。但在当时,还是没能使李贺重新获得考进士的资格。
  没能参加进士考试,对于李贺来说,无疑是一个十分沉重的打击。他黯然神伤地离开了曾经使他热切向往的长安。在返回家乡昌谷的路上,他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他还在驴背上作了首五律《出城》:
  雪下桂花稀,啼乌被弹归。
  关水乘驴影,秦风帽带垂。
  入乡试万重,无印自堪悲。
  卿卿忍相问,镜中双泪姿。
  不知大家能否想象,一个“细瘦、通眉、长指爪”,一脸倒霉相的书生,骑在一头老驴的背上,在朔风中,痛苦前行的身影?
  好在,长安还是有人记得他的。大约一年以后,经过韩愈等人的大力举荐,李贺终于收到了朝廷的聘书,请他出任奉礼郎。
  那奉礼郎又是个什么官呢?奉礼郎是吏部下面的一个叫太常寺的机构当中的一个从“九品上”的小官。唐代的官制分为九品三十级,三品(含三品)以上,有正、从之分,比如从正一品、从一品;四到九品,不仅有正、从之分,还要分上、下,比如正四品上,正四品下,从四品上,从四品下。由此可见,“从九品上”在大唐公务员中,已经是非常非常小的一个官了。
  那奉礼郎的主要职责又是什么呢?就是在祭祀、拜陵和朝会活动中,负责摆设祭品和引导来参加活动的官员,到他该在的地方去。但不管怎么说,官再小,也算是入仕了。
  只是这官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只要记住神灵的牌位、祭器的名称,知道来的人谁官大、谁官小就可以了。这种工作,对于一个诗人,还是像李贺这样一个天才的诗人来说,无异是一种折磨。
  元和八年(公元813年),李贺在做了三年的奉礼郎后,终于忍不下去了,于是,借口有病,脱掉了那身所谓的官袍,离开了太常寺。
  在这三年当中,可能是由于经常操办祭祀鬼神的活动,荒凉的鬼蜮、飘渺的仙境、衰败的杨柳、嘤嘤的鬼哭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李贺的诗里。他的名诗《李凭箜篌引》和《金铜仙人辞汉歌》,便作于此时。
    《李凭箜篌引》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李凭是当时一个弹箜篌的大高手,据说是“天子一日一回见,王侯将相立马迎”,可见其身价之高。便是盛唐时期的著名歌手李龟年,恐怕都没他受欢迎。
  李贺的这篇《李凭箜篌引》想象力可谓极为丰富,语言可谓极为峭丽,同时借用了大量的神话传说,将李凭的弹奏渲染得如梦如幻、美轮美奂,使人沉醉。清人方扶南曾把它和白居易的《琵琶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相提并论,推为“摹写声音之至文”。
  另外,不知大家感受到了没有,“融冷光”、“逗秋雨”、“老鱼跳波瘦蛟舞”、“露脚斜飞湿寒兔”这些字句,都带有点森森鬼气,不是鬼才,岂能写出这种字句!
           《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这首诗前,还有个小传: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唐诸王孙李长吉遂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金铜仙人是汉武帝建造的一个“高二十丈,大十围”的铜人(今北京北海公园里的仙人承露盘应该就是它的仿品),原立在长安建章宫里的神明台上。景初元年(公元233年),魏明帝下旨,要把它运到洛阳去,后因“重不可致”,而被留在了霸城。据说李贺就是根据这个历史事件,创作了这首《金铜仙人辞汉歌》。
  诗人貌似是在写一个历史故事,但实际上,他要表达的却是他这个“唐王孙”在看到曾几何时,无比强盛的大唐王朝正走在江河日下、日薄西山的道路,而生发的悲凉心境。这典型是在借古人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字里行间,弥散的都是家国之痛、身世之悲,所谓悲凉孤愤,令人不忍卒读。
  其中,我个人比较喜欢、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一句是“东关酸风射眸子”,一个“酸”字,一个“射”字,也只有李贺这种鬼才,才能写得出来吧。
     李贺是在元和九年春末回到的昌谷,先是休养了一段时日,接着就去南游了,同时也希望能在南楚,或是吴越之地找个事做。他出发前,友人无可和尚(青龙寺的一名高僧)前来送他,还写了首《送李长吉之任东井》的诗,预祝他南游成功:
  江盘栈转虚,候吏拜行车。
  家世维城后,官资宰邑初。
  市饶黄犊卖,田蹑白云金且。
  万里千山路,何因欲寄书。
  但李贺刚走出家乡没多远,就被韩愈的侄女婿、潞州(今山西长治)节度从事张彻推荐给了昭义军节度使郗士美。士美将他请至幕中,帮办公文。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北方几个藩镇相继造反,郗士美讨叛无功,被撤职。其时,李贺已病得不轻,但也只得强撑病体,回到老家昌谷,没多久就病死了,死时只有25岁。李贺死后,被葬陇西县西南(今甘肃陇西县昌谷乡袁家湾)一里多地的仁寿山上,其墓当地人俗称“学士坟”。
  对于李贺,《旧唐书》是这样评价他的:“(贺)手笔敏捷,尤长于歌篇。其文思体势,如崇岩峭壁,万仞崛起,当时文士从而效之,然无能仿佛者。其乐府词数十篇,至于云韶乐工,无不讽诵。”(完)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