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前文我们说到董小宛和冒襄久别重逢,欢喜不尽。情浓之时,小宛表示:“你,就是我今生选定的那个人了!”但小宛的这番表白,却让冒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一则,父亲临终有命,绝不许他纳风尘女子为妾,他不能不听;一则,小宛对他又是如此的一往情深,更是把自己的处子之身为他保留到了现在,他亦不忍辜负。
  冒襄一时难以决断,只好顾左右而他:“小宛,我这次,只是路过这里,最多只能在这里停留三天,然后,我还要到南京应考……”小宛当时一直沉浸在与她的冒郎久别重逢的喜悦中,并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音,于是脱口道:“我陪你一起去南京,正好我也可以借此机会,去看看我的那些姐妹。”冒襄也不舍得就这样与小宛分离,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三天后,小宛便欢天喜地和她的冒郎一起去了南京。船过金山时,小宛还和他一起同游了金山寺。在寺中,小宛当着冒的面,跪在佛前,进行了一番祷告:“愿佛祖保佑我和冒郎生生世世都能在一起!”而冒襄却始终都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小宛见了,还以为他是在为几天后的考试担心,就安慰他道:“冒郎,是在为考试担心吗?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相信以你的才学,此科必定高中!”
  “唉——”冒襄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小宛啊!可能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冒家,自从家父去世以后,家道已大不如前。现在的我,就是一个穷书生,什么依靠都没有了!又,我以前加入过东林党,曾被朝廷通缉过,虽说现在已没事了,但现在魏党仍在朝中有着很大的势力,没准哪天,我又会被通缉。此番,我去南京应试,能否一切顺利,也未可知。你跟了我,也许将来会后悔的!”小宛只道他这样说,是怕自己跟着他会受苦,当下言道:“我不管你是富家公子,还是穷书生,反正今生今世,我就跟定你了!将来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后悔!你只管放心去应试,我听说放榜之日已定在了八月十五,届时,我会邀请众家姐妹,给你好好庆贺一番,让她们当场认了你这个妹夫……”
  “但愿一切顺利!小宛,我……”冒襄欲言又止,没再往下说下去,而是一把将小宛紧紧地搂在了怀中。两人到了南京以后,离开科还有几天时间。这几天,冒襄一直都是和小宛一起住在乌衣巷的旧院中。明代进士考试,一般要考两到三天。考生在进入贡院以后,就会被关进自己号中,膳食均由家人按时送到贡院,交给贡院的差役,由差役分送到考生手中,考生吃完以后,再将食盒交由差役带出,还给家人。在这送进送出的过程中,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以防作弊。
  终于到了开科之日,冒襄进入贡院后,每天的膳食,都是由小宛亲自料理的。那些天,小宛更是夜夜焚香祷告,乞求神明庇佑她的冒郎考场得意!
  然而,冒襄在交卷后,从贡院里出来,却没有回到乌衣巷,而是借口如果高中了,喜报送到乌衣巷,会对他产生不好的影响,住到了他的朋友陈贞慧的家中。小宛不疑有他,只是叮嘱冒襄务必八月十五晚上,一定要到乌衣巷来赴宴。
  八月十五这天,小宛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张罗了,不仅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还约了自己的好朋友卞玉京、顾横波、寇白门等人前来吃酒,并一早就安排了人去贡院看榜。却不料,素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称的冒襄,这次却意外地落了榜。
  小宛在得知这个结果之后,亦深为他感到惋惜,但仍决定酒席照办。可是,等到日落时分,众家姐妹均已到齐,但他却没有来。小宛急忙派人到陈家去请,但陈家的人说,冒公子已离开南京了。又说冒公子临行前,还给董小姐留了句话,说多谢董小姐这些日子以来对他的照顾,但他如今前途未卜,更兼父命难违,实不愿董小姐与他一起受苦,希望董小姐还是把他忘了吧。
  派去的人回来后,就把陈家人的话和冒襄托陈家的人带给她的话,一五一十地说与了小宛。小宛听后,不由悲从中来,泪如雨下。众姐妹见状,也都慌了手脚,纷纷劝她一定要想开一点。
  小宛哭了一阵,忽然把泪一抹,说道:“多谢各位姐姐,我,已经没事了。值此花好月圆之夜,我们也效仿一下古人‘人生有酒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大家都把杯举起来,我们一起喝了这杯吧。”说着,她一仰脖,便把满满的一杯“六朝春”全都倒进了口中。随后,她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又一口喝干了。众姐妹知她心里难受,也都默默地陪着她喝。喝着喝着,小宛竟突然倒了下去……
  恰在这时,钱谦益和柳如是一起来到了董家,正撞见小宛倒下,问明原由,钱不由怒从心起,恨恨地说了一句:“这辟疆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了!”随后,他又对柳说道:“如是,你就留在这里,和她们一起照看小宛,我这就去陈家问个分明!”
  钱谦益来到陈家以后,见到陈贞慧,劈头就问:“辟疆是怎么一回事?”陈说:“辟疆今科又失了利,今天他从贡院回来,就开始收拾东西,问他什么也不说,竟连中饭都没吃,就回如皋了。”说着,陈又取出一封书信,交给钱,说:“辟疆料到年伯会来这里找他,这是他留给年伯的一封信。”钱接过信来,打开一看,只见满纸写的都是他不能娶小宛的苦衷,还望钱能代他安慰一下小宛。
  钱在看了冒的信后,仍是怒气难平:“说来说去,不就是他父亲不让他纳风尘女子为妾吗?有老夫在此,这有何难?我这就去给小宛办脱籍,看他到时还有何话讲!”随后,他又立刻返回了董家。
  当钱回到董家时,小宛已服了醒酒汤,刚刚躺下,众家姐妹却都还没走。钱便把冒的事给大家说了,众家姐妹听后,莫不为小宛,同时也是为自己感到十分难过。这时,钱忽然说道:“也罢,明天我就去有司,为小宛脱籍!然而,此事没有三千两银子,怕是办不下来,我呢,这些年一直退居林下,一下子也拿出这么多钱来,刚我在路上,想了一路,最多我可以拿出一千五百两银子来,你们是不是也能帮着凑点?”
  众家姐妹纷纷表示,小宛是她们的好姐妹,帮她是应该的。但一千五百两不是小数,一时之间,恐怕也难以凑齐,这可如何是好?这时,柳如是说道:“谦益,江宁府的刘渔仲刘大人不是你的得意门生吗?你是否可以去找他想些办法?”“对呀,我怎么把他给忘了?”钱一拍大腿说道。第二天,钱谦益就去找了刘渔仲,刘素与冒襄交好,当即慨然允诺,剩下的钱就由他来想办法。随后,刘就去找了一个盐商,从他那里敲出了一千两银子。
  之后,一切顺利,钱谦益拿着这些银子去到有司,为小宛在娼籍除了名。
  是年九月,钱谦益和柳如是又亲自陪着小宛去到如皋,见到冒襄,对他言道:“辟疆啊,小宛对你一往情深,我想你也是很爱小宛的。你所虑者,不过是汝父临终前留下遗命,不许你纳一风尘女子为妾。我知你是个孝子,但如今小宛已经脱籍,就不再是风尘女子了,你收下她,也不算是有违父命了。且她之前在籍时,也一直都是卖艺不卖身,这点你是知道的。而且,她已在佛前明过誓愿,此生非你不嫁,你惹不肯娶她,她就要去落发为尼了!现在,我把她给你送来了,你看……”
  冒襄在听了钱的一番话后,又看到小宛那憔悴的面容,不由涕泪横流,跪在钱的面前,说道:“年伯,如此成全在下,在下敢不从命!”此时,冒妻看到小宛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也是老大的不忍,当她了解了小宛的身世后,更对她产生了无限的同情,于是说道:“小宛妹妹,你就留下来吧,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说罢,就叫人去给小宛收拾房间,又唤出她生的一双儿女出来,拜见小宛。小宛这时就像是在梦中,不禁哽咽起来,冒妻说:“今日我们全家相聚,乃是大喜,贤妹,你该高兴才是。”随后,便把小宛请进后室,亲自为她梳妆,又给她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裳……(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