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影视

Read More
  • 五十四载青春接力 投身铁路调车工作“甲班三…

    1名调车长、1名连接员、3名制动员,平均年龄只有27岁,这是广西铁路线最年轻的班组之一,却保持着全国40多个主要编组站调车班组安全生产天数最高纪录,他们就是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柳州南车站甲班第三调车组(以下简称“甲班三调”)。风里来、雨里去,“甲班三调”组建54年以来,班组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坚守在一线调车岗位,护航…

    查看更多
  • 离开吴天明的日子(中)

    肝脑涂地 1985年,陈凯歌拍出《孩子王》。吴天明对张艺谋说,咱还拍啥,差得太远了。张艺谋触动很深,也想着和陈凯歌较一把劲。此时张艺谋应约回到西影,帮吴天明拍摄《老井》。吴天明派张艺谋和几个人去选角。现场乌泱泱来了几千个人,张艺谋和他们一一握手。回到宾馆洗手,洗出几大盆黑水,男主角还是没有着落。吴天明想来想去,只有张艺…

    查看更多
  • 电影《八子》人物原型的家国情

    五次“反围剿”期间,瑞金杨荣显把八个儿子全部送上前线,后来全都牺牲。1934年5月30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报道了这一事迹。

    查看更多

文化意趣

Read More

指挥家焦飞虎背对观众 面向自己

焦飞虎有一双笑眼,笑起来还有个抿嘴的小动作。难怪这位从容于严肃音乐的指挥才俊会有那么多粉丝。看身高看样貌,焦飞虎很容易被贴上“高富帅”的标签。高和帅自不消说,富,却是富有才华之富。

查看更多

越剧大师 王文娟艺术要到群众中去

越剧大师王文娟1926年12月19日生于绍兴嵊县,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的政府特殊津贴),曾任上海市人民代表,上海越剧院小红楼剧团团长,擅长越剧青衣。
日前,王文娟接受媒体采访,回忆自己的艺术生涯同时,她还表示:“我们要始终以人民为中心,扎根人民群众,为人民大众服务,这点我们千万不能丢。”

查看更多

百味真情

Read More
  • 陈斌12岁坐上轮椅,父母的爱伴我走进中大、清华

    陈斌,1993年出生,清华大学社科学院2016级心理学系直博生,中共党员。他2012-2016年就读于中山大学,获得理学学士学位;2016年至今,在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心理学系攻读博士学位。他因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而身体残疾,无法行走,且不能拿起重物。即使像穿衣、洗漱这样的日常琐事,都需要依靠他人的帮助才能完成。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他仍坚忍不拔,努力学习,不仅在学术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生活中,也很乐于助人,以实际行动感恩他人、感恩社会。他身上体现出的坚持不懈、不畏困难的优秀品质,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查看更多
  • 岳云鹏:历经坎坷,终觅得妻女相伴

    当年,初中没毕业,14岁的岳云鹏跟随着大姐一起来到北京。当时年纪小,又没有一技之长,岳云鹏先后干过保安,刷过厕所,做过服务员。一次偶然的机会,岳云鹏被一位熟客推荐,介绍他跟郭德纲去学相声。

    查看更多
  • 第一代水电专家 陈笑霖半个世纪的“江河人生”

    在三峡工程建设中,葛洲坝集团作为三峡工程的主力军,承担了65%以上的施工任务,而陈笑霖作为首批骨干,成为三峡指挥部唯一的女性指挥长和总工程师。

    查看更多
  • 82岁科学家王德民他被誉为“帅出地球”的院士

    国际小行星中心命名委员会批准,国际编号为210231号的小行星,正式命名为“王德民星”,以肯定他对大庆油田持续高产稳产做出的杰出贡献。如今,已经82岁的他,仍保持着30岁的旺盛精力。

    查看更多

历史钩沉

Read More
  • 梁武帝萧衍因何会被活活饿死

    之前给大家讲“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时,曾说过齐桓公最后是被饿死的。一代霸主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实在可悲可叹。但无独有偶,在齐桓公去世小1200年后,又出了一位和他很像——前半生,励精图治,把个国家治理得蒸蒸日上。但后来就不行了,变得越来越昏庸,不仅几乎将江山葬送,自己最后也几乎被饿死的皇帝。这个皇帝就是梁武帝萧衍,前两年热播的电视剧《琅琊榜》中的那个梁王,就是以他为原型塑造的。

    查看更多
  • 钱仲联:治学70余年被称“百科全书”(上)

    在20世纪学术界,钱仲联是足可与王国维、马一浮、陈寅恪、钱穆、钱钟书诸家比肩的“百科全书”式的鸿儒,钱钟书更以“卓尔名家,月眼镜心”盛赞其博闻卓识,天纵诗才。

    查看更多
  • 李清照: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四)

    前文我们说到,李清照与赵明诚在青州隐居了十年,在这十年当中,他们白天不是一起逛古玩市场,看到有好的书画作品,或是彝鼎之器,便买来收藏,就是一起研究他们的藏品、著书;晚上又一起斗茶,互相考校学问,日子过得可谓“乐在声色狗马之上”。这或者是李清照一生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查看更多
  • 李清照: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三)

    查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