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著名作曲家、指挥家谭盾12月21日被任命为美国巴德音乐学院院长,任期将于2019年7月1日开始。巴德学院发表声明说,赴任后,谭盾将带领巴德音乐学院履行教授培养青年音乐家的使命,同时努力推动东西方文化的研究与交流。巴德学院校长莱昂·博特斯坦对谭盾能够担任巴德音乐学院院长表示由衷欢迎。博特斯坦说,作为作曲家、指挥家和艺术家,谭盾跨越了文化与流派,拓宽了音乐的定义。

  谭盾表示,十分期待能在任职期间与世界各地的音乐家共同探究音乐世界,“音乐是一种世界性语言,来自不同文化背景、讲不同语言、怀抱不同梦想的人都能够通过音乐来彼此沟通与理解。”巴德学院是美国享有盛誉的文理学院,其下属的巴德音乐学院,被认为是美国最优秀的音乐学院之一。

  

  听妈妈的话

  谭盾, 1958年出生,湖南人。198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院,同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他是中央音乐学院“四大才子”之一,当时被新闻界、艺术界称为“新潮音乐”、“先锋派音乐”、“崛起的一代”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谭盾去美国留学,母亲对他说:“不喜欢艺术的女孩子千万不要娶,不喜欢艺术的家庭千万不要去住,不喜欢艺术的国家千万不要去。”成年后的谭盾,越来越觉得母亲的话有道理,他说:“当你喜欢艺术时,这个国家就会充满了关爱、人情、人性,会对所有的山水、天空、大地都充满了感情,这就是艺术的巨大力量。”无独有偶,宫崎骏也曾表露出类似看法,“真正做艺术的人是温暖的,有人性支撑的”,他的每一部动画里不仅仅是讲一个故事或者让人一笑,还有他关心和想要呼吁的内容,文化与人性才是艺术的精髓。

  谭盾一生获奖无数,其中与李安合作的《卧虎藏龙》可谓是双赢。李安凭借这部影片获得华语电影历史上第一部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奖项,而谭盾不仅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还摘得了格莱美奖最佳电影原创音乐专辑奖。

  

  “人类最大的财富是想象力”

  很多人评价谭盾的作品里有一种创新的生命力,比如可以让提琴拉出二胡的声音,从大自然中捕捉声音的灵感元素。谭盾这种创造力的源泉来自于哪里?

  谭盾说:“我记得多年前中央电视台做了一期节目,把郎朗、余隆还有我三个人聚到一起,问了我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最大的财富是什么?是金钱吗?郎朗说不是,是青春,是年轻,年轻就是财富。余隆说,我的女儿是我最大的财富,我最爱我的女儿了。问到我,我说,其实最大的财富是人类的想象力,有了想象力就什么都可以有。

  “想象力在哪里?我特别喜欢祖先给我们的教育:想象力来自于大自然,要听水、听风、听涛、听雪,听到下雪的声音是非常需要想象力的事,你能不能看见风,这也是一种想象力的反映。所以我教导小孩子,特别是学艺术的小孩子,去关爱大自然的点点滴滴,你会从中得到非常多的想象力的训练。

  “想象力可以训练,灵感也是可以训练的。这些东西我们常常说是天生的、只有天才才有的,其实它们都可以通过训练得来。后天的训练非常有益,而且是最关键的。我们做环保时,也可以把艺术、把跟大自然的接触与环保理念结合起来,这样可以更加启发我们的灵感和想象力,把环保做得更有艺术性、有吸引力、有舆论性和教育性。”

  

  “一切对于传统的追溯是为了未来的创造”

  传统艺术、传统题材如何在当代寻找落脚点、如何在当代寻根?

  谭盾解答:“从运动的角度来看,一个跳远运动员必须要先退回去,然后助跑,才可以跳得更远。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也是这样的,拳头离得更远,打得更重。如果以这个角度审视艺术,会发现未来跟过去有着明显的联系,所以艺术家们常常寻觅消失的根脉去了哪里。

  “中国古代哲学里有两句话特别感动我,一句是大音希声,即最宏伟的声音只能在寂静中被感悟到,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听雪的原因;还有一句是形断意不断,形断掉了,其实意才刚开始。就如弹古琴的人,琴声后面那些五花八门、让人无限想象的斑斓颜色才是真正意义的开始,所以我们希望回到传统、追寻消失的根脉,是因为传统有着大音希声和形断意不断的魅力。”

  

  “民族文化的象牙塔里需要有人”

  中国观众对于很多外国的作曲家、外国的音乐比较熟悉,但反过来,国外的民众对于中国的作曲家、中国的音乐有相同程度的认知吗?

  谭盾说:“中国的文化要走出去,一定要融合世界文化,占领教育。我们做《女书》,可以用民乐做、用戏曲做,那为什么选择了用交响乐做?因为每个国家都有交响乐团,而交响乐团周围会有很多音乐学院,这样的话,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在上课时,可以弹中国的音乐,透过中国的音乐又可以看到孔子、老子,这很有意思。“我现在在美国,很多年轻人能认出我来,因为美国的学校里教我的音乐。而一旦教我的音乐,必然要牵扯到什么是禅宗、什么是老子、什么是孔子、什么是长江、什么是黄河。

  “所以我觉得,民族文化要走出去,最重要的是跟世界机制、世界文化、世界教育接轨。莎士比亚、贝多芬在中国家喻户晓,那是因为我们的课堂在讲莎士比亚,我们的音乐课在讲贝多芬,中国所有城市的新年音乐会都演奏《欢乐颂》。西方音乐已经进入到中国的教育体系,中国的音乐走出去时,不要走马观花,更不要天女散花;中国的文化走出去就是要拥抱世界文化,要进入他们的教育体制。

  “中国的艺术家需要有国家的支持,这个民族一定要懂得,象牙塔里需要有人。这么一个伟大的民族,如果象牙塔里是空的,我们怎么让我们的文化跟世界接轨?怎么让我们的文化进入全世界的教育体系、进入全世界的交响乐团?我每次做一个新的交响乐作品时,都希望把传承扩大,融入在我的音乐里。

  “同时我认为,社会一定要明白,我们的艺术和艺术家需要整个社会去爱、去捧着。一个爱艺术的民族、一个学艺术的民族、一个对教育和美非常崇尚的民族,一定是非常伟大的民族。这样别人才愿意来到你这里,跟你交心,把你的东西当成宝贝带出去,带到别人的灵魂之屋里,带到别人最深的心房里保护起来。”

  (据新华社、音乐之友等整理,作者谢子竹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