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新闻

精彩内容

董岩

  电影《来电狂响》一上映,就获得了很好的口碑。这部电影对中国当下最热门的一些社会话题:沉迷手机、直播打赏、离婚买房、婆媳关系、养老压力等众生相,都有涉猎。擅长搞笑的马丽在影片中出演韩笑,韩笑是当代中国女性生存困境中的一个缩影,这个职场女强人在被性侵之后,强撑参与游戏直至最后坦白,所呈现出来的脆弱与坚强,让人有种颇为心酸的感觉,“不搞笑的马丽”给了观众一个大惊喜。

  从话剧《乌龙山伯爵》到小品《超幸福鞋垫》,从“春晚”的舞台到大银幕电影,马丽一路带给观众欢笑,然而背后她承担的是观众的误读,过往的辛酸,自我的矛盾。

  电影《来电狂响》以6亿票房获得了元旦档冠军,还没来得及庆祝,马丽又一头扎进了“春晚”的剧组,即将第四次登上“春晚”舞台,尽管有了经验,但是连续半个月从下午3、4点到凌晨3、4点的创作、排练也让她熬得很崩溃。马丽透露尽管剧本还在修改阶段,但因为题材新颖,她对他们的节目很自信。

  

  春晚排练间隙,马丽接受了记者采访,她坦言“我身上有好几个我,女人、女汉子、小女生,甚至于泼妇。”采访中,记者也发现在美丽、自信、欢乐、强势的她背后,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一面女汉子 一面小女生

  荧屏中的马丽给人的感觉是个很硬的人,在话剧《乌龙山伯爵》中,她演过变性人马丽莲;在电影《夏洛特的烦恼》里,她演过女汉子马冬梅;在电影《羞羞的铁拳》中,她又变成了一位“纯爷们儿”马小;在电影《来电狂响》中,她是梳着一头干练短发的职场女强人。

  生活中的马丽,曾经也是一个女汉子。工作中,她像男人一样冲锋陷阵,给人的感觉是能够处理好所有事的人,文能换灯泡、武能扛大米,从经济到精神都保持独立。她说她以前是一直照顾别人的人。比如演出后,还要给开心麻花剧组主创们煲汤,照顾他们。虽然累,但却乐在其中。

  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她开始胆小了。前年,马丽连续一个多月在香港拍摄《喵星人》,结束工作后,她准备飞回北京。但由于遇到管制,她在机舱里坐了整整五个小时,飞机依然没有要起飞的迹象。持续报警的身体开始有了更强烈的反应,马丽感到呼吸困难,像有人掐住了她的喉咙,飞机上没有氧气,工作人员以马上就要起飞为由,拒绝她下机,她又听不懂粤语,孤立无援,情急之下,助理拨打了999,救护车来了,当她被抬下飞机时,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马丽被送进医院,在昏睡多时后,醒来的那一刻,她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情,生命很脆弱,要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我开始变得胆怯了。”她说。

  从香港回来后,马丽还没来得及休息,又去参加了一个真人秀节目的录制,节目里嘉宾们被要求体验高空项目,身体不好且有恐高症的她被吓哭。播出之后,观众并不了解幕后的情况,就给她留言,批评她表现差,马丽说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负面报道,她很崩溃,觉得自己还是乖乖演戏,不要再参加真人秀了。她也不愿意活在网络暴力里,消耗自己,她更坚定地要做个演员。

  “我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马丽,太清楚孤独、敏感的感觉,所以她总是要照顾别人,希望大家都好。她总是掩盖这些脆弱,习惯性地把自己“演”成一个要强的人,但经历了危险后,她对自己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我干吗要假装成一个战士呢?”  有时候,一个人在这世界上讨生活,是要把自己保护起来,甚至武装起来,但在爱情中,马丽终于找回了那个日渐远去的小女生。恋爱、结婚后的马丽,越来越柔软,“我老公呵护我更多一些,生活中他能替我做的事情都替我做了,做饭、买零食、帮我按摩、陪我聊天。”哪个女人天生就是强悍的,不希望小鸟依人呢?马丽说:“被保护了,才有可能柔软。”

  马丽的化妆包里有印着Hello Kitty的护手霜、黄色蝴蝶结发卡、闪闪的耳环、小瓶香水。她说和先生在一起时,她就会撒娇、耍赖,“我骨子里,还是更女孩一些。”

  很多人初到马丽家,以为她已经有了孩子,因为到处都是玩具,别的女生出去逛街多爱买包,她却多爱买公仔玩具,以前在开心麻花演出的时候,是粉丝送她,后来有时间去看电影,一定要在商场里玩抓娃娃机,对于这个爱好她很专一,所以家里的公仔玩具就越来越多。“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生。”马丽俏皮地说。

  

  一面自信 一面自卑

  马丽的笑声响亮浑厚,不会扭捏羞涩,每个角色都被她拿捏得恰到好处,不论是老太太还是女老板,她的表演都能让人捧腹大笑,这样一个喜剧演员,给人带去欢笑的人,内心的不堪,却少有人知道。

  马丽出生在辽宁省丹东市下面的一个县城。小时候,她总是被妈妈打扮成一个小公主,妈妈喜欢给她烫洋气的小卷发,穿着精致的公主裙,在幼儿园,老师整天都抱着她,舍不得放下。但8岁时,父母离婚,马丽被判给母亲,“我妈妈要做生意、要养我,所以我在姥姥家长大,没有什么安全感。”

  “10岁以后,我就‘长裂巴了’。”因为个高、腿长,马丽被老师选去练体育,她先后练过短跑、长跑、标枪、篮球,于是很多男同学都跟她混成了哥们。

  后来,马丽考上了中戏,毕业后,又进戏剧导演林兆华在北京大学办的戏剧研修班,在专业学习期间,马丽成绩拔尖,一直是班长、课代表,但每天在排练厅对着镜子练习表演的她,也存在着一些社交障碍。大学期间,她只去过两三次食堂,就因为人多,她宁可躲在宿舍里吃饼干、面包。她说:“后来我妈妈跟我说,我曾经跟她说过,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很自卑,没有方向。这事我都忘了,但我真的有很长一段时间,处在自信与自卑的矛盾之中。”

  学了7年表演,后来又演话剧,还上了大银幕,马丽却害怕社交,害怕人多,害怕被关注。作为一个演员,她不知道能跟陌生人说什么话,进陌生剧组,需要花很长时间去熟悉,走红毯、发布会,都让她感到恐惧,毕业后,周围所有同学都在跑剧组递照片和简历,她却觉得“没那个自信”。她只有在表演中,才能享受到那种自信的感觉。

  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心麻花的编剧、导演彭大魔和马驰看到了马丽的表演,随后,两人邀请她去开心麻花客串,后来又一步步升级,直到成为开心麻花的“千场女王”。马丽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她在上面发光的舞台,同时也找到了自信。

  如今自信的马丽认为自己的演员生涯很长,她能够尝试的类型也不受限制,所以她要慢慢享受这个过程。

  

  一面美丽 一面扮丑

  每个女孩子都希望别人夸自己漂亮,更何况是演员。马丽知道自己不是大众审美中那种漂亮的女孩,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接二连三地被打击,比如中戏的一位老师就曾直言不讳地对她说:“如果想干这行,最好去弄一弄。”还有,她也遭受过语言暴力。曾经有朋友推荐她到一个电视剧剧组。进组后,化妆师满是看不起,其他人说着当地方言,对她指指点点,她大概听懂了他们的意思:“就觉得我肯定是跟老板有一腿。要不然不可能轮到我演。”导演看了看她,也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马丽没有吱声。到片场,演了一天戏后,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变了。面对别人对自己长相的质疑,马丽唯有用专业水平来证明自己。“我是不是美女,但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马丽说。从此,她不再跑组,安心演起了话剧。

  其实马丽也是个很爱美的人,日常生活虽然不化妆,但她很讲究搭配,每次出门,鞋子、袜子、裤子、上衣、帽子,包括饰品都会精心地搭配一下。如果只做喜剧演员或者话剧演员,可能观众对她的样貌不会有那么多说辞,但她给自己的定位是演员,她也是个爱美的女演员,随着自己走上大银幕,她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

  以前从不敷面膜的马丽开始做皮肤护理,积极瘦身,虽然因为减肥饱受抑郁的困扰,但给她打击更大的是,她虽然瘦身成功,越来越美,却很难改变观众心中她是个“女谐星”的固有形象。有一件事情给了她很大打击。一次,她为了参加一个活动,跟品牌借衣服,竟被回绝,他们说她形象太土了,不愿意借给她。受了伤害的马丽反而要证明自己:请专业的造型师打造形象,拍了美美的照片发上微博,网友却说“一定是P的”,还问她能不能发点真实的照片。有人夸她好好收拾一下还挺像刘嘉玲,话音刚落,就有网友回复:“这是刘嘉玲被黑得最惨的一次。”这么多打击后,马丽开始反思,难道“女谐星”就不可以变美吗?变美了观众就不接受吗?马丽是个爱较真的人,也是个爱反思的人,当她真正意识到这样不开心的时候,她决定要做回自己。

  “我是个无肉不欢的人,从早饭就开始吃肉,后来为了减肥连饭都不吃了,减肥抑郁到厌世,后来我慢慢想明白了,不是所有女艺人都是纸片人,首先要健康、开心,我靠的不是脸蛋,我是用作品说话的。”在决定做回自己后,她也找回了自信。

  

  一面欢笑 一面安静

  在2010年,马丽和何炅演的小品《超幸福鞋垫》中,“大家好,我是来自台北的Mary。”这是马丽亮相时,嗲声嗲气的自我介绍,在被何炅反问了几遍“谁”之后,现了原形:“我是来自东北的马丽。”这个反转令不少观众印象深刻,马丽也因此为更多人所知。从2013年开始,马丽和沈腾搭档连续三年出现在春晚上,有观众评论道:“宋丹丹之后,终于又有女演员能在春晚真的逗乐大家了。”在电影《夏洛特烦恼》中,马丽的角色基本没有造型,在《羞羞的铁拳》中,因为一次意外而互换灵魂的“马小”,马丽的每次出现都会让现场的观众捧腹大笑。喜剧是把快乐带给观众,把内心的不堪展示出来,所以每次扮丑,马丽内心也是很煎熬的。

  在开心麻花里,马丽大多数造型都是红嘴唇、大长腿、高跟鞋,在剪短发之前,头发往往是大波浪,拢在肩膀一侧:一个刻板的“万人迷”style。然后一开口、一举手一投足,不是被对手砸挂,就是被自己破功。而每到这样的反转时,都是观众笑点最集中的地方。其实大家都知道演喜剧很难,而做一个喜剧女演员就更难:“因为你必须要放弃掉自己的形象,不能有任何的顾忌去进行表演,去塑造你所要扮演的角色。”

  刚刚过去的一年,马丽没有再持续演喜剧电影,她说其实自己接了好多本子,都没有出演,因为她不想“糟践自己,恶心观众”。马丽说:“但喜剧不是低俗,是很高级的东西,不是毁了形象扮丑就叫喜剧。”在没有遇到能让自己产生共鸣的作品前,她不会再轻易接演喜剧,但她仍旧热爱喜剧,因为她喜欢给大家带去快乐,看到观众对她的表演认可的时候,她就找到了作为一个喜剧演员的幸福。

  生活中的马丽在熟人的饭局上,总是站起来活跃气氛的那个人。她的老搭档沈腾曾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说,和马丽一起吃饭,只要场合稍微冷下来,她就会很突然地说,“干一个,干一个。”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马丽总是更多愿意照顾别人的感受,她为了不冷落别人,让人家开心,甚至愿意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就算有时候对方不能理解马丽的低姿态,真的会看低她,弄得她很不舒服,她也希望和她在一起的人是舒服的,但随着“人红是非多”,马丽越来越发现,“朋友的圈子越来越小,快没朋友了。”

  喜剧事业上的成功,并没有让马丽从此把自己限定在喜剧演员的条框中,对她而言,不断接受新挑战,才是人生真正的乐趣。“专业演员需要尝试各种类型的角色,我演过很多喜剧,但并不代表我只能演喜剧。去年底,马丽接演了耿军导演的电影《东北虎》,影片中马丽的戏份不多,但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做演员的幸福:“零下20多摄氏度,剧组工作人员在室外吃饭,一个人干十个人的工作,但在创作过程中,大家都在尝试各种可能的方式去展现,我的戏份杀青时,我甚至不舍得离开剧组。”

  与舞台上的夸张不同,生活中的马丽说话非常端庄,她坦言生活中的自己不太愿意讲话,是很享受安静的一个人,2019年已经有三部电影要拍摄的马丽,恐怕不能享受一个人的安静了,但她也在为自己的生活做着打算,当妈妈一直是她的梦想,她希望两年内可以实现。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