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1991年,郑爽出生在沈阳的一个普通家庭里。为了将这个可爱乖巧的女儿培养成一个端庄优雅的人,自童年时代起,郑爽便过起了忙碌的生活,钢琴、长笛、舞蹈、比赛、演出占据了她大部分的童年时光,而小小的她也很是争气,不仅功课分毫不落、练练跳级,艺术方面也颇为突出,曾成功入选沈阳市电影小明星的行列。2007年,16岁的郑爽在家人的鼓励下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并顺利成为北影07表演系本科班里年龄最小的学生。自此,这个从小听话懂事的东北女孩,逐渐显露出骨子里的“虎”与“倔”,开启了自己漫长的青春成长之路。

“青春于我不是好事”
      12岁时,郑爽被父母送到成都独自求学。环境的陌生和离家的孤独在她年幼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映像。即使后来被万千粉丝簇拥、被媒体追捧,自卑和社恐依然持久横亘在其心间。“青春未必在所有人看来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我,我觉得青春的时候很自卑,很不自信,也受不到肯定,还要不停地用自己薄弱的正能量跟它斗争。”在北影读书的几年,少时的离群萧索并未因环境的改变有丝毫的好转,与周围同学的隔阂愈发让郑爽感到无所适从。因为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装酷成为她为自己打上的“保护色”。“我会觉得自己很融不进他们。那时候大家会聊八卦,谈谈爱情之类的,我真的不是很懂。哪有好玩的好吃的我也不知道。虽然也很想参与进去,但总感觉自己说不上话,所以就想着还不如有一套自己的风格,酷酷的就好,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
      带着逃离一切的心境,郑爽在“全民选杉菜”活动中脱颖而出,并凭借《一起来看流星雨》入围第25届中国电视金鹰节电视剧最佳女演员,之后则出演了《画壁》《古剑奇谭》《微微一笑很倾城》《寂寞空庭春欲晚》《夏至未至》等一系作品,角色或空灵或温婉、或冷艳或娇俏,还被粉丝们爱称为“小仙女”。然而,在观众还沉浸在她清纯可人的形象中时,郑爽却一反常态地开启了“放飞模式”,素颜出镜、形象“邋遢”、碎碎念、各种表情包……直到站在《青春斗》的宣传发布会上,观众们才发现,这个28岁的“热搜女王”,似乎终于跨过了自己的青春期,真的长大了。

“赵导包容我的小矫情”
      校园、偶像、古装……回顾郑爽参演过的剧目,似乎少有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而此次加盟赵宝刚导演的现实主义时代青春剧《青春斗》,不仅填补了她演艺生涯中的一块空白,也给了她完全不同的青春成长感受。“特别的不一样,偶像剧更多的带给你的是甜蜜,很美好,甚至是美好得很不真实。但现实题材是需要你每天往自己内心打很多鸡血的那种感觉,甚至需要欺骗自己来面对现实。”郑爽坦言,《青春斗》是真实的“北漂”青年群像,“它让我理解了很多上班族的不容易,尤其是那种心酸和挣扎。”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是郑爽对剧中青年群体的直接感受,但向真的果敢和率真,却让郑爽看到了自己向往的模样。“她给人的感觉永远是积极向上的,一直都是单打独斗,全副武装来面对所有事情。尤其是她会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不管是对是错,都不会包裹自己,而是会释放出来,我很羡慕她这一点。”不过,在郑爽眼中,现代的年轻人更多的是身处于“麻痹”与“丧气”的状态之中,是一种情绪上的自我克制与心理重压下的叛逃,但也正因如此,“勇敢、真诚”也不乏“矫情”的向真,有了更多的现实意义,她暗含着导演对年轻一代的期盼,代表着年轻人成长的新方向。
      《青春斗》已在北京卫视热播数日,有不少网友表示,不走寻常路的郑爽,演出了向真仗义执言的“飒”,演出了与朋友称兄道弟时的“痞”。面对网友的热评,郑爽则笑言一切归功于导演,是导演的鼓励和包容给了自己信心和动力。“他非常在乎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回忆拍摄之初的情境,她直言自己和导演也有过观念上的摩擦与碰撞,但导演会一点点给自己分析,缕清人物的心理逻辑,帮助自己理解人物的“作”与“丧”、“斗”与“燃”。“有时候确实会不理解,我不想把年轻人拍得那么不懂事或是怎样。他会理解我,虽然他的立场很坚定,要拍的戏份一定会拍,但如果我觉得这个地方还没过去,他会为了我改天再拍,哪怕已经置好了景。导演从来都不计较我的矫情。真正的考验都是内心的,你要敢于静下心来去感受他们的生活,感受人物的辛酸与不容易。这是我希望自己做一个演员时能够做到的。”回归剧作,谈及自己对向真一角的思考和设计,郑爽也大方分享了自己在服饰方面加入的“小心思”。“我希望她的穿着是穿着睡衣从被窝里出来的那种样子。剧里好多衣服也是我自己淘宝买的,一件都不会超过50元的那种。”

“想要成为一个隐形的人”
      “年龄越来越大了,觉得没必要做成自己不舒服的样子。”如向真一般,自愿抛弃明星光环的郑爽,更像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穿自己喜欢的休闲服饰,做自己的软件开发,想通过“构建一个人人都可以互相包容、坦诚面对的世界”,去包容每个人的缺点与不完美,让大家释放自己的负能量,扩散生活中的正能量。“我想要成为一个让别人感到放松的人。所以我想成为一个更贴近生活的人,大家看到我会觉得好像跟自己一样,看到我之后会觉得我也可以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过于严谨地对待自己的生活。”她自言并不向往镜头前有一个光辉的自己或风度翩翩的形象,而是希望自己不要被看到,“成为一个隐形人”:“其实每天面对那么多镜头还是会感到不舒服,所以拍戏这件事我会觉得顺其自然就好。演员只是我人生道路上的其中一个职业,并不是最终的那个职业。”
      如今再面对来自外界的负评和声音,郑爽已经能够尽力做到坦然面对,“我也只是个普通人”不仅是她对自己的定义与评判,也是她与自己和解的方式。“我不可能做到始终都那么优秀,自始至终各个方面都永远向上。也不想成为一个特别优秀的人。比如在我特别火的时候会突然不想拍戏,就是想暂停这种所谓的人气,我会觉得我是那种给压力的人了,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记者 张琳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