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独家报道 □记者 夯石(张琳)

 

      不久前,电影《地久天长》在柏林电影节首映时,恰逢咏梅生日(2月14日),这对于她来说意义特别。剧组为咏梅举办了庆生宴,王小帅导演和众主创也纷纷送上祝福,场面温馨感人。咏梅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从1995年开始演戏,从影二十多年演了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其在《手机》《唐山大地震》《刺客聂隐娘》等佳作中均有演出。谈及获奖心情,咏梅表示其实《地久天长》入围主竞赛的时候她就特别开心,“小帅导演之前好多作品都去到戛纳、威尼斯的。当初我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一定是可以得到肯定的作品。能得到这个最佳女演员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也很感谢小帅导演,没有小帅导演就不会有我这个奖。”
      很多人都觉得咏梅太理性,有些冷,不太像演员。咏梅多年前接受笔者独家专访时也曾承认自己经常会给人这样的感觉,但她说自己已经变了很多,特别是身上少了年轻人的傲和狂。咏梅是一个感恩的人,对朋友的好更是念念不忘。笔者就记得她非常感激已故演员傅彪对她的帮助。

彪哥脚后跟都跺坏了
      已经故去的傅彪可以说是咏梅的一个重要的领路人。“1998年拍《梦开始的地方》,是我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当时压力很大,因为同组的演员都很强,只有自己没什么名气。在此之前,我觉得表演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也拍过几部戏了,也会哭了,自认为懂一点表演了,但就是想不出怎么让人物更加活灵活现。我现在看辛平平这个角色,觉得有很多的遗憾。拍完《梦开始的地方》,我的心理和对表演的理解都变得成熟了。在拍《梦开始的地方》时,彪哥还没有真正火起来。他很爱聊天,我们经常在一起聊戏,他一说起人物就眉飞色舞,手里端个大缸子,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包括表演和做人。他对角色的分析很专业,不仅聊他自己的戏,也聊别人的角色,有他在,剧组的氛围就很热烈,我在别的剧组很少碰到他这样充满热情和激情的人,他讨论剧本讨论人物时的那种热情令我很感动也很敬佩。他拍戏很认真很敬业,记得《梦开始的地方》里有一场戏,我要给刘蓓扮演的角色下跪磕头,求她把男朋友还给我。头要磕出血来,不过,没有真磕。当时是冬天,为了帮助我拍出头磕地的效果,他脱了鞋,用脚后跟用力跺地,发出声响配合我的动作,一共拍了两三条,后来他跟我说,就为这场戏,他还把脚后跟给跺出毛病了——跟腱有些问题,因为他当时很用力,怕录不到嘛。其实,导演没有要求他这样做,他完全是出于热情。这件事让我想起来就很感动,原来还以为自己多么热爱表演多么认真敬业,跟彪哥一比简直差得太远了!彪哥也跟我说过,咏梅你太理性了,应该感性一点。我当时还挺不服气,心说你没有机会看到我感性的一面。拍《梦开始的地方》时正是我的转型期,他对我的帮助很大,使我告别了轻狂,对表演有了更深的认识。”
      咏梅和傅彪的第二次合作是在电视剧《相邻不远》,咏梅扮演农村媳妇兰花,是傅彪的邻居。
      “到剧组之前,我就想:彪哥听说我演兰花,心里肯定会打个问号:咏梅那么理性,能演好吗?不过后来他对我还是挺肯定的,有几场戏把他都逗乐了。他鼓励我照着这个路子走下去,今后驾驭类似的角色肯定会更好。”
      当年,咏梅得知傅彪因肝癌晚期做完肝移植手术正处在重度昏迷之中时,心里非常着急,记得采访那天,咏梅刚刚联系了几位合作过的朋友要去医院探望。“我真有点想不到,他身体那么棒,也不喝酒也没什么坏毛病……我和他平时通话很少,但每次通话都很亲,我一直管他叫哥,因为在《梦开始的地方》,他就演我哥(辛黑子)。之后我就老这么叫他。那次他还跟我说: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跟秋芳(傅彪妻子)姐也很好,彪哥让我叫嫂子,我说我就叫姐。”

好角色总是擦肩而过
      咏梅的演艺路跟她的性格有很大关系,从小就很倔强的她,有点儿“不依着我不行”的劲儿,这种执着也使她虽然错过很多机遇,但同时也获得了用实力说话的资格,柏林获奖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现在的一些“鲜花”“鲜肉”恐怕很难像她那样用20年的耐心闷着一股劲儿,低头向前。咏梅在回答每一个问题之前都要沉吟,仿佛是不想好了不说。她的这种理性、矜持、低调,是否在躲避什么、保护什么?
      “说到躲避,我可能有一点,我这人不太喜欢站在舞台上被关注,当然不是指演话剧。我就是不喜欢太耀眼的感觉,不喜欢往前冲,总喜欢躲在幕后。至于保护什么,我想我是要保持一个比较冷静的心态,更有利于塑造角色。我与这个行业保持一定距离,是想更纯粹地去表演,我更关心角色、表演带给我的内心快乐。其实矛盾也恰恰在这里。即使很有名的演员也需要媒体关注,何况是我,但我不会很刻意。有些人觉得我很冷漠,其实接触惯了真的不是这样,那特冷静的一面其实并不是真实的我。我从小就不爱出门,不是很积极沟通的人。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娱乐圈的,别人一介绍我是演员,我就觉得很陌生、很不自然。”
      关于《地久天长》这部长达三小时的中国家庭片,咏梅说自己最近也一直在回味,“我觉得这个电影不是一个纯粹的悲或喜。实际上它讲的是一种爱。爱,本来就是温暖的,就像那个海报,主人公通过这么一段艰辛的心路历程,最后回归到了——爱。”
      咏梅还讲过她的“矛盾心理”,“其实,做这个行业有时很矛盾,一方面与好的演员、剧组合作,应该感到满足、兴奋;但另一方面,投资商总希望请有卖点的演员,而你虽然很喜欢某个角色,很有创作的欲望,但就是干看着拿不到,这是演员最苦恼的事。有很多时候,有很多机遇擦肩而过,一提到卖点,我就没辙了,我老问自己:我怎么没卖点呀?有一段时期心里有些波动,不平衡,会有烦、累的感觉,有时都不想做演员了,这个行业竞争这么激烈,好角色总是擦肩而过,自己又是这么一种性格,不喜欢往前冲……所以只能靠自我调节保持心理平衡。”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