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执导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三国演义》的确是时间有些久远的事情了。王扶林抬头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说:“《红楼梦》已经播出近32年,《三国演义》播出25年。我是沾了曹雪芹和罗贯中的光。”有人说导演只要有一部代表作,就可以受益终生。王扶林执导的新中国第一部电视连续剧《敌营十八年》在当时全民收看,万人空巷。之后导演的87版《红楼梦》和94版《三国演义》接连成为中国电视连续剧史上的扛鼎之作,牢牢占据了亿万观众记忆的内存空间,至今难有超越者。

改编名著是一次朝圣之旅
      好作品的秘诀是什么?“剧本!”王扶林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质量过硬的剧本,一切都是妄谈。”虽然已退休多年,王扶林现在念兹在兹的仍然是他挚爱的电视剧。“现在很多电视剧只靠表面上的花里胡哨博眼球,弄几个明星来撑场面,这是站不住脚的。电视剧能不能吸引观众,还是要靠作品的质量。我们在动笔写电视剧《红楼梦》剧本之前,光研究原著就用了一年时间”。
      20世纪70年代末,王扶林去伦敦考察,回来后便提出:“英国可以把莎士比亚的作品拍成电视剧,我们为什么不能让中国古典作品见诸荧屏?”当时中国尚无改编名著的先例,他的提议只能暂且搁置。机遇很快就降临了。1982年,中央电视台台务会正式决定开拍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导演就由王扶林担任。接到任务后,王扶林的心情“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多年的梦想竟如愿以偿,惧的是对名著改编尚心里没底。王扶林只在青年的时候浏览过《红楼梦》,并没有通篇看下来。不懂原著,怎么能拍好电视剧?王扶林心里有些打鼓,便请教了红学家吴世昌。吴世昌建议他先召开一个座谈会,听听红学家们的意见。
      1982年的冬天格外冷,在中国音乐学院的一间屋子里,挤满了红学家,热烈的讨论声盖过了屋外寒风的呼啸声。“大部分专家都觉得这个事情很好,但也有不少专家担心能否改好。”王扶林心想,自己初出茅庐,能干起来就不简单了。他一直很信服铁人王进喜的处世哲学——“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那时每天都像踩着地雷
      “谁来改”“怎么改”成为首要问题。“有人熟悉影视编导,但不懂《红楼梦》;有人懂《红楼梦》,但不熟悉影视编导。两者兼而有之的人很少。”权衡再三,王扶林最后建议台里找懂原著的人来改,“不熟悉影视编导,可以找人协助。但不懂《红楼梦》,很难在短时间内学通”。
      红学会推荐了北京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周雷、曾写过电影《谭嗣同》剧本的中央党校研究员刘耕路以及淮北师范大学讲师周岭,三人组成编剧组。中央电视台还接受王扶林的建议,成立了顾问委员会,邀请王昆仑、沈从文、启功、吴世昌、吴祖光、周汝昌、曹禺等一批红学家和剧作家加入。人前表现得干劲十足、信心满满;晚上回到家,盯着房顶,整夜不能入睡。“《红楼梦》的改编,事关祖国文化遗产的传承,千万不能搞砸了。”王扶林说。
      王扶林向台里请求解除他日常录播节目的任务,用一年时间研读原著,翻阅有关学术文章。遇到不会的问题,就向红学家们请教。尽管如此,在红学家们讨论剧本的时候,他仍不敢插话,害怕自己理解太肤浅。“那时每天都像踩着地雷,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
      王扶林犹如一名木匠,仔细雕琢自己的作品,细致入微。“改编名著的目的就是普及名著,让观众从原著中提升文化涵养,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所以,每个细节都要尽可能地符合原著精神”。在小说《红楼梦》第七回中,贾府老仆焦大喝醉酒,朝王熙凤大骂,其中有一句是“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当时有人提出这句话有误,按照正常逻辑,应为“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请教红学家后,大家恍然大悟:“焦大喝醉了,说话肯定颠三倒四,曹雪芹这样写是有用意的。我们不能自作主张,随随便便就修改了。”
      还有一次是搭建荣国府的景,府门前一个牌楼上写着“荣宁街”。搭景完成后,剧组请红学家们过来把关,看场景是否符合小说设定。红学家们看了一眼就说:错了错了!荣国府是弟弟,宁国府是哥哥,应该是“宁荣街”。至今回忆起来,王扶林仍然唏嘘不已:“如果没有红学家把关,不知后期将遇到多大麻烦。我们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

电视语言要得到充分发挥
      把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是把一种艺术形式转化为另一种艺术形式。两种艺术形式不同,叙事的方式也有很大不同。既忠实原著,又拍得好看,方能“美美与共”。小说的第一回到第五回里,甄士隐从荣到枯,贾雨村从枯到荣,这个“小荣枯”是全书的一个缩影。如果要按全本内容来表现电视剧的话,这部分不可或缺。但电视剧毕竟不同于小说,不能播了很长时间,主角还没有出现。于是,王扶林就在忠实原著的基础上,把前五回压缩至半集,让观众能很快看到黛玉进府和宝黛相会。
      “如果只照搬原著、以文学的方式塑造形象,电视语言得不到充分发挥,即使故事铺陈得再好,也很难满足观众需求。”王扶林始终坚持着这样的原则。1987年5月,《红楼梦》的热播犹如一声惊雷,唤醒了古典文学名著改编的春潮。两年后,中央电视台计划将《三国演义》改编成电视剧,当时很多导演主动请缨,台里决定还是让王扶林担任总导演。
      改编的经历总算有了,但拍《三国演义》如同要跨过另一座险峰,一切要从零开始。王扶林和五位分导演仅研究剧本就花了8个月时间,每周讨论一次,每次讨论两集左右。导演和监制必须参加讨论,其他主创人员有时间也要过来听。“那时,会议室里满满都是人,很多人主动来听。他们觉得听专家讲解,可以加深对小说的理解。”
      看似平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在王扶林眼中,每次改编都是一次朝圣之旅,心中充满敬畏,脚下如履薄冰。
邢大军据《光明日报》刘江伟/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