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今年第91届奥斯卡获奖名单揭晓。凭借《徒手攀岩》,华裔摄影师金国威和妻子伊丽莎白·柴·瓦沙瑞丽首次获提名就斩获最佳纪录长片奖。影片还原了亚历克斯·霍诺尔德登顶酋长岩的过程。

大学时爱上攀岩
   1973年10月,金国威出生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曼卡托,父母都是中国人,父亲来自温州,母亲来自哈尔滨,均担任图书管理员工作,这样普普通通的家庭中能培养出一个世界级的探险者,着实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金国威的家庭教育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家庭式教育。“我在远离冒险的环境中长大”,金国威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在埃斯蒂斯公园长大,从小也没有接触过攀岩和滑雪,我小时候只知道读书。”
      他精通中文和英文,四岁开始学拉小提琴。他以全A的成绩毕业,擅长游泳和武术。改变发生在金国威大学时期。作为卡尔顿学院的本科生,金国威学会了如何攀岩,并深深沉迷其中。毕业后,他干脆住在了车里,天天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里攀岩,人们给这些致力于登山攀岩,放弃奢侈生活的人起了个亲切的外号——邋遢鬼,但他的父母对此并不支持。“他们觉得我变成了一个流浪汉”,金国威说:“他们花了一辈子积攒的钱送我读中学,再到私立寄宿高中,最后从私立文理学院毕业。他们不理解我的选择,这也无形中给我增加了许多额外的压力和自我怀疑。”
      金国威早期受《霍比特人》这部作品的影响非常大。他说:“我喜欢勇敢的想法,进行疯狂的冒险,做从未做过的事情。这很浪漫,我渴望这些东西。”

父母并不支持他的事业
      作为专业登山者、滑雪者、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勇气、冒险和讲故事成为金国威职业生涯的三块最重要的基石。在过去的十年中,尽管沉默寡言的金国威表示他更喜欢成为那个在镜头后面的人,登山传奇人物康拉德·安克尔于2001年帮助金国威获得了“The North Face”(北面)的赞助。次年,康拉德邀请金国威加入他和加仑·罗威尔、里克·里奇韦一起在西藏偏远的羌塘高原上进行无支援探险。这个故事登载在2003年4月的《国家地理》杂志上,金国威极具特色的照片获得了广泛的关注。
      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发表文章,让金国威的父母慢慢开始理解并看到了儿子在这条非传统职业道路上所体现的价值。“我的妈妈来到华盛顿,看到我和康拉德、里克在格罗夫纳礼堂演讲”,金国威说:“入口处陈列着我们所有的照片和整个故事,这太酷了!”
2011年,金国威和两位同伴成功登顶被称为“鲨鱼鳍”的梅鲁峰中峰,成为世界上首批登顶的队伍。在《攀登梅鲁峰》中,金国威既是导演、摄影,也是拍摄对象。伊丽莎白通过专业电影制作人的角度,将影片更好的呈现出来。2015年初,这部纪录片在圣丹斯电影节亮相,获得评审团大奖提名。2013年,金国威与拍摄“梅鲁”时的合作伙伴、导演兼制片人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结婚。
      伊丽莎白在纽约长大,母亲来自香港,在大学里担任行政工作,父亲来自匈牙利,是一名大学教授。2003年,她参与制作的第一部电影《平凡生活》就斩获了纽约翠贝卡电影节最佳专题纪录片奖。2017年6月3日,金国威和妻子伊丽莎白陪同亚利克斯·汉诺德首次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进行El Capitan的无保护徒手攀登,并制作了长篇纪录片《徒手攀岩》。

拍摄纪录片背后
《徒手攀岩》的诞生可以追溯到2008年。
那一年,亚历克斯徒手用2小时45分钟,从垂直的北面徒手爬上半穹顶,一战成名。
这次挑战后,亚历克斯认识了金国威。后者谈到,要为《国家地理》杂志拍一部报道他徒手爬岩的纪录片。亚历克斯说出那个梦寐以求的地方——酋长岩。从2009年开始,他就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徒手独攀酋长岩。
2014年,《徒手攀岩》开展前置作业,金国威集结了拥有丰富攀岩经历的专业摄影团队,每一位摄影师都是专业攀登者。正是因为对攀岩运动的了解,拍摄团队的每一个人深知拍摄这一行为对攀岩者的干扰。金国威会等待亚历克斯做好准备,同时带领团队多次实地勘察,提前到达酋长岩顶部架好机位,把器材事先固定在悬崖上。挑战当天,趴在岩壁上的摄影师有5位,利用高倍镜跟拍留守谷底的有3位,还有一架直升机负责全景拍摄和航拍。
他们本身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没有人能保证亚历克斯不会死掉。攀岩家、亚历克斯的好朋友汤米举了个例子:“想象一下,假如有一项奥运会级别的运动项目,如果你得不到金牌你就会死,那么徒手攀登酋长岩就是这项运动,你必须做到毫无差错。”
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亚历克斯成功了。正如导演伊丽莎白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所说:“这部电影献给所有相信不可能的人。”
   亚历克斯把不可能变成现实,金国威和伊丽莎白让观众有机会全方位的了解亚历克斯,在影片的最后20分钟,一起见证他登顶酋长岩的奇迹。《徒手攀岩》拍摄完成后,2018年他们又和康拉德一起完成了南极洲毛德皇后地(Queen MaudLand)的远征探险,开辟了乌尔维塔纳峰Ulvetanna(别名狼牙峰)的攀岩新路线。事实上,就在金国威计划踏上这个为期六周的南极探险之旅的前一天,他的父亲去世了。金国威差点放弃这次行程,但最终怀着复杂的心情选择按照原计划出发。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在世界上最令人敬畏的目的地之一,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着自己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事,金国威确信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我在南极的每一天都在回忆我的父亲”,金国威说:“在攀登过程中,我的脑海中时常浮现出童年时期与他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那些遥远的记忆全都回来了。”据1905电影网 未什默/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