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上甘岭》电影中,女卫生员“王兰”的英勇形象和她那悦耳的歌声,已深深地铭记在观众心中。而电影中的王兰也确有其人,她叫王清珍。王清珍现在居住在一个干休所中,老人家80多岁了,精神头还不错,人很和蔼,周边照顾她的人都称呼她为王阿姨。在采访的2个多小时里,王阿姨数度抹泪,向我们展示了那段战火纷飞的日子。

 

为“躲婚”走进革命队伍
      我是为‘躲婚’走进革命队伍的。”指着在上甘岭战役中抢救伤员的照片,王清珍开门见山。王清珍出生在一个铁路工人家庭,幼年随家人逃难到贵州威宁一带,当时父亲王基庚在铁路工程局修铁路,母亲失业在家。
      1950年9月中旬,我15军第45师奉命围剿盘踞在威宁地区的匪特,与敌人在县城外激战一夜。第二天早上,王清珍打开大门,发现解放军已经进城,他们就睡在道路两边。他们守纪律,不扰民,对老百姓好。后来,45师宣传队住到了王清珍家里,里面有几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们天天忙着排练节目,准备为部队进行慰问演出,并邀请王清珍去观看。
      演出那天,部队先请“杀敌英雄”王学智作报告。淮海战役中,王学智与两位战友在敌包围圈内转战3天,不仅捉了6个俘虏,还把伤员带了回来,光荣立功。王学智的英雄事迹让王清珍深受震撼,人民解放军的良好形象深深印在了她的心底。从此,她积极为宣传队做事,并主动到45师后勤部医院帮忙照看伤病员。
      不久,部队准备入朝作战。王基庚担心解放军一走,那个要抢婚的人又要来抢女儿为妻。为躲掉这门所谓“婚事”,他决定送女儿参军。第二天一早,王基庚拉着王清珍赶到45师后勤部医院,要送她参军。部队领导说王清珍太小了,王基庚一听急了,说:“我的闺女你们不带走,就要被人抢去做小老婆了!”部队领导闻听此言,感到了问题的严重,遂决定收下王清珍,分配她在师后勤部医院当卫生员。不久,王清珍跟随部队开赴抗美援朝前线。

17岁少女替异性战友排尿
      1951年初,卫生员王清珍跟随第三批入朝的志愿军某部官兵踏上了友好邻邦朝鲜的领土。战斗打响后,王清珍每次都要求上前线。枪林弹雨挡不住她,饥寒交迫拦不住她。她说,只要一想到战友们还在浴血奋战,身上就有股使不完的劲。医疗用品不足,卫生员们就从烈士和敌人的尸体上收集急救包;绷带不够用,就去捡敌人投照明弹的降落伞,把它撕成条做绷带;药棉用完了,就从棉衣里抽出棉絮煮沸后做药棉。
      当时,王清珍一个人要负责3个坑道并排躺着的二十多名重伤员。她每天除了给伤员清洗、包扎伤口外,还承担起许多特殊任务。一次,医院来了一批伤员。他们过结了冰的河时,脚全冻坏了。王清珍和姐妹们就帮伤员把鞋袜脱下来,先用温水泡,然后将他们的脚放在自己的怀里焐,焐热一个再换一个。一位姓李的重伤员全身裹着绷带只露出鼻子和嘴巴,喉部也被灼伤,失去了吃饭的能力,王清珍将饭菜嚼烂,口对口地喂……
      一天夜里,王清珍正在巡回查护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洞口传来轻缓而又沉重的呻吟声,她加快了脚步来到病床前,借着暗淡的煤油灯光,王清珍看到呻吟的伤员就是当天下午刚从火线上抬下来的一位姓曹的排长,曹排长的脸色很不好,头上冒着汗珠……“同志,哪地方痛?”“我,我要……”曹排长欲言又止。王清珍明白了许多:“是不是要解手?大解还是小解?”曹排长低声地回答:“小解。”“当王清珍把罐头盒拿来,想帮曹排长脱裤子的时候,他吃力地用手推了推说:“这事就让我自个儿来吧!”王清珍习惯性地转过身来,走到洞口。
      “哎哟!”忽然传来曹排长的一声呻吟,王清珍闻声迅速回头一看,只见曹排长手一软,空罐头盒“咣当”掉到地上。她急步赶到床前,心痛地说:“同志,我们死都不在乎,还在乎这点事干什么,还是我帮你吧!”话语之中,饱含着战争年代革命战友发自内心的关切之情。
      洞里的伤员也不知什么时候都醒了,纷纷劝导曹排长,“曹排长,你身体伤势太重,还是让她帮忙吧!”“曹排长,你刚来不知道,我们好几个人都是靠她帮忙解大小便。”在众人的劝说下,曹排长点了点头,可年轻的曹排长不好意思说自己尿不出来,王清珍以为刚才只是他翻身引起伤口疼痛,于是慢慢地替排长解开裤子,小心谨慎地将罐头盒接了上去。
       曹排长再一次使劲,还是没有尿出来,伤口的剧烈疼痛使他禁不住又叫了一声“哎哟,”王清珍这才明白了排长的情况。原来,排长因腹部中弹,泌尿系统受到重伤,已不能自己控制排便。她一摸排长的小腹,圆鼓鼓的,显然已经胀了很长时间,必须立即导尿,否则,就可能导致尿中毒甚至膀胱胀裂。王清珍迅速从值班室里找来了导尿管,涂上润滑油。因膀胱的极度胀疼而无法自制的曹排长也不再推让,咬着牙一声不吭地配合王清珍的救护。让人大失所望的是,导尿管塞进去了,尿液还是排不出来。情况越来越严重。钢铁般的战士被子弹打穿肠肚、被炮弹炸掉胳膊时都很少哼叫,此刻却因不能排尿而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见此情景,洞里的其他伤员急得连连叹息,王清珍更是心急如焚,一时想不出任何法子。不知哪位伤员满怀歉意地说:“要是我们哪个能够动一动就好了,用口吸也不能看着曹排长被尿活活地憋死!”“用口吸”,王清珍心里一亮,可马上又迟疑了,自己毕竟还是个17岁的少女啊!怎能……尽管是在血与火的战争中,可是对一个年轻的女卫生员来说,用口替异性排尿却是从来没有做过也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她怎能不迟疑,怎能不犹豫。
      然而看到曹排长被胀痛折磨得变形的脸庞,王清珍又怎能眼看着死神把自己的战友从身边拉走,迟疑仅在一刹那间,她不顾一切地俯下身,含着导尿管,使劲一吸,一口、两口……尿液终于流进了罐头盒里……
      1992年以来,王清珍同另外两名上甘岭英雄,深入到孝感的学校、工厂、农村,作了百余场报告,听众达数十万人。她还被孝感市区内的十余所学校聘为校外辅导员,用亲身经历教育新一代,传颂着“上甘岭”精神。
《老年世界》 李蕊娟 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