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今年50,真是特别巧,就在《老酒馆》杀青那天我满50,它让我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人生况味,真正有味的东西随着阅历增长,随着人生经历才能体会。”与印象中个性张扬、咄咄逼人的导演形象完全不同,刘江本人随和亲切,谦逊低调。
      从关注当代家庭生活的《媳妇的美好时代》,国产谍战剧标杆之作《黎明之前》,到聚焦都市男女情感的《咱们结婚吧》,再到反映新时代留学青年人生际遇的《归去来》,国民导演刘江初心未改,不断带来质感厚重、匠心独运的国剧佳作。此次他大胆尝试未曾涉猎的年代剧类型,为观众献上了一部年代醇燃大戏《老酒馆》。日前,该剧正在北京卫视、广东卫视双台热播,腾讯视频独播,开播首日高居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电视剧百日展播剧目榜首,连续多晚取得35城59城双网全国第一的佳绩,北京本地收视率破8,每天收视数据都持续攀升,并在周末再创新高。播出至今,热度和口碑持续发酵,观众网友们表示,在时下快节奏浮躁的电视荧屏中,能有这样一部匠心打造的年度好剧实属难得。

传承有营养有味道的东西
      “这个戏的格局非常大,它既是线性,又是单元的,每个人物是独立的,是独特的伞性结构。”刘江回忆初看《老酒馆》大纲时,一个个人物小传映入眼帘时的新奇,宽厚仁义的陈怀海、英姿飒爽的谷三妹、快嘴仁心的说书人杜先生、抗日好汉老北风、铁骨铮铮的东北义勇军马旅长……在他看来,《老酒馆》就是一幅《清明上河图》:“每个人物身上都有闪光点,都是讲究人,讲情义、侠义、大义。”
      “这部作品反映的是普通人身上的人性光辉。”同样是表现仇恨,在复仇中却看到人性之善;同样是以抗日救亡图存为大主题,却能关注战争灾难中同样饱受折磨的日本社会底层群众。“《老酒馆》不但是‘抗日’的,更是‘呼唤和平’的,表达的是‘爱与宽容’,是用民族传统核心价值辉映当下的时代精神。”《老酒馆》是编剧高满堂的“压箱底”大作,承载了他对父辈的敬仰与深沉的寻根情怀,也寄托了刘江对现今快节奏社会的浮躁与喧嚣的冷静思考:“一个国家如果是娱乐至死,真的是毫无希望,我们一定要传承一些有营养有味道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要拍《老酒馆》,除了好看,也是想告诉现在的年轻人,这是营养的东西,别老吃速食,得喝有营养的汤。”

用镜头让文字起飞
      《老酒馆》围绕闯关东到大连开酒馆的陈怀海展开叙述,一爿小酒馆浓缩了世间百态,如多棱镜一般折射出旧中国的原貌。这意味着年代剧执导经历并不丰富的刘江需要付出更多心血,从前期的布景搭建,人物造型设计,拍摄时的镜头调度、影调把控,到后期现代化风格的音效配置,事无巨细,刘江都亲力亲为。
      由于无法在大连取景,只能在天津影视城搭景,幕后团队包下来整个影视城全部改装,以高满堂记忆中的兴隆街为灵感基础,美术团队又走访实地,翻阅大量历史资料,严格遵循历史中大连城市建筑的风格进行设计,甚至细化到了每条街道。剧中尘土飞扬的土路都是在影视城水泥路的基础上铺上了沙子。灰瓦灰砖的中式居民楼,颇具西方风情的现代化商业街,店门口的传统红灯笼与墙壁上的民国都市丽人照,无不细致入微地展现了这一历史时期大连独特的城市风貌。
      剧中有一段在原始森林复仇的情节,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细节真实,刘江带领摄制组特意到了牡丹江旁的原始森林中取景,“我们是住在农场里面,每天从农场到拍摄场地开车一个小时,走半个小时,然后才到我们要拍摄的地方。林子每天下午不到四点就没有光了,只能收工,工作强度相当大。而且还赶上下雨,道路泥泞。真是拍得非常艰苦。”篇幅很短的几场戏足足拍了20多天,剧组上下都精疲力竭,刘江却直言“很值得”。
      陈宝国曾说是把前半生的眼泪都攒到了这一部,几乎场场有哭戏,而刘江也跟着陈宝国从头哭到了尾,常常演员止住了哭,刘江还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他调侃自己道:“我经常这样,因为拍戏的过程是一个很感性的过程,镜头里的人一感动,我也感动了,所以我自己在监视器前流泪的次数也特别多。”
      “每个演员都在现场拿出看家本领来飙戏,作为导演你不需要用多余的精力去说别的,就看好演员齐聚一堂,锦上添花。”走戏脱稿并非易事,可陈宝国几乎场场如此,程煜与秦海璐也是如此。其他演员也是毫不懈怠,八十三岁高龄的老戏骨牛犇为了表现出角色的硬气,坚持在落雨成冰的天气中赤脚走路。寒青与王晓龙在剧中饰演的是一对聋哑人患难兄弟,从接到角色任务开始,他们一个装哑巴不说话,一个装聋子听不见,泡在聋哑人堆里体验生活,足足坚持了两个多月,这样兢兢业业的演员班底让刘江直呼“太享受”。

创作是一个化学反应
      细数刘江的作品,《媳妇的美好时代》《黎明之前》《咱们结婚吧》《归去来》……几乎每一部都是“爆款”,刘江坦言:“我觉得天时地利人和缺一样都不行,当然永远不能缺的就是对这个行业的认真,勤奋这一点是永远不能少的。”
      其实刘江的导演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从小有作家梦的他阴差阳错考进了表演系,自言是用十年的时间认清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适合当演员。”他决定放弃演员这条路,开始自学编剧转做幕后。从毕业算起,兜兜转转,也算蹉跎了小十年的时间,命运才开始垂青。大学同学给他引见了电影界的一代掌门韩三平,至今刘江仍记得:“韩三平说我只跟两种人合作,一种是从来没拍过戏的,还有一种是功成名就的,你是属于从来没拍过戏的,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你要拍砸了你就别混了。”顶着这样巨大的压力,刘江开启了自己的导演生涯。2003年导演处女作《铁血青春》因各种原因未能按时播放。2005年第二部戏《岁月》,同样备受业内期待,五年后才得以播出。刘江并没有抱怨,反而很感谢这些经历:“我不认为人生有白走的弯路。其实我拍一部戏就像师傅做一个凳子,修一双鞋,就是做手艺的人,以此谋生,又给自己一点精神食粮,并且能通过这个手艺影响到别人一点点。”□本刊记者 张琳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