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第一次采访田径名将邹振先在10年前,其间我们有联络但没见过面。去年再次见他,几次接触后发现,这10年他有变化,有不变。不变的是样貌和培养出中国的田径奥运冠军的愿望,变化很多,比如,在职业生涯的概念里他已经退休了,他做了姥爷,他的团队培养了“亚洲飞人”张培萌、苏炳添、谢震业,他从教练、领队到帮助青少年训练体能。其中最大的改变,恐怕是他慢慢放下了那个“我执”。
      1979年,邹振先获得了全国“十佳运动员”的称号,此后他连续四年当选“十佳”,这是老百姓一票一票自己投出来的,四年中他在国外的比赛中从未出过前三名。邹振先因功底深厚使他成为田径界少有的复合型人才:跳远曾创7米81的全国纪录;短跑曾在曼谷亚运会跑4×100接力最后一棒;铅球前抛远达16米50,曾两次赢了国家举重队力气最大的马文广。
      邹振先备战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1981年邹振先以17.05米的成绩在第4届亚洲田径锦标赛中获得冠军,7月在第1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他以17米32的成绩获得金牌并打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纪录。9月在第三届世界杯田径赛中以17.34米获亚军,并破亚洲纪录。四年中,身体处于巅峰状态的邹振先,每次到欧洲参加大赛,从未出过前三。却恰在奥运前一个多月,遭遇运动生涯中最严重的伤病。
      奥运会前一个月,邹振先随中国田径队一起,来到美国疗伤、训练。就在中国代表团抵达洛杉矶的前几天,领导突然通知邹振先去参加奥运村的开村仪式。“到那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为了表达对中国首次参赛的祝贺,组委会特意选择中国运动员,作为进入奥运村的第一人,当时已在世界田坛小有名气的邹振先被选中。接过大大的金钥匙,象征性打开奥运村的门;和组委会主席尤布罗斯、洛杉矶市长布莱德、奥运村村长伊斯顿一一握手、合影,并且代表全世界运动员讲了一段话。第二天,邹振先和洛杉矶市长的合影,上了美国报纸的头条。这段经历,成了邹振先的奥运最美好的记忆。
      “看到许海峰拿了冠军,咱心里也急啊!”邹振先说。到美国之后,尽管有良好的医疗条件,但右脚的伤势恢复得很慢。三级跳落地平均的冲击力高达800公斤,每一次着地,都是钻心的疼。赛前三天,邹振先在脚上打了六针封闭。“后来,队医告诉我,打完针后,我的脚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似的”——疼得全是汗。打完针后,卧床静养,使药水慢慢吸收。“就等最后那一下子了”。
      几天后田径场上,面对熟悉的老对手,邹振先拼尽全力,只跳到16米83,仅4厘米的差距与铜牌擦肩。用邹振先的话说,脚受伤前,跑过去就能达到这个成绩。29岁的老将就这样遗憾地结束了他的奥运旅程。
      1986年国庆,邹振先在第十届亚运会完成职业生涯的最后一跳,饱含热泪,面向观众深深鞠躬,正式退役。那年,他已31岁“高龄”。10年前采访时,对于那次受伤,记者能感受到邹振先心有不甘、也有怨,小钢炮似的性格必然会吃亏,但10年后,他不再谈论自己得失,而是更多关注年轻队员的成绩,中国田径乃至体育的未来,有些像那些曾经饱受苦难与不公的人,时过境迁的“不说”,我想这样的做法不是懦弱与逃避,而是放下了那个“我执”。
      邹振先把自己对于奥运奖牌的执念,放到了后来的年轻人身上。他说培养出中国奥运冠军的心愿没有达成,但一直不变。退役后,他被留在国家队三级跳远组,担任助理教练,主教练是他的恩师田兆钟。退役28年后,邹振先仍是三级跳的亚洲纪录保持者。他带出了像苏炳添、谢震业、张培萌、韦永丽等优秀运动员,看见年轻队员的迅速成长,邹振先颇感欣慰,他希望看到他们能够在今年的世界锦标赛和明年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再创辉煌。如今,已经快65岁,邹振先还没有完全享受退休生活,他跳出了田径场,从事青少年体能训练相关的工作,依照计划,他计划将在全国建立6个青少年训练基地,目前已经有了三个,邹振先说退休后转战战场,就是为了体育事业发挥余热。他认为,提高青少年体能,为国家未来储备体育人才很重要,他觉得青少年进行体能训练很重要,要用自己的专业帮助他们。
      采访中,邹振先说自己的朋友多,有的时候在家吃过饭了,有人给他打电话,他也会出去再陪朋友喝一顿。以前一直忙工作,邹振先没有时间陪爱人和女儿,同为运动员的妻子郑达真很理解他,更包容他热闹的性格,如今只要有了时间,邹振先就陪着老伴看外孙女,他手机里有很多外孙女的视频,说到孩子时,他会拿出视频和记者分享。除了娃娃的照片、视频,邹振先手机里还存着以前和队员的合影,那比他女儿年龄还小的队员,坐在他的腿上,他说:“你看,跟我闺女似的。”邹振先不仅欣赏自己的队员,还真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每个人的性格特点他都了如指掌,做领队时,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后勤保障,如今仍旧跟他们有联络,说起自己的队员,都是夸奖,像个炫耀自己孩子的老父亲。
      邹振先体育情节此生难以割舍,对于最新的赛事和取得好成绩的运动员名字、国籍、成绩他都如数家珍,不仅田径比赛,他也关注足球赛事,不变的是那直筒子的性格,听他骂人的时候,总想笑!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