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戏曲、越剧、小百花、女小生,键入以上任意关键词搜索,便会出现一个绕不开的名字:茅威涛。
 
探索和创新
       从1979年考入桐乡县越剧团至今,被誉为“越剧第一女小生”的茅威涛与越剧结下40年不解之缘。40年来,她经历过小百花首次赴港演出万人空巷、一票难求的盛况;两度捧起中国戏剧梅花奖奖杯后,她有过“再不要做‘美’的复印机”的惊人之语;她用一部《寒情》走出越剧才子佳人的戏剧框架,光头颠覆出演《孔乙己》冲破陈规,在新版《梁祝》中摘掉了传统水袖,改用扇子代替……
      成为越剧界唯一“三度梅”后,茅威涛在戏剧上的探索和创新并未就此止步:2012年,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诞生,她一人分饰两角,并首次挑战旦角;两年后,她又以《二泉映月》中的瞎子阿炳一角率领小百花回到最擅长的“诗意”与“空灵”的叙述表达。
      这一次,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与《王者荣耀》展开越剧文化的跨界合作:来自王者峡谷的上官婉儿,穿起越剧经典剧目《梁祝》中梁山伯的戏服,开辟传承新思路,带领玩家感受一场跨越百年的戏曲盛宴。
 
跨界推广越剧
      在《王者荣耀》中,上官婉儿新皮肤采用《梁祝》中茅威涛饰演的梁山伯扮相,面如美玉,英气逼人,衣着宛若瓦蓝的青天,清新而醒目。上官婉儿是游戏中唯一一个身着裤装的女性角色,其帅气灵动、潇洒飘逸的形象,加之能文能武的角色定位,与小生气质天然契合。而且茅威涛还深度参与创作,在游戏呈现中亲自献声——“梁山伯与祝英台,前世姻缘配拢来”,袅袅越白声声入耳。不仅有韵味醇厚的原音,在动态捕捉技术的加持下,茅威涛穿上有光标点的动补服,将潇洒飘逸的越剧女小生身段一一记录下来——婉儿的身段就是茅威涛的亲身演绎。因此,茅威涛也并不吝于将上官婉儿称为自己的首位“二次元弟子”。
      事实上,此次并非越剧女小生第一次“破圈”。就在今年6月,茅威涛受邀率团赴罗马尼亚参加第26届锡比乌国际戏剧节,开设“越剧工作坊”。连续3天,每天3小时近距离教、学、互动、体验,主题就是“女小生”。她担任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期间,更是十几年一而贯之地在全国各地推行校园计划,以讲座、演出及设立爱越基地等模式,在年轻一代中培养和寻找越剧的“知音”。
      近年来,茅威涛还不断尝试借助各种新媒体方式传播越剧。在她看来,越剧创作绝不能拘泥于本体:“今天的很多创作为什么无法让90后、00后们接受,就是因为依然停留在农耕时代的美学形态、表演形态里。当年以袁雪芬老师为代表的前辈艺术家们,在上海滩这样一个经济文化中心,都敢于仰起头来迎接新文化,选择新的越剧表演方式,缔造了越剧的荣光。那么我们这一代越剧人,为什么不敢仰起头来,迎接互联网时代,去创造一个崭新的越剧新时代呢?”
      梁山伯和祝英台的凄美爱情故事,经过无数版本、剧种的改编、创作,早已成为中国人的文化符号之一。但一看到名字就能秒哼旋律的,只有《梁祝》小提琴协奏曲。1959年,何占豪与陈钢联袂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一炮而红,风靡全国。关于《梁祝》的问世,何占豪在60年间反复提及:“没有越剧就没有《梁祝》。”
      而茅威涛最近一次登台献演越剧《梁祝》,是今年9月26日小百花越剧场宣告试运营开幕的首场演出。历时18年匠心打造的小百花越剧场坐落于西子湖畔,充分调用“蝴蝶”这一吴越文化的经典意象。这一天,越剧场终于“破茧成蝶”,灯旗迎风招展,触目可及的各种越剧经典元素将这只“大蝴蝶”装饰得格外灵动。
      某种程度上,小百花越剧场也是传统戏剧探索“破圈之道”的产物,全新的空间定位意味着它不单是看剧场所,还是“因戏而生”的戏曲艺术集合地,也是“因戏而活”的戏曲振兴实践地,更是“因戏而美”属于人民的戏曲生活目的地。
      茅威涛说:“引领越剧走下去是我的使命——我乐在其中。”
据中新网/应妮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